碛口古镇:壮美流凌,如画窑洞

碛口古镇:壮美流凌,如画窑洞

    碛口古镇,在山西众多的著名景点当中,绝对是“小字辈”,就连很多山西本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这个沉默已久的古镇,在2005年才被世人所认可,成为第二批历史文化名镇之一,还获得了世界百大濒危文化遗址的称号。

    A  昔日晋商 繁荣见证地

    碛口的繁荣衰落与晋商息息相关。中国历史上屡创商业奇迹的晋商,从明初到民国初年,叱咤风云五个多世纪,树立了驼帮、船帮、票号、大院和茶叶之路等五座丰碑。如此繁荣的商业气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客商来坐地设店,内容也日渐丰富。鼎盛时期,全镇各类生活服务性店铺有三百多家,除原有的大车店、客栈、运转商号、酒馆、首饰店、百货店,还产生了票号和当铺,甚至连妓院都为来往的商人“配备”齐全了。

    碛口昔日的繁荣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形特点:它的上游黄河河道较宽,水流较为平静。黄河行至碛口卧虎山前,峰回水转,东面又斜刺过来一条湫水,湫水裹胁着大量的泥沙和岩石,堆积卡塞在黄河河道里,形成险滩,当地人叫碛,这时恰好黄河转弯,河道突然间从400米缩至80米,黄河水在巨石堆里冲撞穿行,激起千层浊浪,吼声如晴天霹雳,形成蔚为壮观的一景。

    B  流凌迎春 冷热交织的壮美

    春节期间来到碛口,有幸观赏到冰封了整整一冬的黄河出现凌汛。凌汛也是黄河沿岸每年必然举办的迎春盛事。

    我捧着店家大姐给我熬的热姜茶,站在碛口客栈的平台上俯瞰十米外的黄河,眺望远处破裂的冰块摩肩接踵而来,倾听它们在水面上发出碰撞断裂的声音。在夕阳的照耀下,黄河水面如同千军万马上演起一场古代战争,远处隐约传来铁戈铮鸣之声,犬牙交错,气势奔腾。顺着夕阳光所触及之地望去,大队伍此起彼伏,一路向东。十米外的寒冷与手中的温热形成的强烈对比,让我备感幸福。

    C  古镇建筑 层叠繁复

    碛口另一样让人啧啧称奇的,便是绝对超前的建筑规划。这里背山面河,前低后高,随势而建,与主街基本垂直的十几条小巷不仅承担着交通的任务,而且也是重要的泄洪道,把山洪直接排入河道。由于院落大多依山而建,有许多建筑下屋窑洞的窑顶便是上层院落的院子,最高的有五层窑洞,层层叠叠,非常壮观。

    而古镇整体建筑群则沿着黄河和湫水河呈直角形分布,一条长街贯穿全镇,分为西市街、中市街、东市街三段。西市街紧邻黄河码头,密集着大批的货栈,中市街是碛口镇重要的商业区,东市街是碛口东去的旱路的起点,多骡马骆驼店和零售业,也是密集的居民区。古镇后街只有200余米,却转了十八道弯,这些建筑完全依地形而建,街道都用石头铺砌,店铺都是平板门,门前都有高圪台。在主街道南有二道街、三道街,一条比一条短,形成了梯形的建筑格局。

    镇上很多清代流传下来的民居多为木结构,村里的老人告诉我,当时很多船家运货至此,基于把船往回开的成本太高,便就地甩卖。当地的居民便把这些来自北方、经过良好防水熏制的船木拆了用来建房子。未料到的是,有些房子的木头尚未被虫蚁蛀蚀,便因黄河多次泛滥的洪灾及年久失修而坍塌。而古镇上的主要街道及古商铺建筑因由石头建造,才幸免于难。

    九曲黄河第一镇的富庶与持续几百年的繁荣虽已消逝,但黄河石铺就的古街依然静静地依偎在黄河边,幽深的小巷和气派非凡的古老民居,以它们飘逸的古韵向人们展示着这座历史商埠曾经的鼎盛与辉煌。

    D  李家山 如画古村落

    沿着湫水河边徒步前行,我来到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古村落,李家山。不过几步之遥,这里的山坡便如同天然滤音器,滤掉了湫水河奔涌入黄河的喧嚣,也滤掉了尘世的喧嚣和繁华。

    李家山民居系明清时期李氏家族所建,整个建筑依黄土山坡而建,毗邻黄河,犹如凤凰展翅。让我无法想象的是,在如此封闭的村落里,建筑居然都以水磨砖对缝砌筑,形式多以窑洞明柱厦檐四合院为主,依山就势,高低叠置,错落有序。街道高高低低,用条石砌棱,块石铺面。民居砖、木、石雕及精美匾额比比皆是,有着很高的艺术价值。

    融贯中西的著名画家吴冠中把李家山作为自己平生的三大发现之一。“这里从外面看像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很讲究的窑洞。像这样的村落,走遍全世界都难再找到!”你若寻求返璞归真、悠闲养性,李家山是理想之地,山体与建筑结合之完美,人居环境自然之美,窑洞层层叠置错落之美,尽在这里得到了完美体现。

    我沿着土坡往山顶上走,遇到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奶奶,用扁担挑着半木桶的水。满身热血沸腾的我自告奋勇地向奶奶请缨,想着帮她挑回家,但本不苗条的我在土坡上硬是发不出一丝的力气,才挑离地面几厘米,水桶便又坠落回地面。老奶奶微微一笑地说了一句:“我来挑水,你来我家吃枣补补气!”深受挫折的我跟着老奶奶的脚步,来到了她的窑洞。听她诉说着村子里的琐事:抗战期间,李家山村由于良好的地理隐蔽性没有被日本人找到,可是家族当时还是担心,所以大部分家族成员都跑到了黄河对岸的陕西省,这里只留了少数人,在对岸的陕西也有个李家山村,其实是一脉相承。而她,便和年长的哥哥留在了这个村子里各自过起了小日子,并未被战争打扰。

    老奶奶得知我是从遥远的广东过来,怕我不习惯室内些许的寒意,便闷不做声地一直往火炕里添柴火,我无法抗拒她的好意,便间或从她的窑洞走出来透透气。看见院子里晒满了乒乓球大小的红枣,我毫不客气地拿起几个擦了擦就往嘴里塞,边吃还边问奶奶,你这枣子得吃到明年夏天吧?奶奶抖抖簸箕上的枣子,说:“这是我们用来喂猪的。”我尴尬地把枣子放回簸箕,心想我可不能跟猪抢吃的,对吧?奶奶告诉我,这几年枣子产量严重过剩,本来可以卖个好价钱的,却因为交通不便,枣子无法运出去卖,便只能明知浪费地用来喂猪了。但说起来也奇怪,自从用红枣喂猪以后,猪肉变得格外香甜起来了。我很腹黑地想,这可不是么,猪都能顿顿吃上红枣了,我还没这待遇呢……

    E  油化石 历史的痕迹

    在商业繁盛时期,每日有几百只串筏往来停泊在碛口的码头,数以千计的骆驼、骡马驻足碛口镇,大批西北出产的粮油、皮毛、盐碱、药材等货物沿黄河而下,源源不断运至碛口,仅麻油一项,每天就卸几万斤,然后再用骆驼、骡马运到太原、晋中、北京、天津、汉口等地。当时还流传着这么一句童谣:“碛口街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留。”可见当时碛口往来货物的吞吐量是相当的大。

    在碛口的大街上,凡是人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多有厚度不一、面积不等的黑油疤,这些奇怪的黑油疤亲历了碛口上百年的鼎盛历史。当年搬运工人搬运完油篓后,总要顺手在门上、柱上擦一擦,经年累月,就留下了一块块痕迹,不经意地成了沧桑岁月的佐证。现在已成为见证碛口繁荣昌盛的“油化石”。

    F  黄河浮雕 巧夺天工的天然画廊

    什么叫巧夺天工?什么是天然画廊?沿着黄公路北上,两岸石壁上有经过大自然亿万年鬼斧神工的风蚀、水蚀浮雕壁画。大自然的神奇之手在岁月的协助下将砂岩雕琢成形状各异,视觉生动,气势恢弘,惟妙惟肖,以及抽象的各样浮雕,形成了一幅深有意味的百里画廊长卷。

    经查考,黄河水蚀浮雕的鬼斧神工有其科学依据。它是经黄河水冲蚀和地下水溶蚀共同作用于这里特有的砂岩层,在日照、风雨的调适下,经过漫长的时空岁月,才修成这百里画廊的,如今俨然已是黄河一张举世无双的精美名片。

    G  乡村扭秧歌 原汁原味

    每年正月,吕梁各地用扭秧歌庆祝新春是必不可少的固定节目。临县的秧歌在吕梁地区久负盛名,碛口的伞头秧歌更是一道引人注目的亮丽风景。

    当我沿着沿黄公路一路向西,便偶遇了一队当地农民组成的伞头秧歌队。伞头和电视上的节目主持人一样,是一支秧歌队的现场总指挥。每一个小节目出场,或倒场子一切行动都由伞头唱秧歌来表达。伞头不需像歌星那样有甜美的歌喉,只是看他的即兴演唱才能便足矣。而且踩场子也是由伞头牵头引领,或走一个蛇盘九颗蛋,或踩一个里四外八角,也还挺有格局。

    碛口的秧歌还有一个特点:钤秧歌(方言土语),也就是两个人对唱,但不是一唱一和,而是互相调侃。侃到一定程度上可比东北的二人转,很有情趣,特有意思!唱的人、听的人都不亦乐乎。

    只见老板先将碗置锅内蒸热,再擦去碗内蒸气凝结成的水珠,将荞面糊舀入碗内,上锅,以大火猛蒸,二十分钟左右便趁热取碗出锅,把未凝的糊糊均摊到碗内边沿,置阴凉处自然冷却,即成碗脱。出锅后辅之以辣油、芝麻酱、老陈醋为佐料,另加一勺哨子(方言,由海带、粉条、黑豆等调制而成的小菜),吃起来黏而不绵、厚香适口。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1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