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乡霾土

  我烧过秸秆,我很喜欢秸秆燃烧的火焰,所以,我烧了一根一根,后来我把整个秸秆堆点燃了。

  今天是个美丽的日子,无忧且无虑,无伤也无悲,我只需做一个懒人,躺在田野上静静地看云卷云舒,时不时地哼着小曲,眼里的的尽是阳光与蓝天。我什么都不要,只愿时间停在这一秒,这一秒是生,是永生!我从自然中来,在俗世中成长,我生命的每一条线紧密相连,缠成复杂的结,可我找不到能斩断此结的利剑。我对不起自己,因为我爱上了乡土,它的一切属于我,蓝天给我,田野给我,灵魂给我,生命给我。可是,我眼里看到了阳光,鼻子却嗅到了恶毒,心里却感到了苦涩,再度睁眼,浓烟毁了太阳,染灰了蓝天。一瞬间,我的愁思愁绪、悲痛悲伤、伤身伤心充斥到云巅之上,像燃烧的秸秆漫天飞,吾之乡土终成霾之乡土。

  当阳光变质、蓝天变脏的时刻,末日会在美丽消逝的同时到来。秸秆不是乡土的象征,火才是。火在蓝天白云下是在蔓延,像鲜红鲜红的血刃,将乡土的金黄杀死,死后的乡土是被烈火毁容的焦黑,乡土人的脸像火一样血红,是比丰收更喜悦的表情。乡土没有死透,但他不想死,仍在卖力地吸着毒烟。一年一年的火焰仪式,成了中国乡土大地特有的景观,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我们就是在自导自演一部火的灾难片,没有救火英雄,有的尽是恐怖片的主角,对人类而言,比拥有自然更喜悦的是战胜自然。

  乡非乡,土非土,霾非霾,人非人,乡土人已经没有资格称自己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雾霾才是乡土最真实的模样,呼吸它比触摸泥土更亲切,不是吗?霾让天呈现出地球初始的样子,那时的地球没有生命,后来它给了人类生命,再后来,人类要改变地球的生命。世界万物瞬息万变,乡土尽管有自我生存的方式,但仍要迎合地球的主题——失去生命。但比乡土之霾更恐怖的是霾活在人心中,天空、大地的霾患是无法抗拒的化学反应,人性的“霾患”是千载万载都无法根除的劫数。倘若人心被黑暗填满,就算是晴空万里,人类也已入灭种绝境。

  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失落,失去乡土的我们显然正在失去现实世界,故而我们把生命交付给虚拟的网络,可我们的命活在现实中,但我们的行为是在拿未来换取短暂享受。倘若人类的命运与人生的归途一样,等死并不代表我们要放弃活着。人不是为了求死才活着,虽然我们已经关闭了许多生命的大门,恐怕连土地的根也保不住了,但是,只要未死,就不应让梦想屈服。我对乡土人焚烧秸秆这种自取灭亡的行径不甚理解,或许乡土在时代大潮中丧失了许多生命,但这群人为何要用害人害己的方式提前准备后事呢?

  我们在杀死秸秆的一瞬间便将乡土否决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争不过的天地规律,然而人滥用着规则,人唯有自己不可辜负!秸秆的存在价值是为人类服务,但我们自私到连这最渺小的愿望都不留下。烧了秸秆,是真的毁了乡土了,不是因为城市化是有多大的冲击力,而是恋着乡土的人泯灭了保护的意志。这世界,失去是不能让人类警醒,它会促使我们想要得到的更多,唯有死亡这一件人类无能为力的事件才会让我们重拾生命的意义。

  干净的天空需要有干净的心灵。我们这代人把梦想投射在天空之外的世界,可土地中了毒,我们无法腾空,天空变了色,我们无法观天。而雾霾下的乡土勾起一部分人的记忆,再多的呼唤也换不回流走的时光与纯净的乡土,也让一部分人将烧秸秆作为乡土最后的记忆。我们从乡土逃避到城市,顶着同一片雾霾的天空,心没有死,但死去也是迟早的事。我们害怕忘记过往,但还是逃不过,这已不是吾之乡土,而是霾之乡土,人性的雾霾代替了人性的爱。

  我也烧过秸秆,烧了很多很多,但我早已遗忘了乡土的样子,我是不是坏得无可救药?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1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