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大理行

风花雪月大理行

    “风花雪月”本是一个词牌名,对大理来说却是“四绝”: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身披下关风,唯恐相逢是一梦。

    春天的夜里,我们从昆明出发去大理。火车在崇山峻岭中缓慢前行,次日抵达时,天尚未亮,站台上闪烁着微弱的橘光,下关城里有大风经过,叫人想起木心的诗:“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顿觉眼前一切都也如同木心诗一样慢了下来,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跟着下关的风,从青石板路经过,只看见仿古酒肆门前的旗帜逍遥飘荡,只听得小楼檐角的风铃浅吟低唱,大理的清晨静美得不真实。倚在门边偶尔抬头望:天边云卷又云舒,下关大风微凉,犹如梦中。

    脚踏苍山雪,雪落惊动雪花蝶。

    在大理,天一亮就能看见不远处绵延的苍山。十九峰自北而南都有着美丽的名字,云弄、沧浪、五台、莲花、白云、鹤云、三阳、兰峰、雪人、应乐、观音、中和、龙泉、玉局、马龙、圣应、佛顶、马耳、斜阳。

    登苍山,行玉带云游路,一条带云游路南起马龙峰,北至应乐峰,沿路俯瞰洱海壮丽尽收眼底,抬首又见奇峰异石、林泉飞瀑。山雾弥漫中沿苍山山腰行走,如云端漫游。

    玉局峰与龙泉峰交接处的洗马潭是苍山最高处的碧珠,被称为“山巅之湖”。相传,元世祖忽必烈征大理时,率兵翻越苍山,曾在这里驻扎洗马,洗马潭因此而得名。苍山的著名潭水中,唯有它海拔高、水质清,乃苍山顶上高山湖泊之最。

    苍山顶,洗马潭附近白雪皑皑,银妆素裹,人称“苍山雪”。苍山顶上植被丰富,飞鸟栖于枝头,待人走进又一齐飞离,更有美丽轻盈的苍山雪花蝶藏匿于此。经夏不消的苍山雪,是素负盛名的“风花雪月”之最。明代杨升庵说它“巅积雪,山腰白云,天巧神工,各显其技” ,元代黄华老人的诗碑中写它“桂镜台挂玉龙,半山飞雪 天风” ,明朝送无极和尚回大理的翰林学士张来仪又形容它“阴岩犹覆太古雪,白石一化三千秋” 。苍山雪景的宏博壮丽,堪与阿尔卑斯山媲美。

    朝看上关花,蝴蝶泉边露正华。

    走过郭沫若的墨迹,金花道旁的翠竹正郁郁葱葱;观过翩跹飞舞的蝴蝶园,情人湖畔正是“大理三月好风光。”此时,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山是绿的,蝴蝶与花朵是彩色的。

    自古以来,从徐霞客到郭沫若,不胜枚举的文人墨客都对蝴蝶泉赞叹有加。徐霞客曾赞蝴蝶泉有三绝:泉、树、蝶。泉与树之绝却是真真切切的美,泉水碧蓝幽深,清可见底,如一块巨大清透碧蓝的宝石镶嵌在古老的合欢树底。朝阳下、蝴蝶泉边,鲜花带露,上关花的娇艳欲滴尽展眼前。农历四月成千上万蝴蝶聚集的时间还没到,蝴蝶泉边只偶尔飞来一两只蝶,虽未见其壮观,但也应景。

    晚观洱海月,恰映苍山终年雪。

    到大理之前,关于洱海金月亮的传说就不绝于耳。

    传说天宫中有一位公主羡慕人间的美满幸福生活,于是下凡到洱海边上的一个渔村与一个渔民成婚了。公主为了帮渔民们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就把自己的宝镜沉入海底,把鱼群照得一清二楚,好让渔民们能打到更多的鱼。后来,公主天上的父亲强行带回家,在临走之前,公主将自己的宝镜永远的沉到海底,保佑着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从此,宝镜就在海底变成了金月亮,放着光芒。天上一个月亮白晃晃,水中一个月亮金灿灿,这就成了“洱海月”的奇景,直到现在每年中秋节住在洱海边的白族人家都会划船到洱海上去祭拜那轮水中的“金月亮”。

    传说毕竟是传说,在洱海的夜,我们并未有幸得见那轮“金月亮”。夜里的洱海静谧幽深,月光洒一湖银屑泛起微光,湖中月亮白净无暇,风一过吹皱一湖皎洁。灯光、月光偶尔洒落在苍山顶上,隐隐约约可见一片灰白的光影,让人不觉一笑,无垢无暇的皎白月光中苍山雪也略微逊色。

    风花雪月一游,云海蝶惊一梦。行佛国大理,享南诏遗风。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2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