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西江,聆听旧时光

醉美西江,聆听旧时光

醉美西江,聆听旧时光

与兔子的相识,没有任何铺陈。

    她来公司上班,我们自然就成了同事。这算是被动认识么?当她第一次在办公室里拿着很重的单反自拍后又给大家各种拍照的时候,就开始奠定了她开朗、爱拍照且爱犯二的江湖地位,也或许真是物以类聚,譬如说她刚到公司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在仅仅知道对方名字的时候,我们就决定要租房子住在一起了,不是les更不可能是gay,味道对了感觉对了就一切都好,选择了信任,就不需要铺垫不需要思考更不需要纠结,为此也给往后不疯魔不成活的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西江,我和兔子的前二十年都从未到过的地方,在贵州的黔东南地区。关于西江的美、西江的质朴以及西江绝美的夜景,我们也早有耳闻,于是决定用周末的时间,带好装备,拍摄夜景。在临行前一天晚上,我和兔子各种收拾东西,相机三脚架一样不落,忙活半天后就开始躺在床上幻想第二天的旅行,幻想着我们要住的地方,一定是要在半山腰的,不需爬太久的山,清晨能看见山顶浓浓的雾气,夜晚能拍到西江灯火阑珊的夜景的地方……各种美好的场景还没幻想完的时候,兔子一下子恍然大悟的爬起来,开始忙活订客栈的事情,我们的幻想戛然而止……

    礼拜六的早晨,阳光很温柔,风也很轻,兔子家老王一大早就开车过来接我们,我们大包小包的背着东西睡眼惺忪的出门,俨然一副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好不容易弄完后,终于可以出发了。从贵阳往西江的方向走,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一应俱全,美不胜收,光是路上的风景就让人着迷和期待,兔子坐在副驾驶一路叽叽喳喳,她的嘴无论是走到哪里都停不下来,这点我们大家都习惯了。经过近3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西江的地盘,到了景区停车场,车就不能开进去了,我们的车刚停稳,就有很多当地人来拉客,坐他们的车去景点不仅方便,而且每人还能省下50元的门票钱,于是后来我们就以每人50元的价格,和一群陌生人拼车上山了。车子沿着一条并不宽敞的水泥路蜿蜒盘旋,等到眼前豁然开朗的时候,目的地也就到了。

    下车的地方刚好是一块高地,刚好能俯瞰西江千户苗寨的全貌。不得不佩服苗族祖先的智慧和选址。苗寨坐落在起伏的青山之中,清澈的河流从寨前流过,河道两旁平坦宽阔,建有许多民居。苗寨数量众多的房屋,依托两座缓缓的山坡,层层叠叠,次第而建。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偶尔会有身着民族服装的妇女挑着东西从我们面前走过,安静、自然地穿过古色古香的吊脚楼,消失在了小巷的尽头,这仿若油画般的场景,就这样真实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让人猝不及防,仿佛走进了一段千年的梦境里——没有车水马龙,没有高楼大厦,更没有小贩的叫卖和城市的喧嚣……西江太宁静,西江太美。

    兔子如愿以偿的订到了坐落在半山腰的客栈,一个只需站在窗户边就能俯瞰苗寨全景的地方。客栈安排过来接我们的人是一个学生,在聊天中得之她也是到西江旅游的,在客栈做义工,闲暇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去寨子里转转。在她的带领下,经过一段弯弯曲曲的小巷子之后,我们终于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房间里除了摆设和铺盖以外,全都是木质的,躺在床上仿佛能闻到木质的清香,床上的铺盖都是清新的小碎花,碎花控表示见此情景心跳会加快很多个节拍,激动、开心等各种莫名其妙的情愫都瞬间涌现出来,怎么办,西江的每一寸地方都美得肆无忌惮、低调不张扬却又异常惹眼。

    我和兔子哗啦啦的把身上的装备全卸下来,一股脑往床上堆,站在阁楼的木质窗前,我们开始找机位,就等着晚饭后夜幕的降临,同时也不忘了幻想美貌的夜景大片即将出炉,在一股脑的兴高采烈和激动中,我们终于换好衣服,准备出门觅食了。

    和不靠谱以及大喇喇的女生在一起,很容易就把男人们贤惠的一面给挖出来,当我和兔子的幻想症还没彻底恢复的时候,他们家老王早已经从外面买来了毛巾、盆子、牙刷等一系列洗漱用品,为第二天的早晨做准备,而此时我们记忆里的幻想桥段还没到第二天呢。在此也提醒打算去西江的朋友们,客栈都是提倡绿色出行,所以出门的时候别忘了准备毛巾等洗漱用品。

    七月的西江,中午的太阳刚刚好,不灼热不刺眼,狭窄而弯曲的鹅卵石小道非常干净,穿着拖鞋走在上面,脚底被按摩得又痒又舒服,我们总是热衷于这种矛盾的享受。对于路过的每一条河流或水沟,兔子都会拿着相机对着水底的石头拍,快门咔嚓咔擦响个不停,偶尔会有一两只抢镜的鹅或鸭子悠哉的从我们面前游过,在兔子的快门声中定格成了一幅永恒的风景。此时此刻,我们,在西江,在蓝天白云下,在温暖的阳光里,尽情享受着旧时光里的慢生活。

    有人说,没有喝过苗寨的米酒,没有吃过长桌宴和听过民族歌的话,那别说你到过西江。所以这样的事我们怎能错过呢?我们的晚饭打算去居民家吃,当有这样的想法之后就立刻找客栈帮忙,在客栈的安排和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寨子里的一户居民家,碰巧那天他们家有客人,所以准备的饭菜都够,然后就把我们安顿过去了,至于饭钱,没有具体的价位,都是随意给的,客栈的人说一般一顿饭给五十或几十的表示一下就可,后来我们给了两百。我们到居民家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准备摆桌子开饭了,大片的扣肉和肉炒蕨菜,用土碗装着的米酒,色香味俱全。长桌宴的桌子是由很多小桌子拼凑在一起的,拼到大概4米长,每张小桌子上摆的菜都是相同的,这样方便大家夹菜。人都到齐了,在她们清亮的嗓音和热情的敬酒歌中,晚饭正式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苗家人,她们歌词的内容都是当场即兴发挥,兔子也不甘示弱的整了一首打油歌,这边酒还在喉咙没咽下的时候,那边的下一首敬酒歌又开始了,不懂得怎么拒绝的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喝得酩酊大醉。我们醉醺醺的走在西江街头的青石板路上,晃晃悠悠挨家挨户的走到店里去试衣服,和店家胡砍价,随后又带着满身的酒味离开,难得糊涂,甚是过瘾。

    在夜晚朦胧的街灯下,兔子兴致高昂的提议去酒吧,于是,这次的西江之旅,注定了酒吧也不能幸免。在酒吧昏暗且斑斓的灯光下,服务生给我们开了一瓶红酒,内场驻唱歌手慢悠悠的唱着民谣,兔子也毫不吝啬的和我们分享了她最重要的歌曲,我弟弟唱的谭咏麟的《讲不出再见》至今还仿佛回荡在耳畔,当我们举着酒杯胡乱说生日快乐的时候,邻桌的美女帅哥竟然走过来给我们敬酒,祝我们生日快乐……一群醉醺醺的人聚在一起说着一堆醉醺醺的异常牛X的酒话,而我终于能在手机响起的那一刻撤离出这个神志不清的队伍,也注定了西江的夜晚会以无比狗血的结局收场——当我接完电话回去的时候,整个酒吧的音乐停了,里面的俊男靓女们也不见了,跟打扫卫生的服务生打听了一下,我的小伙伴们在一刻钟前就已不知去向。手机没电了,正当我打算自己上山回客栈的时候,遇到了全身挂满包包的弟弟,他也在到处找我和兔子及其他人,事实证明我们这群人都不是在同一时间出去的……我们期待的拍摄夜景最终还是华丽丽的停留在了幻想阶段。

    第二天清晨,在虫鸣鸟叫中清醒,宿醉的感觉异常难受,估计是为昨晚的肆无忌惮埋单吧!因为宿醉,所以我们回去的行程也提前了,在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里,结束了我们的西江之旅。留恋这里的寨路、吊脚楼、风雨桥、米酒以及苗歌等等的一切。或许:“美好的浮想与开端是条暗流,把心攥得很紧,刷洗了又再冲刷,相见时的那一眸,如堆叠的房屋,压在心上,陡然明白自己是为此而来。也许只有宿醉的方式,才能读懂西江是一个美梦的序言。”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2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