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过镇远

    火车在黔地的高山峻岭间奔驰,咣当咣当的声音响个不停。

    窗外的积雪在阳光照耀下,幽幽地闪着光芒,迷幻、眩晕。我沉浸于怀想中,忽然眼前一黑——火车扑进隧道,我的心还挂着那幅如梦如幻的画面。

    火车经过镇远。镇远,一个极富沧桑感和想象空间的名字。

    白雪盖在屋顶上,积雪将融未融。白的雪,黑的瓦,青的砖,斑驳交错,变化万千。飞檐高翘,残雪缄默,似动似静,亦真亦幻,夕阳带给它们赋予奇异的神韵。整齐而恢宏的古建筑,定是岁月中的一抹记忆。全部历史,在这个冬日的黄昏苏醒了。

    一条河流从古城前穿过,河水清澈,深邃,甚至微微的冒着热气。天空、高山、房屋等事物倒映在河里,河面像极一面镜子。河水轻漾,所有的倒影也跟着一起晃动。天空,高山,房屋,热气,这些具体的存在增添了古镇的韵致。积雪和夕阳使景象变得虚幻。古人的生活,古人的足迹,古人的梦想,在这里发生生发、流转、演化,并占据着某一段时间和某一处空间……

    列车又咣当咣当地驶离镇远。铁轨在一座座巍然耸立的高山和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中延伸。山脉、河流、火车、铁轨,在既有的特定时空里始终相依为命。一群白鹭紧贴河面飞翔,这是与积雪不一样的白,积雪是静止的,而白鹭是灵动的,一静一动,大地就有了生机。

    白鹭在飞,积雪仍在,夕阳渐隐。列车,咣当咣当地向前奔驰……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2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