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江南

    我并不生在江南。那里离我好远。在我的印象中,江南总和伤春有割舍不了的情愫。“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好几年前,我去过江南的三地:一是苏州,一是杭州,一是乌镇。苏杭自古有着天堂的荣耀,当年身处其中那种惬意是无以伦比的。当年回来没有留下点纸笔,想是美在心中超过极限的缘故,就好象是爱极了一个人相对却反而无法言语。

    一如姑苏的小巷,有房子的地方必有水,旧的白白的墙,黑黑的瓦,半圆的弯弯的桥,和谐地组合在一起,组合成几多神秘的故事倒影在墨黑的水面。苏州运河死水淤积的河道无形之间衬拖出姑苏的味道,倒也是黑的更黑,白的更白。视觉的美丽映衬着内心的忧患,苏州河道的污染与治理这些年不知道怎样了,真怕乌镇的蝴蝶飞往姑苏朝向静穆的双桥,会让死水的浊气折翅而亡。

    那里,还记得有看不尽的残荷雨中晃荡的身影,杭州有看荷最好的去处。硕大的荷叶盛满露珠,或娇媚盛开或含蓄藕藉。荷花在轻风中舞蹈,沉甸甸的莲蓬、阿姐竹担中水淋淋的荷藕,还有那湖上飞来飞去的小小的蜻蜓。荷,当是江南的,即便是只唯江南独有也不足怪,苏小小的江南才配有荷的。

    记忆中的江南,记忆中的的苏杭被梦蒸发过滤,江南在我的头脑里被洗礼成一幅水墨画。当年一眯眼苏杭就还原成真切的苏杭,而今睁着眼细想江南,江南也一如曾去过的童真记忆的江南一样,有白墙有黑瓦。

    记忆中的江南,是一叶轻舟,在蒙蒙细雨中,缓缓停在烟波水面。

    记忆中的江南,像一位少女,在秀气娴静间,还透着一股忧郁惆怅。

    记忆中的江南就这样从一条水巷又逛到另一条水巷,从一叶残荷又摇到另一叶残荷,从一路风景又走入另一路风景。

    几年之后,我总疑惑是否曾经到过江南,江南一缕清裳仍是记忆中溜溜飘飘的江南。也许这种清雅正是江南的诱人之处,正是苏杭欲掩还羞的“态”了。

    “山寺檐花落磬声,人家临水竹楼清。笛风弄晚浮萍破,镜里蓝天月一泓。”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江南,那个山温水柔、人家尽枕河的江南,烂漫而带点伤情的江南,我欲拥之入怀的江南,我无可救药地喜欢的江南。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7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