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乡新寨

    在高高低低密密疏疏绵延不绝的苍莽群山中,有一个名不经传的袖珍盆地,盆地里坐落着一个风光秀丽?铎坏拿缦缧抡??br />

    新寨是方园百里有名的纯正的苗寨。祖祖辈辈说的是苗话,穿的是苗衣。新寨人口多,居住集中。一排排修建得非常整齐紧凑的青瓦木楼,紧紧偎在翠绿的楠竹林下,鳞次栉比向坝中排去。一条幽长的小小巧巧的石板路沿途通达各门各户,又巧妙地衔接了每一条小巷。

    木楼外隔溪是宽阔平整的田坝。一条条细细软软花香草绿的田埂,把坝子分割成大大小小规则或不规则的稻田。春夏时节,新寨是一个绿色的海洋。无论站在寨中任何一点,看到的,触摸到的,闻到的都是绿的肌肤,绿的芬芳,好像连空气也变得绿了一般。

    秋天,田野里渐渐由绿转黄。远远望去,田野上像铺了一层无边的金黄色的绸缎。微风过处,金色的波浪从田的这端翻滚到风的尽头。田野里翻腾着稻谷的清香。

    木楼后的楠竹林,紧紧依傍着后山的细界花园。细界,苗语,意为山。细界花园,意为山中的花园。新寨是坐落在山中花园里的苗寨。

    进入新寨,信步细界花园,高大挺拔绿荫如盖的古树让人怦然心动。高耸如云的古树,缠满了枯藤绿蔓,在密密匝匝的绿叶中,结出红的果或黄的花。岁月风雨漫不经心的把一些古树披上了一层绿茸茸的青苔。有些古树的树身上,横长出绿绿的杂草,悬空在风中摇曳,我想这定是勤劳的鸟儿们的杰作吧。

    每次踏在光影斑驳闪烁的小径上,漫步在挺拔翁郁的古树下,我都怀着一颗无比敬畏无比虔诚无比热爱无比亲切的心情,长时间地深情地痴痴地用眼睛柔柔地抚摸着每一颗古树。在心里默默地深情地呼唤着:小板栗树,榉树,皂角树,鸡爪糖树,黄牛花树,枫树,青?树,香樟树,龙柏树,红豆衫。这些古树带给我年少时无限的快乐,见证了我的成长历程。如今,岁月的痕迹已悄然爬上我的脸颊,而古树却更加茁壮挺拔。站在古树下,我总是傻傻地看,痴痴地想,峰峦叠翠的花园,我深深挚爱的新寨,我最钟情的古树哟,我用怎样的词语,才能把你的美丽,你的静谧,你的葱绿,你的幽深,你的古朴,你的幽远,你的博大,你的清纯,你的神秘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呢。

    我想,我是不能的。我是不能用区区几个词语就把你的仪态万千,把你的精髓准确地描绘出来的。我只知道,因为你,我对天下所有的园林都嗤之以鼻。不可否认,天下华丽的园林多了是了,可那就像一个涂了浓妆的艳妇,让人看了直觉得假。而你没有一丝一毫人工雕琢粉饰的痕迹,像置身于世外桃源的清纯美丽的村姑,那么清新可爱。置身于这样幽深静美的园中,远离城市的喧闹和纷扰,宛如置身于充满灵气,充满梦幻的仙境中。

    给细界花园锦上添花的,是那苍翠的楠竹林。横亘在细界花园与木楼之间郁郁葱葱的楠竹林,巧妙地填补了细界花园的缝隙,使细界花园变得圆润饱满丰实起来。纤细修长的楠竹,与高大挺拔的古树,相映成趣。楠竹亭亭玉立,袅娜多姿,细腻委婉,与树冠如盖枝桠繁多的粗犷豪放的古树,相得益彰。

    在齐整的木楼外,有一条逶迤而来的清澈的小溪。这条清亮的小溪,灌溉了坝中稻田,养育了新寨,尔后年年岁岁不知疲倦地欢唱着淙淙的歌儿向远方奔去。

    有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泉水。新寨的泉水,就位于细界花园山脚下,东西两侧各一眼。泉水从山岩里喷涌而出,澄澈明净,冬暖夏凉,含有丰富的矿物质,是纯天然的矿泉水。无论天气如何的旱,两眼泉水都不会干涸。这得力于新寨茂密的古树,楠竹林,杉木林和茶油林。楠竹拥着古树,古树紧挨茶油林,茶油树又连着杉木树,深深浅浅的绿色波浪,层层叠叠上下起伏着向群峰推去。

    木楼,古树,楠竹,杉木,茶油,小溪,构成了苗乡新寨。新寨晨起暮归的袅袅炊烟,鸡鸣狗吠哞哞牛声,静中有动,动中有静,构画出一轴流动着的美丽的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画卷。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8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