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竹游记

    2016年1月17日,应邀与好友吴可好及其夫人阎姐等,一起乘车到石竹原供销社旁边的一田姓村民家杀年猪、吃刨汤。事前,我一直不知道田姓村民究竟是何人,为人到底怎么样,心里直打鼓。到了之后,方知是我远房姨姐家的儿子,名叫田应德。人如其名,憨厚、忠良、朴实,不爱说多话。妻子姓杨,勤劳节俭,是一把持家的能手。她为人大方热情,好客而厚道。夫妻二人养育一儿一女,女儿老大,早已成家立业。儿子才20出头,长期在外打工。尚有一80多岁的老母,长期在外生活,很少归家。按理说,三世同堂,其乐融融,应是一个难能可贵的一家人。由于姨姐与儿媳之间互不相让的性格,并且都很好强,谁也不肯向对方低头、调和,以至于把整个家庭搞得四分五裂,谁也不得安宁。

    我们到达之后,因离晚饭尚早,我便提议到河边去游玩一会。吴可好二话不说,跟着一路开开心心地来到河边,欣赏着河中那座建于清代嘉庆年间,不知道在哪一年,被一场山洪冲毁了桥面后剩下的三座青石砌成的桥礅,孤零零地耸立在河的右侧,由于河道的左移,桥礅周围已长满了比其身还高一头的杂草,无声地叙述着昔日的风光和岁月的沧桑。

    说起石竹,铜仁的人都知道它以前曾经是一个乡,1992年建镇撤区并乡后才成为谢桥办事处的一个工区。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2011年11月8日,铜仁撤地设市之后,石竹的名称和级别也随之而发生了变化,即由原来的工区降格为万山区谢桥街道办事处石竹村。应该说石竹乡,是一个很年轻的仅仅不过六七十年的地名。石竹村位于谢桥街道办事处的东部,南与牙溪村、东同碧江(原称铜仁)区六龙山乡、北接寨桂村、西为谢桥村相比邻。全村辖17个村民组,有汉、苗、侗、土家等民族。

    据了解石竹历史的村民说,以前的石竹叫竹园庄,也叫开泰场,场下的石竹河叫开泰河。开泰河源出于老山口,流到当时属于青溪县的龙塘时,支流牙溪水汇入,流到矮车下面时,支流韶溪水汇入,过了开泰桥到黄土坎,支流虫腊溪水汇入,一直到了蓼沟桥,才汇入锦江。这些支流的名称至今仍在使用,而开泰河的名称却早已消失了。

    为什么石竹原来叫做开泰场呢?据刘新华在《世事沧桑话石竹》一文中说,自从清朝雍正年间改土归流后,铜仁府辖的省溪、提溪二长官司名存实亡,其所辖的八洞归铜仁府直辖。瓮帕、敖寨、六家称为下三洞,司前、寨杉、提前、提土、提和称为上五洞。石竹河流域的这一片地方,在古代属于铜仁府管辖的下三洞的六家洞。

    虽然这些地方属于铜仁府管辖,但其中却有很多地方是属于清浪卫的“飞地”。所谓“飞地”,俗名也叫“插花地”。但“飞地”与“插花地”又有一些区别。“插花地”是指“此县境内某一特区之土地、人民,隶属彼县管辖者”。“插花地”不仅与所在县无隶属关系,而且往往远离直属辖区。插花重在指人。而飞地是纯政治地理概念,仅指被其他区划包围的小块地域。这些飞地一直延续到1941年,在全省范围内调整铜仁等48县的疆界和插花地时,才最后归属铜仁。

    拥有飞地的这些业主属于国家军队编制的屯户,经过多年的积累后,应该是很富裕的。铜仁城内古代有名的三街六巷,其中之一的“清浪街”(白家巷至县塘坎一带,即今市中派出所下面到老电影院一带),就是清浪卫的屯军开设的商铺一条街。

    城里有了商铺,乡下却没有集市,这让居住在石竹的屯户觉得很不方便。当时石竹的平河屯、军地上、牙溪屯、龙塘的村民,都是清浪卫屯军的屯户,他们商议在竹园庄建立一个乡场,场期定在农历的三、八。民间传说,由于开场那天是正月初八,正月在《易》经中属八卦中的第十一卦泰卦,泰卦乾下坤上,天地相交,乾为三阳,阳气最盛。过去认为这时正是冬去春来,阴消阳长,万物复苏的时节,而三阳开泰,又最为吉祥,于是便将这个场命名为“开泰场”,场区下的那条河流,也随之叫做“开泰河”了。

    1932年,国民政府根据“百户以上的村庄设乡”的规定,在当时开泰河流域一带的蓼沟桥,因附近有古代铜江十二景之一的“石笏朝天”,便设立了石笏乡;开泰场因本地也叫竹园庄,便设立了竹园乡。

    1942年,民国政府又将这些小乡设置了十年后撤掉,石笏、竹园两乡合并为一个大的乡。新建的乡名一时不好定夺,于是有人便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干脆用原石笏、竹园两乡地名的前两个字,合称“石竹乡”。从此,开泰场和开泰河便不知从哪一年起,也就随着“石竹”这个名称的出现,慢慢地改称为今天的石竹场和石竹河了。

    民国时期,石竹的黑冲出了杨玉和、杨启龙、杨金华三个亦官亦匪的人物,号称“绿林三兄弟”。这杨玉和曾三次被招安,三次被委任为团长,在当地很有势力,便硬将石竹场迁到了距离黑冲稍近的何家铺桥边的龙塘河坝。

    龙塘河坝的场市开张以后,曾很繁华了一段时间。来自谢桥、马岩、茶店、六龙山、敖寨、岩屋坪等地的商贩都云集于此摆摊设点,赶场的人数常常在千人以上,猪牛鸡鸭、生肉熟食、盐巴糖果、粮食布匹、日杂百货,品种齐全,仅肉案每场都不少于20案。但自1934年杨玉和第三次被招安后,曾给杨金华当过保镖的杨保,同编余回家的杨金华内讧后势力逐渐壮大,于1938年,又将场址迁回距离杨保老家杨家坝仅一两百米的竹园庄。从此以后,石竹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石竹附近的村民至今仍年复一年地每逢农历三、八,便聚集在这里买进卖出,互通有无。石竹这个名称,虽然当时是政府的一种权宜之计,现在却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了。古老的“竹园庄”名称,也只有在老一辈的百姓口中偶尔谈起,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它会随着历史的前进,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8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