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乌江山峡

行走乌江山峡

    雨后的乌江水是浑浊的,两岸的青山却是苍翠的。层层白雾笼罩江面,远看不辨江水清浊,亦不见青山倒影,唯有白雾茫茫。船行江上,如履云间。

    从思渠到沿河码头,不知游船行驶快慢,只见船尾浪花翻滚,两岸风光渐褪眼底。乌江山峡如画美景就在思渠与沿河之间。

    船在思渠时,江面开阔,白茫茫的雾气时而涌动翻腾,时而静卧江面,若野马,若尘埃。平静的青山坐在乌江两岸,一副娴淑之貌,全然看不出险峻的预兆。游船向前挺进,忽觉江面渐行渐窄,两岸青山长高了许多,娴淑之态不再。定目而视,险山相对林立,灌木成荫,崖壁陡峭,俯于江面,巍然欲倾。船行其中,时刻皆惧被山体倾倒压于江水之中。渐进峡谷,两岸青山再增几分险峻,山谷清幽,寒气逼人,其中山石有若石笋柱立,直插云霄,有若将军挥戟沙场,势不可挡。

    平江面望去,时而雾如白练,轻舞当空,时而如妖气来袭,将江面封锁得严严实实,又觉腾云驾雾,羽化成仙,宛若行于云间。抬头而视,两岸青山蔽日,独夹江水流于其中,山间青林郁郁葱葱,群鸟相唤,才又觉回到人间。偶有清溪于崖间飞流而下,疾风驰过,随风而舞。

    船入霸王谷,群山矗立,面目狰狞,有如将帅对峙,手持剑戟,欲斩江山。相传西楚霸王项羽战败于此,故而得名。仔细观之,石崖壁立,石林石壁形貌各异,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江山之势,恰是西楚霸王项羽之写照。而对岸山石独立中天,高高在上,正是汉帝刘邦之嘴脸,萧何、张良、韩信等文臣武将候其左右,时刻准备战楚军沉于乌江之底。一声汽笛鸣响,仿佛战鼓阵阵,两千年的战火在这一刻再次燃起,让人毛骨悚然。

    逆水而行,船渐出峡谷,眼前再现开阔江面,青山不再险峻,仍见江面野马尘埃变化万千。回首乌江山峡,西楚霸王的形象依稀回荡于脑海,向前观望,唯有感慨:霸王已矣,乌江长流。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8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