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郑公祠小记

    载着观赏滩涂风光的畅快,车子从峡山水库岸边下来后,向东行驶着,约有十几分钟时,我们到了一座宽敞的院落前。

    院落大门向北,进入后便是南北向的的主道,约有三五米宽,二三十米长。路的两侧密布苍松,高约两米左右。松下花草繁多,虽不能一一叫上名字,可看它们竞放的热情滋味又觉得格外亲切。至路的尽头后向东拐时,看到一碑亭立于松树中,紧走几步赶过去看时,才知是1988年重修郑公祠的碑记,碑文为高密书法名人邹龙友邹长春父子所撰。亭的北侧又有石碑一座,上书“学子宗师”,为高密市第四中学所立。站在此处西望则是高大的郑公祠,祠后是郑公墓,我们没有过去。郑公祠砖石结构,下有21级台阶铺垫上去,看时须仰视才见。在这平坦的院落内,突兀而起,虽说不上雄伟壮观,也颇觉伟岸高大。待我们穿松越草走过去时,又看到祠的左右各有一石碑,面目剥离,均有年月。细看知右侧是金承安五年重修郑公祠碑,碑额上篆书“大金重修郑公碑记”,背面碑额为“汉大司农郑公之碑”,碑面内容模糊不清;左侧为清乾隆六十年重修郑公祠碑,碑额上书“重修郑公祠碑”,详细文字除部分能看清外,多难以辨认。

    还要再细辨时,早已登阶入祠的朋友几次招呼着上去。待拾级而上时,祠门对联映入眼帘。上为:文章凭人论,下为:经学赖公传。

    走进祠门,郑玄塑像迎面端坐,左右两侧,为其二位夫人。郑玄像的上方横批为“海岱宗师”,左右楹联为“含海岱之纯异,体大雅之洪则”。

    祠内东侧,为郑玄之子郑益恩塑像。旁有小注:郑益恩(公元170–196年),曾举孝廉,为孔融吏,后为救孔融而死。西侧,为郑玄嫡孙郑小同之像。小注:郑小同(公元196–259年),三国时仕魏,官至侍中,后为司马昭猜忌,而被毒死。郑益恩、郑小同两侧,各有两个侍童。这几尊塑像,皆塑于2000年,并于2004年重塑金身。郑小同身后墙壁上,镶有明弘治年间的一块石刻,署名为“沈韵”。郑益恩身后墙壁上,应该也有石刻,可惜未能辨出。

    见祠内再无可观瞻,遂转身出门,欲下台阶时,环视下方,见苍松低首,翠绿叠加,均作敬郑公状,遂想到来时须有人开锁才能到此,不仅心生凄凉。一代经学大师,竟少有人来参拜,而来者还多为烧香还愿者。郑祠始建于唐贞观年间,时有通德门、享殿、配殿等,规模颇大。后虽几经毁坏倒塌,又多次重修重建,至清代尚有庙宇99间,每年三月三、九月九都有盛大庙会,当地县官亦来祭祀。现在虽经政府重新修缮,又列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当时壮景已不复存焉。

    带着一种莫名的失落,缓步下阶,又见右侧古柏虽老干盘曲,状如虬龙,然早已老死,只存枯干。高密八景之一的“郑祠老柏”亦盛景不再。真的是“树存人已远,凭吊坐清凉”了!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3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