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松桃冷水溪三阳大峡谷

行走松桃冷水溪三阳大峡谷

    孟冬时节,应松桃文学沙龙成员龙家二少、义长之盛邀,与舒滞、江易、伊鸣等三十余众相约冷水溪乡,行走三阳大峡谷。

    当日,雨后初晴,来自铜仁、松桃和部分乡镇的松桃籍沙龙成员先后抵达冷水溪乡。汽车在松印公路上缓缓前行。一路上,正逢松印公路孟溪至乌罗段二级油路改造,已改造好的路段漂亮整洁,犹如飘带在崇山峻岭中时隐时现,向大山深处延伸。

    爽爽冷水溪,海拔较高,空气清新,微风吹拂,初冬的凉意格外温柔。

    车过冷水溪乡罗袍村,山显得越来越高,谷越来越深,雾越来越浓,一个个乡村小店被甩在身后。中午时分,会员们先后到了冷水溪。正逢赶集,长约一公里的街道人群熙熙攘攘,十分热闹,我们的心早已飞向了眷恋已久的三阳大峡谷。

    吃过早饭,车行至石门坎村,滕久荣烈士的故居就在村里,那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抹浓浓的红色文化气息沁入心脾,当地很多干部与学生每年都要去那里接受洗礼。到了一个叫包家坨的寨子,我们把车停好,大家背着行囊,沿着上世纪修筑大鱼泉水库的步道前行,一路上谈笑风生。

    站在谷顶俯瞰峡谷,大鱼泉的河水像一条青绸绿带,流水潺潺,蜿蜒直下。水库的水绿幽幽的,映着蓝天一线,平静的湖面如一块遗落在峡谷的碧玉,在两岸翠绿葱郁,奇峰对峙,气势恢宏的峡谷中显得更加妩媚多姿。

    苍茫大峡谷中,丘壑纵横,层峦叠嶂,鸟雀在树梢私语,山峰对峙长相厮守,云雾缭绕山头缠绵。瞬间,神秘大峡谷恍然迷离起来。大家驻足留影,抓住美丽瞬间。

    进入峡谷深处,一条镶嵌在半山悬崖间的险路,崎岖难行,曲径深幽,我们在深隧的峡谷中取道前行。据说,多年前,当地村民为了方便行人,在悬崖峭壁间劈开岩石,以钢钎铁锤在悬崖上雕凿打造一条栈道,道宽不过两米,有的地方不足一米,仅容一人通行,十分狭窄险要。

    崖下数十米,是水库里宝石绿的水面,脚下的夺魂山崖步步惊心,令人心惊胆寒。大山、深谷、悬崖、水库勾勒出一幅精致的山水画。我们的造访,打破了峡谷的宁静,吆喝声、谈笑声在峡谷中荡起。

    大峡谷景内群山起伏,峰峰相携,岭岭相牵,一步一景,纵目远眺,石笋屯、九佛洞、佛掌峰、老屯沟、老鹰嘴、仙人桥、仙人对弈、卧佛等景致层出不穷,集神、奇、险、秀、雄、美、隐、幽、旷于一体,令人应接不暇,峡谷以原始的森林植被,迷人的溪流瀑布交织成奇幻风光。在一段极其险要的山崖上,文友们欣喜地拉起松桃文学沙龙标语,尽情拍照。我轻轻打开相机,调好焦距,按下快门,捕捉梦想,大家年轻的瞬间定格在山崖上。

    直往大峡谷深处行走,左边的山峰怪石嶙峋,层峦叠嶂,悬崖陡峭,感觉越来越空旷,万念俱寂,有点令人胆战心惊……右边,林木苍翠,青山逶迤,草树萋萋,亭亭玉立,倒影翩翩。一缕阳光从天空中斜射下来,薄雾缓缓升起,袅袅涤荡在寨中木屋与山间林子里,给大峡谷裹上了一层薄纱,婀娜多姿,荡起一份份空灵。这般景象,怎不令人赞叹。

    在悬崖小径的尽头,一个叫冉家的寨子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条溪流从寨后的山谷流出,寨里随处可见鹅卵石铺就的院落,坚如磐石,圆滑的鹅卵石经历了许多岁月。

    在路边的一户老屋,一位耄耋老人正在火坑上生火煮饭,屋内光线暗淡,低矮的木屋看起来和老人一样,经历了许多沧桑。老人说,三间小屋曾是当年红二六军团首长留宿的屋子。大家不觉肃然起敬,眼前闪现着当年红军指战员留宿时忙碌身影。老人热情地拿出可口的柚子给大家吃,撕开柚皮,浓浓的果香喷洒而出,大家边吃边听老人摆着当年红军途径三阳大峡谷的故事。瞧着大片田地,村民耕种,鸡犬相闻,阡陌交通,缕缕炊烟,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我们仿佛置身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境地。

    离开冉家寨子时,夜幕已弥漫山谷,远山渐渐模糊起来。我们聆听着大峡谷美丽的音符,踩着峡谷河滩上鹅卵石铺就的琴弦,回望大峡谷逐渐远去的背影,一群人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3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