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雾,悟重庆

    提到重庆,我却想到了伦敦。二者给我产生联想的唯一沟通和相似点是:雾。

    雾,仿佛这是一个巨大的隐喻,它里面可以隐藏太多的东西。雾码头,寂静无声的船,在雾中靠岸。当影影绰绰的旅客,在雾里时隐时现,我们会很清晰地听到雾里蹦过来的一个声音,旋即又消失在雾里。朝天门码头记载了多少重庆乃至中国的历史。那历史就像起自嘉陵江、起自歌乐山上的雾,遮敝、朦胧、飘忽,仿佛虚无,又无所不在。

    雾是神秘的,英国有雾都伦敦,中国抗战时有雾都重庆。这神秘的面纱是对城市的保护,二战中的伦敦之于纳粹德国,抗战中的重庆之于日?t,两座城市当时都是反侵略的最后堡垒,如果二战中这两座城市沦陷了,世界的历史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必定不堪设想。所幸,它们坚挺了下来,这里面有没有雾的功劳?起码,它让敌方感到被雾包裹的城市深不可测,如中世纪的堡垒,让人望而却步。重庆的威严和魅力一半来自于这雾的神秘。

    从朝天门码头上岸,仰头看去,重庆山城俨然一座宏大得一眼看不到边的城堡。我喜欢这种感觉,这是在中国乃至世界上任何城市都没有的体验。我的朋友、吉林诗人曲有源对朝天门码头的那一眼始终忘不掉,他在《朝天门码头忆故》这首诗中,写道“朝天门码头真是好深好深”,这“深”道出了我对重庆山城的感觉,“深”是藏在雾后的,“深”是刻在历史里的。

    一般“朝天门”都在山上,记得国内许多名山,山头上都有“朝天门”,一眼望去,好像经过那门真要踏上直抵天庭之路。重庆的朝天门竟在山脚下,竟在江边,它是个码头,是当年水路进重庆的必由之路,人一下船,进重庆,要经过朝天门一个一个台阶登上去,这仿佛是一个仪式,首先让你对这座城有一种敬畏,它在山上,每登一步,每接近和进入一点它要费点劲,这就是重庆,它让人要有点“朝天”的感觉来深入,这是重庆的自尊,也是它的自然属性。

    登朝天门码头让人有些联想,也有不一般的感受。很多外地人,包括我,当年是带着很远的追忆甚至两岸的猿声来寻找重庆,来印证以往阅读过的和历史记忆中的重庆。和当今很多轻轻松松来山城吃火锅、看美女的青年男女游客似乎有些许不同,我们自然会想到毛泽东、红岩、沙坪坝书店、郭沫若、挺进报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植入我们大脑的重庆“符号”。

    所以,重庆应该是完整的,不仅是有今日这种高度现代化的大都市品格,它也是有历史印记、细节乃至自然天赋的重庆。比如它的雾,及其谐音的一个词:悟。如果我们每次到雾重庆,都能“悟”重庆,那重庆就绝对更有玩味了。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4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