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兹达尔的千年童话

苏兹达尔的千年童话

苏兹达尔的千年童话

    飞机落地,掌声响起
    8 个小时的航程飞得很辛苦,断断续续的睡眠装不下一个完整的梦。不知过了多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舷窗洒向双眼,邻座的小男孩大声说了一句,“乐高的玩具!”揉揉眼睛顺着男孩的视线朝舷窗外望去,窗外那一派透明澄净就直刺眼睑,天空干净得像镜子一样,地上到处是森林和湖泊,成排的小木屋折射出一片朗朗的粼光。飞机落地时,机舱传来了热烈的掌声,热情奔放的俄国人让我见识到了传说中落地鼓掌,据说这是俄航的传统,飞机正常落地乘客通常会鼓掌,是对平安到达目的地的庆祝,也是对机组工作人员的感谢。掌声一洗长途飞行的疲惫,钻出舱门我等待一切梦境眼见为实。

    金环小镇,我来了
    “乌拉”七八个年轻人聚在餐桌旁举起了酒瓶,这是我踏进这间旅馆看见的第一个场景。从莫斯科出发 3 个小时的电气小火车把我带到了这座叫做苏兹达尔的小镇。入住的旅馆是一栋两层小木屋,就在长满芦苇的河边,这间木屋拥有一个宽敞的饭厅兼活动室,还有五六间客房。从莫斯科过来度周末的这群年轻人邀请我来到他们那桌,急切地想要与我这个游客分享他们对自己家乡的热爱。“这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拥有一头褐色卷发的男生先开了腔。“你知道么,这里从 9 世纪开始就有人居住了,你会看见俄罗斯最美丽最古老的教堂!” 她旁边的雀斑女孩朝我灿烂地笑了一下,补充道,“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很多时候我们会来这度假。”打开话匣子之后大家七嘴八舌聊了起来,大家时而举杯,时而开怀大笑,对于莫斯科郊外旅行这样的开场让人充满了温暖。

    事实上如苏兹达尔这样的古镇在莫斯科郊外有 14 座,这一圈由中世纪城镇组成的“金环”,位于莫斯科的东北部。它们用极富特色的洋葱头式的教堂尖顶簇拥着莫斯科城,仿如国王头上的冠冕,金光灿烂、辉煌夺目。金环上最重要的是古都弗拉基米尔,到苏兹达尔需要在这里转车,火车站对面便是一条通向大教堂的捷径,没有理由不去看看。高大的走廊内都是那个时代的壁画,还能依稀辨清沧桑的痕迹。这些画见证过鞑靼人的屠杀,俄罗斯人的反抗,历史的意志不容更改,而信仰与幻灭也在这里交替上演。教堂外,南侧的克利亚齐马河依旧宁静地奔流,映照着 5 座挺拔的金色穹顶;东侧的德米特罗夫教堂墙壁上,刻着大公和臣属们的雕像,铭记着这座古都的家族历史。在前往苏兹达尔的路上,大约 10 公里处可以看到古罗斯建筑最高成就的教堂—圣母祈祷教堂。它建在一个高坡上,远处看去,显得空旷深远的蓝天下,如几根长短不一的白色象牙直指苍穹。

    在早市感受小镇生活
    拿着那几个年轻人为我画的示意图,凌晨 5 点便出门了,顺着小河一路朝拥有至高点的叶菲米耶夫修道院走去。这条路不长,但经过的每一座修道院或教堂都美好得让人拔不动腿。俄罗斯的四大古都历经战乱,只有苏兹达尔有幸得以保存完整,橘红色围墙的叶菲米耶夫修道院、泡沫状白色围墙的巴克洛夫修道院、暗蓝色圆顶的圣母诞生修道院、被沙皇放逐的嫔妃庭院、关押过十二月党人的临时教会监狱、有着锯齿状轮廓的钟楼苏兹达尔的建筑密度实在太大,沙俄帝国、前苏联、新俄罗斯反而从没在它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到达橘红色围墙的修道院时,正好赶上日出,阳光洒了下来,退去了清晨清冷空气中留给大地的霜冻,河对岸的建筑群被一片暖色调包裹着,它们在这片壮丽而又饱含柔情的土地上静静地呆了近千年……

    教堂钟声响起,将我从恍惚中唤醒,顿时感到饥肠辘辘,是该吃早餐的时间了。回到旅馆,女主人穿着一件紧身的小圆点花纹连衣裙,她一边朝我微笑,一边将一片红肠夹进面包。“你可以尝尝这个”,她朝我的杯子里倒了点浅黄色透亮的液体,我凑近杯子闻了闻是一股淡淡的酒香,抿了一小口,甘甜可口。我品尝到的是蜂蜜酒,来到小镇热闹的早市便知道它是这里最著名的特产。街道的摊位上有各种大小瓶装的蜂蜜酒,本地人排着队成桶购买。除了俄国人热爱的酒之外,蔬菜、肉食品商家也会来到小镇的中心广场摆摊,整齐摆放着鲜红的肉类,比起餐桌上烹饪好上桌的食物,早市上嫩红色的鲜猪肉更令人垂涎,各个部位的肉都被摆放得琳琅满目。因为常年天寒地冻,土豆在这儿很受欢迎。而且苏兹达尔人烹饪土豆的功夫炉火纯青,可以立刻在旁边摊位买上一个土豆饼尝尝。早晨的集市不仅卖原材料食物,还有很多俄罗斯特有的风味小食,色彩绚丽,极有俄罗斯传统风格。俄罗斯传统腌菜,五颜六色的蔬菜瓜果装在瓶子里,看着都欢喜。俄罗斯式烤鸭、黑麦面包制成的甜品、美味的蓝莓浆果、诱人的海鲜,应有尽有。旅店女主人还告诉我,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小镇的传统演出,俄罗斯妇女们穿得百花齐放自娱自乐为大家歌舞。再幸运一点,会在早市上遇到东正教主,能遇到他为大家祈福将是无比荣幸的事。

    “没错!你就在俄罗斯!”
    虽然苏兹达尔已逐渐成为莫斯科都市人度假的去处,但这座小镇仍保留着一种中古世纪的怀旧情结。就在我无所事事度过了一天,沿着小镇街道,回到旅馆住处时,听到一个男声伴着手风琴悠扬的歌声。转过街角,发现是一位戴着牛仔帽的大叔,在一棵大树下拉着手风琴并洪亮地唱着歌曲。那是一首欢快的颂歌,带着浓浓的俄罗斯母亲的味道和西伯利亚广袤土地的情怀。看见一个外国人举着相机,大叔的嗓门更加洪亮了,好像在说:“没错!你就在俄罗斯!”

    就这样入夜了,旅馆的餐厅人们依然举杯畅饮,有的带着醉意走进自己的房间。没有什么睡意,我推门朝屋外走去,深夜的空气有些清冷,搓了搓手呵出一团雾气。从雾气中看到小河对岸的木屋和那座洁白的修道院,在月光下它是那么宁静。“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 在这迷人的晚上。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此时,一弯新月刚好升至对岸修道院的穹顶之上。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5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