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皖南最后一片净土:歙县阳产土楼

    去了那么多的地方,走了那么多的路,看了那么多的风景,听了那么多的故事,每一种人生仿佛在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的,好似我遇见你,好似我错过你,开始与结局已不重要,真正的人生,应是走的那段路,或漫长,或短暂,像是叶子落了,会悲伤吗?不会,那正是它的修果。

    哪怕是背井离乡,迁移深山老林四百余年的阳产村,会悲伤吗?不会,这正是它的夙缘。否则又怎会摊上如此一处秋色如画,亦入画的世外桃源呢?

    仿佛命运早已安排好了他们的旅途,走走停停,唯有来到这里,叶子红了,柿子熟了,板栗长满了树丫,满山的茂林葱葱郁郁,山雾缭绕,或隐或现,这里不曾被喧扰,仿佛一块净土,正成熟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他们。因此命运,在这里停了脚,不再远足,不再奔波,起土砌墙,架梁铺瓦,一日三餐,粗茶淡饭。

    因此,才等来了我们今天所遇见的阳产土楼。

    初识,我就从纷扰的城市来到了桃花源

    正好也是秋天,叶子刚刚红,寂静的村子在烟火中迎来了我们无意的喧扰。这像是一个远方的人来到了另一个远方,明明很近,却是翻山越岭,拨开云雾,远离都市的繁华浮躁,这里顿时令人忘却一切。羊肠小路般的青石板高低不平的铺就在楼与楼的夹缝里,脚步的急促或轻盈,像是跳跃的生命,在这个成熟的秋色里,展开了一场由心的探寻。

    依山而建的土楼深藏在茂林中,清晨醒来时的一束光洒落在村头的时候,山泉潺潺,鸡鸣狗叫,烟雾袅袅,锅碗瓢盆叮叮当当,有生命的,没生命的,热情的,冷漠的,仿佛一切都欢快的张罗起这一天来。就连玉米粒、红辣椒、豆角干、柿子都不甘寂寞,在第一束阳光洒落来的时候,便就一阵骚动,高高的端坐在屋的一角,山的一边。

这个秋天,有些热闹。

    这是一个充满生气的静谧村子

    走在曲径的巷子里,总想着能遇见点儿什么玩意儿来,这估计是满脑子想拍片的相机耐不住性子,有些心不在焉。可恰好,又是举着相机的我们,很耐心的去探寻这个村子所隐藏的奥秘。不管是坐在墙角下,晒着太阳,捧着书,全神贯注的少年也罢,不管是蹲在门槛,依旧是晒着太阳,却是认真刷洗着红薯的老妇也罢,或是只是晒着太阳,什么也不做,也许还在想点儿什么的老人也罢,一切都在太阳洒落的早晨,晌午,显得静谧,安详。这是车水马龙的都市里所没有的,尽管太阳的一样的。这是繁华人间里所难得的,尽管太阳还是一样的。可正是如此,我们才会来到这里。不管它藏得多远,藏得多深,太阳洒落的地方,一定是有属于它的光芒和温暖。

    依旧坚强的生活着

    只是有些时候,没有办法,现实与命运总被无奈打败,可恰好如此,人们与土楼才显得坚强,齐心。哪怕过了四百余年,房子仍在,哪怕再过千年,生命仍在繁衍。

而秋色未变,仍在成熟。

    在壮美灵秀的环境中,生命显得更是可爱,不管是热情的,还是冷漠的,没有谁会无端悲伤,也没有谁会突然狂欢,平静似水,偶起涟漪,日子中规中矩。像是叶子红了,就红了,柿子熟了,就熟了,不悲不喜,时候到了,就该如此。

    这才是秋天真正的风貌,也是阳产对秋的一番解意。

    像是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我已走过一半,你看到的风景不再是我所看到的,我走过的路也不会是你即将步入的,只是我们都会遇见那一天,在某一个深秋里,叶子落了,不会悲伤。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6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