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沙关,五尺道

豆沙关,五尺道

    MU5990航班的飞机在重庆机场起飞后,便进入了一片大山的上空,那可真是层峦叠障,无始无终。飞机下降的时候,才能看清河流在山间穿过,蜿蜒涌流。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赶忙问走过来的空姐,请问这是什么山?胸卡上看到她的名字:归旋,归旋很热情地听完我的问话,然后露出满脸疑惑,好像是第一次有人问这个问题,不就是一片大山吗?归旋微微一笑,说我们一直在这片大山上飞来飞去,还没有人问起过,还真说不好。我说你问问老乘务员。她微笑着离去了,好一会儿过去,我以为她忘了,低头看报纸的时候,她弯腰站在我面前说话了,说先生,我都问了,确实都不知道是什么山,对不起了。这个归旋又笑着离去了。飞机在昭通机场降落,上了接站的车子,又在这山间绕。我还是想起了这个问题,因为对这片大山我总有一个感觉。乌蒙山,乌蒙磅礴走泥丸就是这个山啊!云南的老作家张昆华说。果然是那座横亘于云贵川之间的那片大山。忽来忽去的云气,厚实的常绿的植被,将无边无际的群山时常遮没得乌乌蒙蒙的,使它迷茫广厚、沉重阴沉,这或许是它的名字的由来,长期生活在此间的人们,也只是近些年才走出去见世面。

    来豆沙关的路上,虽然是大山中盘旋,但是还是能够看到美好的景象,其中就有山间村寨和农田,木香花像瀑布垂挂下来,闪着白亮的花珠。布谷已经叫过,中原还没到时候,现在听到的是杜鹃,喜鹊刚结婚,新窝在树上。路上有很多这样的树,知道这是一个喜庆的季节。

    豆沙关,在乌蒙山脉中一条深谷的中段,自古以来就是中原入滇的要隘之地。

    豆沙关,名字的好记或许因为那个豆沙包,像沙粒般的豆子做成的包子,成为一种好吃难忘的食品。而豆沙关呢?关上不是有豆沙包等你,也不是有着豆粒般的沙子,那么是说它细小吗?小得如一枚豆沙?来了才听说,豆沙或许是一个守将名字,谐音变成了这么轻巧的两个字。

    谁凭空来了一斧,劈就了锁滇扼蜀的雄关天堑,两面山峰壁立,中间一条水,叫关水,向下游叫白水,再往下叫金沙江,从上看去,或以为是关河冲开了重山,构成一道巨大的石门,锁住了古代滇川要道,故又称“石门关”。或是水没处去,只有找到这道山隙通外。山险水也不畅,挤挤涌涌,滩险浪急,上面一线天地,风钻进来,乌乌地哭,把人心都哭痛。半崖上真有一个个?k人的棺材,被古人不知用什么法子塞进了石缝,时光时光赫赫也过千年。水急也得过船,船行到此,不过怎么行,就出了拉纤人,一代代的拉纤人跟险关跟猛水?可狭司⒍??抛哟檀┧?耍?永思涑迳侠矗??攀?诔迳咸焱猓?澈蜕?影蜒率?粘鲆坏赖揽嗪郏?嗪壑新?侨群梗?布淠?瘫淅洹R桓龅钡氐氖?诵吹剑捍┎煌甑囊拢?呛梗?卟煌甑穆罚?前丁?br />

    这是水路,还有一条山路,说是路,不过是不比水路更好的摩崖险途,陆上来,要翻过去,也不得不走,那道叫五尺道,是秦时期修成的驿道。古人由蜀道入滇,此是第一道关,进入云南,再到缅甸、印度,是一条西南丝路的重要通道。半崖峭壁间,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人的棺,往下看水成了一条细线。

    这五尺道走了几千年,到如今还是瘦骨嶙峋,道上凸起的石头如狼牙狰狞,无处下脚。即使马蹄,也磕磕绊绊,到处有打滑的印痕,那印痕告诉你,似乎必先滑一下,才能踩稳一蹄,这一蹄一蹄的就那么往上攀去,更多的是人的脚步,无法印在上边,只是把一块块石头磨光,磨光却不能磨平,那些石头呲牙咧嘴不屈于时间。

    一声重重的喘息,我让在了一旁,一个背山人过来了,背着一篓子空心砖,一个石窝一个石窝地踏着攀去,手上一根藤棍,走几步,就用藤棍支撑着砖篓歇上一歇。往上看去,竟有好几个背山人在攀登,窄窄的五尺山道转到山那边去,转过去还是陡峭的崖壁。再上边,就有一道关口等着你,一张弓或一条枪支在那里,万夫难!

    一只鸟惊叫着扑棱棱从水面腾起,飞不好那陡峭的山壁就会刮擦了羽翅,那只鸟斜着身子,就像一道闪电,冲出峡关翻了个身子,淹没在蓝天中。

    一位老妇在我的身后艰难地爬上来,她苍白的脸上缀满细碎的汗珠。我照相的工夫她过去了,等我转过崖角的时候,发现她坐在台阶上,坐成了一尊观音。我扭头看这尊浴在阳光里的观音,又觉得她过于苍老,她是怎么攀过这五尺峡道的呢?她是到哪里去?她轻声地回答了我的问话,到庙里去。佛在高处,她还得慢慢上。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57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