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旅行散记

    四川以西,昌?b美景。

    看惯了混凝土组合而成的高楼大厦,需要一种最原始的景致来释放我们禁锢的心灵。“九.一八”纪念日的前两天,我们一行人怀着新鲜而向往的心情,坐上了火车去西昌。

    车站里,候检的队伍排成“长龙”,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是“龙的传人”。生命是一列火车,每个人都不想因掉队而错过美妙的人生。站台的拥挤让我对某些部门人口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产生了怀疑,而“上、中、下”铺位的设计则把我带回了多年前的校园宿舍。每个人都找好了铺位,旅行包也有了位置。喜欢玩牌的人在这时便显现出了他们的个性。只要有工具和选手,场地倒不在乎。于是,“双扣”、“地主”的声音响彻我们这一节车厢。

    车开了。

    窗前,熟悉的沱江也变得陌生,像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生。任凭火车载着我驶向任何地方,“被动的人生”就是这样。但是,远方充满了诱惑。

    从下午四点到凌晨六点,从白天到黑夜,玩牌的、看风景的、聊天的,都被疲倦打败了,简陋的铺位终于体现出了价值。与铺位亲密接触十几个小时后,我在他们“导游般”的介绍声中醒来。一位曾在西昌读书的同行者早早的醒了,这趟旅行像是勾起了他多年前的回忆。那时候,为了求学,他曾往返于资中和西昌无数次。所以,天刚朦朦亮,他就醒来给我们介绍沿途风光,尽管我只看到了很高很高的山和零星的灯光。

    越过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站台。凌晨六点半,在人潮如织的西昌出站口,我们见到了接车的导游MM。她高举着印有旅行社名字的小旗帜,像迎接归国华侨般热情而活泼。睡眼朦胧的我们被安排坐上大巴车,宣告了西昌旅行的正式开始。

    导游MM幽默的开场白把我们笑醒了。还沉浸在笑话的余味中,车就到了早餐地方。没有客套,没有主次,大家不由分说开动碗筷。导游MM温馨地提醒着,吃得饱饱的,才有能量去登海拔四千多米的螺髻山。

    车行驶了约摸两个多小时,也还只远远看到螺髻山的一点儿影子。沿路是彝族独具特色的民房,偶而会看到少数的彝族同胞。他们各自忙着,似乎并不关心外人的进入。旅行是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到别人熟悉的地方。事实上,旅行也是站在自己的轨道打望别人的人生。

    螺髻山景区大门到了。观光车司机的技术绝对了得,车在又弯又陡的山路上自由而安全的盘旋着。试想,把驾照的考点搬到这样的山路,赛车的普及程度恐怕会赶上麻将了。下了车,导游开始发“干粮”。终于懂得行程介绍上所谓“路餐”的含义。坐上缆车,已不像以前那样恐高。在迷雾中的索道上看风景,倒不如不看。只有两个位置的缆车像是为恋爱中的人而设计。如上下班挤电梯一样尴尬,不停聊天来打发时间。不停的猜测还有多久才是终点,没想到竟用了半场足球比赛的时间才到。勘测设计索道的那人是个球迷吗?

    峨眉山似女人蚕蛾之眉,螺髻山似少女头上青螺状之发髻,螺髻山之名来源于与峨眉山的“姐妹”关系。这种“姐妹”关系首先体现在天气的相似上。从缆车下来,像到了金顶,出奇的冷,连忙加上厚衣服。并且,开始怀念夏天中最热的那个时候。

    一眼望去,面前是一片弥漫着雾霭的原始树林。一种超脱尘世,回归自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们不停惊呼,像意外进入了世外桃源。

    “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白白的、软软的、柔柔的云烟在空中漫游,蒸腾翻滚的云雾如苍龙游天,笼罩着螺髻山峰。当云雾急促变化之后,寂静的山林显得更加神秘莫测,翻滚不息的云海、云涛、云瀑使人如临飘渺的梦幻世界。

    不由感叹:螺髻山,你怎么美得这样不符合“逻辑”啊!

    冰川刻槽、黑龙潭、仙草湖… …都被我们一一收入眼中。杜鹃花已经害羞的躲了起来,只留下杜鹃树站在路旁迎接客人。谁叫我们来得不合时宜呢?

    一晃眼就到了下午。又经过了半场足球比赛的索道时间,并且,再次感受了观光车司机高超的驾车技术。大巴车带着我们来到邛海边的酒店,导游MM说,她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而我的耳朵仍在如肾虚耳鸣般持续的高原反应。

    小憩一阵,准备接受在西昌的资中人的款待。而这是在旅行社行程安排之外的。

    晚餐一共三桌,每桌都被安排了西昌的朋友。席间有“凉山风”的歌舞演出,演员们的服装和长相都秀色可餐。害得我们一会儿用筷子,一会儿按快门。相机上也沾满了酒。

    酒是社交的敲门砖。几杯下肚,言语也爽快了起来。坨坨肉很香,但饭量有限的人也吃不了几块。“火把酒”倒是很醇,一杯接着一杯,像口渴的人遇上了凉茶。

    隔壁那桌是重心。资中人好客,西昌的资中人更好客,电话一拔,新老朋友陆续来到酒桌。“他乡遇故知”,地上的空酒瓶不断增多。客人渐渐招架不住,主人也有醉意。那就换个地方再叙旧…  …

    话别的时候,依依不舍。主人坚持要“护送”我们回酒店。在车上,他当起了导游。一番蹩脚的讲解后,借着醉意,他强行改变了我们的行程。那阵势,分明是“劫持”。好吧,看惯了自贡灯会,咱们看看西昌的。国庆节和中秋节的“双节灯会”,西昌人用灯会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了西昌的大好发展。

    看完灯会,便可以看看酒店的住宿了。玩牌的人又可以开始战斗了,没有喝够的也可以接着叙旧。而那晚,我终于看到成都谢菲联队赢球了。

    第二天早上8点,吃完饭,前往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原本去不了,要为“中星1A”卫星让路。

    一路上,车开了许久,也没走出安宁河谷平原。公路两旁全是稻谷,沿线是统一的新农村建筑。“攀西锦绣宝地,凉山聚宝金盆。”这个四川第二大平原,她承载着四川再造一个“农业的天府之国”的金色梦想。

    “奔月楼”是一个陈列室,也是中心发射历史的展览厅。抚摸“嫦娥二号”发动机,感受她历经太空而返回的艰辛。享受了“特殊礼遇”,我们一行人才得以进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隐藏在山谷中的仅仅是两个高高的铁架,他撑起的是中国人的飞天梦。

    “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像新娘盖上了头巾,充满神秘。在这个夜晚,她将载着“中星1A”为国人献上惊喜。

    拍照、惊呼、感叹…  …看看时间——“9月18日”。除了旅游,我们分明接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

    惜别了卫星发射中心,还有诱人的泸山和邛海。

    登峨眉方感佛家天下,游青城尚觉道家世界,访曲阜必然尊儒敬孔。唯独西昌泸山是三教合一,长期共存,包容并蓄,别具一格。

    而泸山北坡上的“凉山奴隶社会历史博物馆”也不能不去。她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反映奴隶制社会形态的专题博物馆。博物馆整个建筑群根据彝族建筑风格而设计,各陈列厅内从纵向和横向用实物、文字、图片等形式向观众展示了彝族奴隶社会制中所涵盖的政治、经济、历史、军事、法律、医药、语言文字、文学艺术、风俗习惯等内容。

    凉山彝族自治州因其特殊的历史、社会、地理等原因,至解放后的1956 年实行民主改革前夕仍保持着完整的奴隶社会制度,这在世界上也属罕见,是新时代成就了他们“一步跨越千年”的伟大民族历史。

    “环邛海游”竟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沿海”是享受不尽的美景。我怀疑殷剑是迷恋家乡的美,才留在邛海训练。这个北京奥运会上的帆板冠军为邛海的旅游增色不少。

    邛海之美,美到极致。所以,殷剑的婚礼也选在邛海。

    岸边柳眉桃腮,燕语呢喃。天高气爽,落霞孤鹜,秋水天长,使人留连忘返。午后起风,海浪奔涌,似白鹅嫱戏于波涛上。有人说,洞庭雄阔,鄱阳奇伟,太湖深秀,西子浓妆,邛池淡抹,各有千秋,而邛海尤以恬静见胜。

    邛海景色,与西昌晚间皎洁的明月,形成“月出邛池多诗意”的情怀。唯有在夜晚,你才有机会站在泸山体味明代状元杨升庵描述的意境——“老夫今夜宿泸山,惊破天门夜未关,谁把太空敲粉碎,满天星头落人间。”

    而早已安排好的行程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了“留连往返”这个成语的含义,什么时候资中人才能赶上西昌人的幸福指数呢…  …

    旅行也是一种奢望。

    告别的时候,导游MM没有了迎接归国华侨般的热情,倒是多了几许放松。嗯。送走了这批游客,她又可以拿自己的提成了。

    还是火车。

    与来时相比,旅行包里变成了满满的纪念品、食品,似乎应该用采购的数量来衡量旅游的收获大小。

    仍然和铺位亲密接触了十多个小时,仍然有玩牌的、看风景的、聊天的,但是,心境完全不同。没有了向往,只有回味。回味“醉虾”、“火把酒”、“ 坨坨肉”,还有那个“劫持”并强行改变我们行程的资中人…  …

    9月19日上午十一点半,火车开到了资中。

    回来了。

    打望了别人的世界,你仍然要回到自己的人生轨道。

    有人说,艳遇是旅行的一半。另一半呢?

    也许是释放…  …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7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