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溪:皖南的富春山居图

    这一天,对我来说,无疑是十分惬意的。

    深秋的斑斓摄魂似地把我和另一位文友引诱到安徽省黄山区太平湖东南面的乌石镇。本打算把那五彩缤纷的山色欣赏一番,然后顺便到永庆寺去看看密林掩映的庙宇,就准备打道回府。结果,看时间还早,我便提议再到地处舒溪地界的太平湖国家湿地公园核心区去看一看。文友甚是欣然,油门一踩,不到十分钟的光景就到达了目的地。

    去前,我头脑里凭空想像了许多版本的湿地风光图,最搞笑的是甚至莫名其妙地想到了红军长征时走过的沼泽地。但是,让我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舒溪的湿地风光却彻底颠覆了我先前的任何设想。一下车,我就惊呼:“这不就是现实版的《富春山居图》吗”!文友更是激动地顺着湖岸边弯弯曲曲的山坡小路奔向湖岸边,迫不及待地“咔嚓、咔嚓”地像打连发子弹一样按动着照相机的快门。

    我们的眼前,一片如银河般浩浩的水面由南而北静静地横亘在太平湖两岸青山和田园之间。我们的身边,那条宽阔蜿蜒的舒溪河由西西向东静静地与太平湖融合成一个旖旎的湿地风光带。太平湖的对岸,高低起伏、远近相叠的山峦沿湖变幻万千地延伸开去。舒溪河的两边,浓荫滴翠、连绵耸峙的山脉与山脚水草丰美的滩涂融合成一个多姿的整体。

    如果设想这是一幅山水画,我们便可看到那沿湖徐徐展开的画面上,悠长的湖水波平如镜,碧绿的湖面闪着柔柔的、晶晶的波光,悄无声息地铺展着翡翠般的金丝绸带。粉墙黛瓦的农舍像是画家有意丰富画面色调一样,疏密有致地点缀在山坳的密林之间,丝丝缕缕的炊烟袅袅地升腾着,薄薄的雾障将周围的翠绿幻化成飘逸的旋律;偶有渔舟在湖心轻轻地划过,颇有古韵悠悠的诗意;忽宽忽窄的滩头上成群的鹭鸶有的在悠闲地静立小憩,有的偶尔展翅表演一番轻盈的舞姿,有的干脆在闲步于草地的牛背之上调皮地跳跃着,点啄着,那星星点点的洁白身影,与弥漫的炊烟、游弋的小船一道为一片静谧的翠绿增添了动感的生气和色彩。海市蜃楼般的倒影在水里摇曳着,使我们的思绪飘浮起来,似梦非梦。

    我们的车子在湿地走廊的西边缓缓地向北挪动,如同摄像机平移的镜头,悠悠地扫视着窗外的美景。这正是“景随人迁,人随景移”啊。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总把那移步即景的画面叠印成元朝书画家黄公望笔下的《富春山居图》。那忽而宽阔平坦,忽而九曲徘徊的湖面;那奇峰随改、葱茏叠翠的山峦;还有那云烟掩映的村舍、悠然自得的鱼舟、翔憩闲适的水鸟等等不就是《富春山居图》的再现吗?黄公望的国画是高度凝练的艺术创作,而舒溪湿地却是真真切切的山水画廊。舒溪湿地两岸的景致与《富春山居图》在形质气度上的神合,真的让我们叹为观止,悠然欲醉。

    我很好奇于湿地的生成。太平湖有将近50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绝大部分均为深水区域,为什么偏偏在乌石的舒溪形成了如此优美的湿地环境呢?一了解。原来,这个问题就像把大象装进冰箱里要分几步走一样简单。皆因它是太平湖的上游,除了涨水季节,其他季节都只剩少量尾水,与交汇于此的三条河流形成一道道浅浅的河床,浸润着高出水面的丘陵和滩涂。湿地就在这样经年的蕴育中渐渐地变得丰满而妩媚。

    央视四套有一句意蕴深远的广告词:“大美西藏,心灵之旅”。这“心灵”二字用得可谓贴切至极。现在景区景点多得已经让游客的神经都麻木了,一般的景区,是很难让游客在心灵上产生共鸣、激起震撼的。而在舒溪湿地,我觉得套用这句广告词也许是恰如其分的。要不,我的那位见多识广的文友也绝不会时隔数日又带着夫人去了一趟舒溪。是的,有时间我也会再去那梦幻之地陶冶一番心情。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7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