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谒凤凰城

    循着沈从文的跫音,我终于来了,凤凰!蜚声中外的你,仿佛只为等我,依然在那里,没有飞升。为了这一千年的等待,我来了,并不晚。

    我知道凤凰这个地方是从沈从文开始的,尽管那是误解的“边城”,但我敢说,如果不是沈从文,即便凤凰出了熊希龄、黄永玉这样的大人物,我这样孤陋寡闻的人仍不会知道在我世界之外隐居避世于湘黔边陲的这个小镇。

    寒冬,当北方沦陷在漫无边际的皑皑白雪中,凤凰却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云雾缭绕,更加增添了她的神秘。走近她才能揭开她的面纱。但,走近她,她已不再年轻。

    石板街,历经岁月的打磨,已学会了圆滑处世。她低眉顺目,任凭人们踩踏,用轻柔的歌声回应着游人的叩问,抒发着内心的律动。在这里,古楼风土成为匆匆世外节奏的羁绊,游人醉心于世外桃源和缓的主旋律里。

    如果不是见缝插针的商业化在大肆向古城扩张,这里就会少却很多大煞风景的广告喧嚷。悠长的巷道,商铺琳琅,浓郁的市井气息腐蚀着雕梁画栋。艳丽的商匾门庭和晦暗的青砖古楼形成鲜明的反差,有的甚至就是古建筑上的一块顽癣。它们长在那里是那么的碍眼,加之那步步紧逼的兜售推销使你心绪烦乱……

    然而,既来之,则安之。来到凤凰,不拜访沈从文多少有些失礼,尽管他身后只遗留下空空的庭院和几本褶皱的书卷,但他仿佛就坐在那里,颔首微笑,一代大家风范。直至你确信这就是曾经课本里的沈从文,文学史上的沈从文,凤凰城中的沈从文……当你决意转身离开,沈从文就用他祥和幽邃的目光送你出门,并不挽留。

    在这里,沈从文不仅仅是一个人,更是凤凰无法分割的名号。

    我对陈斗南古宅、熊希龄故居、杨家祠堂并没有显现出多么浓厚的兴趣,他们终究与我初次相识,我看到他们曾经辉煌的宅邸,如今人去楼空,却怎样都想象不出曾经有着怎样丰满血肉的音容笑貌。空楼缄默,它们作为主人曾经存在的见证,也不去争辩什么,历史就摆在那里,任由别人去评说,包括我这无话可说的后来者。

    还能说什么,风云百年,过眼云烟,万事万物都掩不住岁月滚滚的车轮,就像那悠悠而去的沱江,一流就是几千年。几千年,鱼虾都是过客。

    我来了,即便刻意收缓步履,也只不过是凤凰城中行色仓皇的过客,我能带走的也只是一扫而过的风景。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