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醉周庄

    夭夭专门选择这个夏季的夜晚到周庄,她精心挑选了一条古船和船老大,准备夜游周庄。船老大是沈福,也已经过了四十岁,据说是江南首富沈万三的后代。

    夭夭精心打扮了一番,她也四十了。年龄永远是女人的秘密守口如瓶,但是岁月的风霜不近人情在她的脸上烙下了皱纹,尽管保养得不错,但是眼角很容易被人发现。夭夭略施粉黛,轻轻地喷了一点香奈儿,戴上宝格丽眼镜,穿了一件带着牡丹花的大红手工缎面旗袍,她知道周庄年轻俊俏的姑娘也喜欢牡丹,希望吉祥富贵。今晚,这条船她包了,他喜欢古船,喜欢船老大轻荡船橹,悠悠向前的感觉。

    只有夜可以掩盖一切,也只有夜让人无限遐想。周庄的夜流光溢彩,美妙动人。古桥倒映在水中,如梦如幻;水巷不时传来丝竹之声,声声入耳。还有水上的荷花灯,伴随着水波,一闪一闪,飘忽不定。这就是夜的水乡,让人如醉如痴,让人迷乱。

    风儿轻轻吹来,夭夭闻到了万三蹄让人垂涎三尺的溢香;忽大忽小的昆曲小调随风而来,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夭夭一声未吭,双眼微闭,享受着人间美景的慢生活。 船老大沈福一直摇着船,迂回曲折,柳暗花明,沉默不语。西湖有船娘,周庄有船郎,每个人的兴趣爱好不同,但只要坐船人满意,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知足和幸福。

    夏季的夜晚,有了几分凉意,小桥流水人家万家灯火,夭夭觉得自己有些孤单,心里也凉了起来,竞有几分睡意,她强打精神,把身子抖擞了一下,打开了自己从法国庄园买来的波尔多红酒,慢慢品了起来。往事如梦。十八年前,她不到二十,和大学男朋友来到过周庄。夭夭是北方的女孩,有北方女孩的豪气和身骨,那时的周庄,白天人也不多,非常安静,往来的人步子迈得很轻很慢,好像在享受一种软绵绵的时光。

    她从小不喜欢快,懒洋洋的,喜欢安静,直到现在还是早起困难户,什么摇快船,鱼鹰捕鱼等等,她没什么兴趣。尽管看起来她有几分胖,但是她长得很匀称,不需要节食运动。她记得,甜甜的万三花生糕很好吃,三味圆肉馅她不习惯,她喜欢吃素吃面,北方的姑娘生下了就吃面,米饭很少吃。就这样,她喜欢吃甜食吃面,却不胖,一直保持良好的身材,走在大街上,面如满月,裙裾飞扬,几分优雅,几分自信,回头率是很高的,男男女女都喜欢。男朋友的奶奶很热情,请她喝“阿婆茶”。在男朋友家徽派建筑的家中放置一只大龙水缸,在其中积储天落水。喝茶时,要将此水舀入陶瓦罐中,搁在风炉上,用树枝燃煮,沏茶用密封的盖碗或紫砂茶壶,放人茶叶,始用少量沸水先点“茶酿”,后将盖子捂上,待片刻,再冲入多量开水,喝了此茶清香浓郁,甘冽爽口。青花瓷盖茶碗、细巧玲珑的茶盅、高雅古朴的茶壶和釉色光亮的茶盘,还有那些明清的古老家具,都成了记忆。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喝人茶水气人心脾。烟雨江南,碧玉周庄,唐风孑遗,宋水依依。一晃眼,已经十八年了。王宝钏在寒窑等夫薛平贵一十八年靠挖荠荠菜艰难度日,自己十八年呢,远嫁国外结婚生子,丈夫的生意越来越忙一个月很难见几天,自己越来越老了,疑心重重,总怀疑丈夫外边有人,却没有十足的证据;虽说现在对于成功男人来讲,二奶小三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她接受不了,心里永远在抵触,抵触永远。

    现在,她是一名世人眼中的阔太太,有钱有名有姿色,只要是钱的问题一切都能解决,但是,夭夭她觉得太累了。她需要把心放在一个安静地地方去休息,这就周庄。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潆?h。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夭夭记了秦观的《虞美人》。当年他们上的是导游专业,但是夭夭的记性很好,特别爱记古典诗词,她觉得很美。当然,爱情也很美。

    船老大一直摇着小船,慢悠悠的。夭夭也不说话,任凭他走。今夜,在周庄,她把自己交给了这条船,古老的船。要不是毕业不去国外,她或许就嫁到周庄生活在此桃花源了。想到这里,夭夭心里一震,也像这里的妇女,穿上对襟短袄,腰系蓝布百褶围裙,脚登素色布鞋,质朴清雅。但是她不能,她天生就是个尤物,极度自信极度要强,不喜欢世俗平静的生活,父母也不喜欢,跟着潮流留洋镀金去了。男朋友回到了家乡。

    爱情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 如梦睡醒。夜游周庄结束了。船转了一圈,有回到了原地。

    夭夭摘下了眼镜,她要看一下真实的周庄。船老大沈福站在一旁。你还认识我么?恨我么?夭夭说。

    不认识。沈福很平静地回答。我是夭夭。只要你生活好就行。或许这一别一辈子永不能相见。夭夭控制着自己,不让眼了掉下了。

    我知道,从你上船起。你身上的味道。尽管你喷了香水。沈福说。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 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

    夭夭主动去和沈福拥抱,可是他身体冷冰冰的,灯光下,流出了眼泪。不远的双桥,时隐时现;这座桥一横一竖,桥孔一方一圆,在水中倒影,像是古代的钥匙,又叫钥匙桥。

    看来心里的钥匙永远解不开了。夭夭喃喃地说。为了今晚周庄十八年后的拥抱,她竟然脆弱的不堪一击,险些摔倒,碎了,醉了。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