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王城的金木水火土

    金
    牛角号悲凉激越,苗王的城堡旌旗猎猎。他的火枪弹无虚发,他的弓弩百步穿杨,他的刀剑削铁如泥。回首处,金戈铁马,残阳如血。
    千年的抗争,硝烟终究散去。如今马放南山,安居乐业;刀枪入库,铸剑为犁。

    木
    捶牛柱高悬檐下。一道道刻痕,记录苗王的每一次凯旋。时间如漆,刷写着荣光的成色。
    古城静谧,秘密躲在牛皮鼓面的背后。只需一个轻轻的暗号,便有雪藏的千军万马从四面鼓厮杀而出,浩浩荡荡。原来苗王的权杖,已缩身一只小小鼓槌。

    水
    三面环水。水是条丝带,拴住了苗王的虎背熊腰。从此,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多了些儿女情长。
    那曼舞的苗家妹子是苗王城的公主,水一样的腰肢,水一样的长发,水一样的心事。秋波激荡,消泯了千古恩仇。

    火
    举起火把,以火为旗,这些蚩尤的子孙,昼夜兼程,一路向西。这个不屈的部落,从东方富饶的海岸,一路向西,向西。生存的信念,像太阳永不沉没。刀耕火种,五谷丰登,苗王的后裔生生不息。
    歌场上,生一堆篝火,听巫师唱远去的故事;或者看苗家小伙的绝技,把一团火吞下又吐出,毫发无伤,玩水火于股掌。

    土
    苗王站在古城墙上,眺望远近的山野。牛羊现处,风吹草低。祖先的故乡远在千山万水之外,飘渺在传说和歌谣里。
    那就把族群化为一片森林,或者一丛茅草,种进脚下的泥土。千载悠悠,曾经的异乡,演变成今日的故土。茅花茫茫,那是土里长出的乡愁。
    从此以土为根,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