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成为你墙根下的一树牵牛

    苗王城

    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境内15000米的一段狭长流域内,有新寨、满家、地雍、薅莱、国狄、龙塘灯一系列苗寨构成,用以抵御明朝侵军,历史上著名的“嘉靖苗民大起义”就是在此发生。新寨是历代苗王的王府所在地,建于1431年。这里的“城”是以青石为材料构建的集军事工事与居住为一体的,墙中有墙,巷中有巷,迷宫一样的碉堡、兵寨。城堡建在一个半岛形台地上,南、西、北三面是陡峭悬崖,崖下是一条河流,构成一道牢不可破的天然屏障。

    1
    风已尘埃落定,细雨缠绵时候见到你,投合了你的情调,我的心境。

    借居钢筋混泥缝隙之间,一直构想你的模样,闪着琥珀的光芒,陶瓷的温婉。大野之上,一个身长八尺肩宽臂厚的、肩扛五尺大刀的苗王(当年义军领袖,是由苗民推选和公认的。)正在练兵点将;一群鱼正被阳光引领,为苗兵送去弹药和粮草;古韵之下淘洗的女子和罡风之上锻炼的男子,在草标(相约对唱情歌的青年男女用野花、树叶、野草编制的花结,插挂在显眼的地方,有约见和“请勿打扰”的意思。)牵引的婉转情歌里对唱爱情。苗王城,苗王城,在苗王的护卫下的万物该是多么温润、厚重、清逸、阳光。

    第一眼见到你,满脸满身都灌满沧桑,有一种阅穿世事的伤感。

    碉楼。城墙。石巷。卡门。走在其中犹如走进一座诡秘的迷宫,透着原始气息,就像身着铠甲的硬汉,清矍中尽显刚毅,让人永远猜不透他的心思。

    雨天的石巷,静得叫人发怵,仿佛有某种东西即将划破时间的血管而绽放苍凉。没有?N?N的马蹄声,没有飕飕的剑声,可刀光和剑影仍在闪着细碎的波光。巷中藏巷,墙中隐墙,幽邃诡异。寂静里一些鬼魅的声音在游走。一种悲凉回荡在原始王朝糜烂的肺叶。

    仿佛是天宫有意安排,细雨正像琼浆一样如丝般拂弄事物的条分缕析,让潇潇流远的岁月保持清晰的思绪。黑色的天幕下一束火在涌动,被战火煅烧的石头在振臂高呼,被鲜血浸染的泥土在摇旗呐喊。朱厚?械母呓糯舐砗谏??莆薹ㄗ叱鲎圆嫉拿哉蟆?br />

    我不羁的情绪跨上花木兰的战马跟随龙西波(明嘉靖十九年苗民推选的苗王。当年他与另一位苗王吴黑苗树起义旗与明军血战13年之久,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嘉靖苗民大起义”。 )的队伍,跃马扬鞭横跨狼烟。意志在一堵墙之间进行禁锢与反禁锢、压迫与反压迫的博弈……我得控制情感,不能陷入楚歌自刎的情节,坍塌了旧念。

    2
    我不怪你太心高气傲。

    你怀抱青瓷,高昂着头颅在岁月深处逡巡,在逆时光流淌的河里漂泊,疲惫不堪让你无法走出那回流的漩涡。

    一些词语虽然走下锋利的刀口,清瘦中的那份坚硬仍塞满记忆。把疼痛和苦难层层包裹搁置在心脏深层!

    从你的唏嘘中我读出一些情节。

    这么些年,你坚持用自己的方式与前世的背影告别,但总是走不出那场深秋的语言和颜色,甚至自设险隘和围墙。那些钢铁般的青石,翻不过诡秘高深的石墙,走不出悄怆幽邃的蹒跚石巷。

    我知道你扛着太多的厚重,见证了太多的戈壁和荒漠,经历了太多的伤痛和大风大雪。放不下那些有色记忆,让你的心灵无力举起理性的花束。

    其实萧墙下的血腥早在一场帕金森综合症中气绝而亡。明王朝溃落的潮汐早已洗净大野。

    趁萧瑟还没瘦到冰冻之前走出你抑郁的萧墙吧,拣起星月中细密的声音,守住青瓷盈盈的念想。

    3
    把青丝拉成那些厚重的时光,在烽火台上对饮明月,抚今怀古,听你波澜心语。

    你省略了烽烟往事,省略了青石的层层沧桑和黛瓦凹凸的苍凉。带动每一块青石,每一片青瓦在岁月的梢尖完成转换,以细雨的轻柔代替月色,厚重的情感充实季节的留白。

    4
    岁月在深夜一个鲤鱼打挺便到了黎明,阴霾散尽,山河从百废中站立起来,滋长树木、藤蔓、青草、灿烂的花朵。你满头银发挂满从前,看到前面走来一个叫现实的青年,姿态、额颜,似曾经的自己,只是格外俊秀,潇洒。

    风早已掩埋乱象。 清风中明月星辰不再寂寞对饮,天空、云絮不再飘零无依。

    你在如铜镜般温暖的高位上,惜古念今,闲看天地歌舞欢愉,平静如一枚落叶。应一些植物盛情邀约,你沿着时光的皱褶迈着浓重的步子漫步书页,以书签的名义尽一些绵薄之力。

    遇见苗王

    我从雨中走进一座深藏在时间深处的城。

    未见宫殿、侍卫和妃嫔,未见灿烂的霓虹眨着魅眼。只见苗王在河边霍霍磨刀,一会儿与刀说着私密的话,一会儿与刀共歌起舞。

    刀是身披红袍的大鱼送给他的,有轻掸掉首、随指即倒之功。这刀眼睛深邃,泛着凝重不可逼视的光芒,可刺透群狼和鬼怪的心脏与首级。它内心的火焰跃动,无数欲跃的马匹蓄势待发,朝着黑暗深处风卷残云般嘶吼。

    苗王三天三夜磨砺,心灵里的那束火焰举过刀锋。隔着刀鞘,冥糜腐朽的阴云在坠落,闪电和雷霆在树桓间等待牛角集结的号歌。一柄刀的闪亮之间一条河流唱红了整个秋天。

    苗王与刀彻夜商榷。点燃星火冲破黑暗,找回苗区被劫走的太阳、月亮,还有那蓝透了心的天。

    那个黑夜,一柄刀的呐喊擎起大旗在苗民之间游走。一簇焚毁苦难的星群倚着盈满光的水珠切开黑幕。一面薄鼓在苗疆擂响,沉重、恢弘,吞云吐雾,直逼明王朝僵硬的关节。

    当鱼鳞剖开残梦,歃血的刹那我听见苗王血液里的波涛如月点亮云朵,也就是那一刹那他的血液如长虹横空越世。热烈的光焰漫过我涟漪的湖面。

    我随着一尾鱼的鳞波走进苗王的梦。

    从西寨到东寨(新寨苗城以苗王河为界分为东西两城,也称东寨、西寨。)顺着那尾红鱼的游向逶迤而行。点将台上(一座自然凸起的石台,东面一块演兵教场,西面临悬崖绝壁。站在台上,既可检阅兵士训练,又可观察苗王城东、西两兵寨的情况,是一处融自然和人文景观为一体的亮丽景点。),一切言词的高亢和浓烈擎在风里,一些细小的凋零已整理心境。

    拨开雨雾,我看见苗王胸膛葱茏的树桠结满鸟语雀歌,看见前世的鳞片闪闪发光,基因在清澈的河中随流水日益强大。

    太极之恋

    苗王河成S形将几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一分为二,把苗城分为东西两寨,两寨既相对独立,又相互依衬。站在高处观看,整个苗王城的形状就像雕刻在大地上的一幅完美太极图案。

    烽火台上,借苗王之剑拔开混沌之气,一场凄美的爱情图画跃入眼帘。

    云说:原本天地是一对挚爱恋人,遭王母逐散,各处一方永世不得见。

    天把地说成远方,地把天也说成是远方。其实天与地就在一条河的两端,一尾鱼在竹菊吐香的时间里送达它们的情书。

    天把深深的思念写成彩色诗句,连同忧伤和怀想寄一卷清风醉进风雪的情绪,一曲箜篌浸湿泪巾。

    地总是在铺满星辰和月色的河面对着自己深情的眼睛清理节节相思,倚一片竹叶托起缕缕情丝,一节忧伤的笛韵哽咽在喉。

    一日,它们分别化成两尾白鱼和黑鱼,步下云梯,开始爱的追逐。踏着万千星月,终于在新寨可以牵手,却突遭王母玉簪横下一条河。

    嘶吼的狼群与虎豹掀起狼烟,意图让它们的爱恋经受贫寒的煎熬和生死的严酷拷问。

    越是冰封雪阻,它们的爱越是波涛澎湃。踏尽刀山火海,爱情已炉火纯青。

    尽管苗城和苗王誓死守护,驱赶邪恶,终未敌过王母玉簪。两尾鱼依旧地处两级,隔河守望千万年。传说的佳话已然说成阴与阳,乾与坤。

    两尾鱼一生一世追逐。一场呕心沥血的爱恋染绿一河秋水,灵魂轻渡情感。

    一曲箜篌遇笛撕心裂肺的恋歌让人心醉,让人心碎!

    向大地借来一片诗情,把千丝和万缕倚以这方单薄风景!

    只想成为你墙根下的一树牵牛

    把花绽放在你宽厚的手心。让我的脉管流淌你的血色和内质。

    顺着你的江河原路返回你竖在锋刃上的那些岁月,触摸你的心跳,打开你心怀里的海和盐,与你的热望一同潮起潮落,涤洗思和想。

    用你丰盈的柴火温暖我怀中的琴,与我的血液一起沸腾!以热烈的清韵,召唤时代野放的魂!

    我尽力伸长手臂,触摸你深井般眼里的爱和光芒,你山脊般朗硬的脊梁,还有你胸膛里草原的辽阔。

    我尽力垫高脚尖,够接你的坚强和睿智,层次清晰的思想不朽。

    我尽力加深呼吸,吸取你阴阳之精气,滋养我的心肺。纳取山川江河与风云的交响,润泽我的喉咙。让心灵放开嗓子歌唱。

    我尽力拉长视线,越过尘嚣,像你一样独立旷野,沐浴天地灵气和日月星辰的光芒,揽风而舞,对月当歌。

    在这不能挥刀扬马的时代保存一些古典烟尘的光焰。让寂寞的心灵警醒在嘘叹的弦上,打开文字的翅膀,让一些无法逾越青石硬度的情感找一片飞翔的天空,于原始的本性中尽享寂静之大美。

    大湾,吐纳黛色诗句

    1
    站在高高山冈俯望,眼前竟是久违了的光景。情绪如轻云瞬间托起灵感,飞翔般强烈振动。

    青黛瓦檐,把弄流远的光阴,古典的身姿张着阔大的手臂容纳呼啸的风声。

    古楼。阁院。古井。古树。炊烟。鸡鸣。狗吠。说着诗意的语言。

    心向蓝天,内心空旷广阔。时光碎片用粗布裹着铜色的骨头在她的翎羽上排列成一枚枚音符,空灵、纯净、无尘,舞着丝绸般的光艳。荡漾独领风骚的魅力。

    思想柔软如云朵,干净如飞雪。随着春花的情感心动,随着刚劲的大树向上而行,随着幽邃的河流多愁善感,还随着蓄满意志的大地一起呼吸。

    万斛火焰点燃思绪、前额。炊烟在文辞中一次次注进厚重的韵脚,还有那些柴禾和火焰,双手托举蓝天,驻守内心的宁静和光芒。

    张开羽翅,爱意无限扩大。波光潋滟的春绿中绽开巨大的怀抱,旷野之上,种子含情,大地的歌声中爱情阳光澎湃,丰润的疆域浩大生命涌动。爱情结晶在手里诞生,点燃那方内心高洁而世俗的火种。

    2
    世界之大,你却独自深闺孤独,灯红与酒绿整日应酬,造访你的时间挂在月宫梭罗肺叶间忧郁。

    你的心怀淌着流泉,通明如镜,容不下潦草的好高骛远。尽管你以谦卑的姿态随风而行,但我知道你心路是屏蔽世俗喧嚣和光鲜夺目的颜料,内心盛满海潮。

    一个人迎风而行,领着崎岖磨砺大风大雨,齐踝的长裙韵满了经霜的枫叶。一些厚重的事物沿着你的思路走出陶罐,拓宽血液的走向。当你捧着轻盈的灵魂站成风景,一些必然的事物在呼吸中穿越古今,吐纳碧绿的诗句。

    3
    我在一场雨中听到你浑厚的潮音,几多的苦涩辛酸,几多的斑驳和孤独的心语——

    你在断崖上挥泪如雨,倾泻千里,泅渡前世命运的悲苦。

    你被潮汛推到世俗的风尖,不得不抛媚弄眼,射中游客的心思。

    你透明的酮体当着皮鼓被叫旅游的手指叩得脆响,唱着深度诱惑的古歌。

    你用明月和雨露濯涤灵魂,纯碎的风景高昂,任世俗的爱,残酷的求。

    摘下青翠苍茫的一滴露,触接你冰清玉洁的灵魂和楚楚风姿。

    4
    听说你曾差一点搭一阵季风马车走出青涩草地。幸好你没有,一旦走出去,你会经不住飞尘粉饰的折腾,经不住喧嚣的膨胀,经不住雪上加霜的负重,经不住阴阳倒置的磋磨。再也扛不起这方阳光,找不回清朗的明月和温暖的星空,唤不回绿色爱情和亲切简单的灯火。

    打消念头吧,守住你青黛的厚重,世俗纯净的素颜,在心地开垦一片阳光的垄亩,耕犁温暖的意境。用裙角拭去潮湿的辛劳,揽着翠绿的日子,过着洁净而辽远的生活。

    一身银气

    结满银铃的女子,娇美如花朵。

    在青涩容颜转身的光焰中,我看到满身白色的羊,千万只羊一齐歌唱舞蹈,音乐之神擂起鼓点。大地上绽开美艳的奇葩。

    草原和羊群的情思以一种隆重的仪式,呈现至亲、至爱的连接。拥抱。轻吻。饱含雨露精华,尽情绽放青春豪情,一场爱的追逐在牧鞭裙摆上旋起了舞蹈。

    万亩草原弹拨琴弦,银铃的歌声奔腾千里,越过珠光宝气,越过大野,灌醉了牧人,灌醉了秋日野菊。

    羊群抬起高昂的头颅为牧人遮风挡雨,每一只羊的细小情绪都表达一种肥硕的爱恋。

    满山的羊唱着草原牧歌,?{额没了飞尘、没了跋扈的浑浊之气,不必花腔和丝绸,只需牵手河流,沸腾的情绪染绿了山坡。

    拉长日光,张开心灵的情感拥住跌宕的潮,灿烂的光焰一遍一遍刷新意境,映照一株山菊的青葱时光。

    拔节的神韵渐长,于旅人的地平线渐行渐远。只留牧歌余韵和草色清香,让孤独的旅程注满欲望。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