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师与泰籍华人群落

3师与泰籍华人群落"

    在泰国旅游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泰国,中国人多得不得了,几乎碰脸都是,导游是中国人,酒店接待人员是中国人,商店的导购小姐是中国人,饭店的服务员是中国人,就连路边的小商贩也大都是中国人。

    7月3日,我们从深圳蛇口出发,由香港乘飞机前往泰国,在机场迎接我们的导游就是一位泰籍华人。她告诉我们:“我也是中国人,我爷爷是原国民党军73师的。”

    我读过几篇写“金三角”的报告文学,知道中国大陆解放时,国民党的一支残军不愿向解放军投诚,便跨越国境跑到泰国去了。抗日战争中,这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吃过不少苦,打过许多大仗恶仗,可是解放战争后期,他们宁愿逃出国境,也不肯留在国内接受改编,也许,他们坚信国民党能成功地反攻大陆吧,没想到世事难料,几十年过去,他们中的一部分被接到台湾,另一部分便留在泰北,进而扩散到泰国各地,取得泰国国籍,成为泰国永久性居民,还有一部分则成了难民。

    我调侃导游说:“你爷爷是一个军官呀。”我向她伸出大拇指。

    导游尴尬地笑了笑:“哪里是什么军官呀,刚开始都是难民。后来,我爷爷他们帮政府剿灭游击队,立下战功,泰国政府才同意我们加入泰国国籍。”

    导游自我介绍说:“我姓雷,在泰国,不管年轻人还是中年人,都可以叫PP,你们就叫我P雷吧。”

    我问:“P雷,你的祖籍在哪里?”

    P雷回答:“在云南。”

    “你回过云南没有?”

    P雷说:“回去过一次,跟我父亲回去的,父亲他们经常回去。”

    在来泰国之前,我上网查过,全国解放初期,流落到泰北的国民党军队跟缅甸、老挝北部的国民党军残部,曾经把这个世界著名的“金三角”搅得天翻地覆。1962年,根据联合国日内瓦协议,联合国派飞机把在缅甸的国民党军残部运往台湾,那些已经在当地娶妻生子、和当地人融为一体又不愿离开的老兵以及他们的后代,台湾国民党政府也不再对他们负责了。后来这些人还找过台湾当局,台湾当局鼓励这些人学汉语,通过各种途径,把懂汉语的一部分国民党军后代接到台湾就业。那些既不愿离开金三角,又不愿学汉语的人,就只得继续留在金三角,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在泰国会有那么多人讲中文的原因了。

    P雷在讲到他们取得泰国国籍时有自豪,也有遗憾。那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泰国北部的游击队活动频繁,泰国政府便动员这支敢打硬仗的国民党军队帮他们去剿灭游击队。当时,这支部队的统帅是李弥。

    李弥何许人也? 1926年黄埔四期毕业。1936年任江西瑞昌县长,1939年参加昆仑关战役。1940年枣宜会战后,调升为第八军荣誉第一师师长。1944年赴滇西松山战场,打响松山战役,因功升任第八军军长。1946年6月3日,蒋介石夫妇由北平飞抵济南,在空军第九战区司令部设行辕,召见山东国民党军政首脑,李弥以第八军军长身份被召见。

    枣宜会战、松山战役,都是国民党抗战的得意之笔,那么,在抗日战争期间,李弥称得上响当当的英雄啊!问题出在解放战争期间。1948年,李弥任第十三兵团司令官。淮海战役中,李弥奉命支援黄百韬部未果,不久,他的第十三兵团便全军覆没,李弥化装逃到山东潍县、青岛,乘海轮赴南京、上海。后任第十三编练司令部司令兼重编第八军军长,前往闽西、云南征兵。1950年,李弥率部撤往缅甸、老挝、泰国交界之地,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1954年撤往台湾。

    这位昔日的兵团司令,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大军区司令员吧,地位很显赫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把这么多部属留在金三角,如今,给了我们在泰国有很多中国人的印象。从方便旅游的角度讲,还真多亏了李弥这一招,否则,我们在泰国旅游时,怎么会碰到这么多同胞呀?

    可惜的是,跟着李弥败逃到金三角的这些中国人,现在仍有一部分人既没有中国国籍,也没有泰国国籍,只是一群难民。本来,这些帮助泰国政府剿灭了游击队的国民党军人都可以获得泰国国民身份的,但是有些人为了钱,把自己的身份名额卖了,才成了无国籍的人,因此,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不能到泰国内地去打工,只能穷苦度日。这是不是一个悲剧呢?

    泰国是一个旅游国家,中国有13亿人口,随便一个比例的人口到泰国旅游,就会把泰国的旅游景点爆满。7月3日,我们入境时,还不是中国人赴泰旅游高潮,等我们从泰国回来时,机场进港的中国游客就骤然多起来。于是,这批泰籍华人便有了用武之地,我们才会在旅游景点和饭店商店见到那么多中国同胞。

    当然,会说汉语的不仅是泰籍华人,也有一部分地地道道的泰国人,因为来泰旅游的中国人太多,他们不得不加入到为中国游客服务的行列。

    7月8日,我们告别泰国,在泰国机场免税店购物时,真正见识了泰国人普及汉语的程度,几乎每个店面都有懂汉语的泰国人,就连那些年轻的泰国女孩也会一点汉语。在卖烟和酒的商店里,我询问“555”香烟的价格,试着问那个年轻女孩:“你听得懂中文吗?”

    女孩朝我点点头:“会一点点。”

    我再问得具体些,她才歉意地一笑,然后朝收银员一指。我猜想,那位收银员很有可能就是当年73师的后代。

    历史常常跟人们开玩笑,而开着开着玩笑,那玩笑又成了不争的现实。想想看,李弥当年只为一念之差便率部留在了金三角,让那么多人成了无国籍游民,实在是件天大的遗憾。可是,如果不是李弥的任性,泰国政府一下子从哪里找来这么多懂汉语的人来接待中国游客呢,从游客的角度讲,我们到了泰国,怎么会跟在国内一样方便呢?

    7月5日,在前往帕提雅途中的龙虎园,我遇见一位二三十岁的年轻女人,这位女人白净的大脸盘,黝黑的眸子,体态丰腴,梳一条当下中国女性最时兴的马尾巴,讲的当然是汉语。这个女人正在水果摊前招徕顾客,我听她说一口流利的中文,马上指着她说:“你不是泰国人,你一定是从中国来的。”

    那女子温和地笑而不答。她需要回答吗?在泰国,碰脸的都是中国人,她还要回答什么呢?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