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意苗王城

    深秋时节,细雨纷飞,看到苗王城的路牌时已是傍晚。

    路仿佛没有尽头,明明看见了城阁、楼牌、街巷,却总还是疑心没有真正到达。不断打着电话跟朋友问路,四处寻望着,在雨丝和暮色的笼罩下,木楼、石墙、还有那木窗里露出的苗家阿妹的脸庞,带着湿润与宁静的气息,像山间里的一株野百合,清新、天然。

    作为迟到者,席间的饭菜经不起等待,热情略微褪去,唯有来盅老酒才能贴己、暖胃。跟几个好几年不曾相见的老师、朋友围坐一桌,几乎没有推辞,就开始端杯,话也不多,轻轻的碰杯,微微一笑,于是,仿佛这几年的年月彼此都没有疏离。

    夜里的苗王城,极其安静、沉稳,木楼里一丁点声响都能清晰可辨,躺在床上,有一句无一句的跟同室的大姐聊天,在雨打芭蕉的节奏里,陈年的故事像个故人踩着从前的纠葛而来,说的人轻描淡写,听的人字字惊心,悄然把灯关上,生怕看见那从枕边跌落的哀叹。

    早晨,推窗,瓦沟上垂着细密的雨帘。疑心头一晚聊的故事还未走远,带着几分寒气和萧瑟立在草尖,把衣服紧了紧,仍然是冷。

    雨停后,几个文友结伴在城中闲逛,曲折的石板街、古意的石桥、趣味的索桥、层叠的石梯、随处可见的野花野草,这些似乎都还有雕琢的嫌疑,真正让苗王城独具风情的大功臣是那些泥土墙、石头墙、满是青苔的墙,像一页页书简记录着苗王的历史,又一页一页的把各家各户连在了一起,把苗王城连成了一幅展开的书卷。人在书中游,自觉不能辜负,一身素衣,是需的有所点缀,于是在一家卖披肩、帽子的小店里,躲开桃红、翠绿,挑了条卡其色和紫色相间的围巾,跟我身着的同色的风衣竟然也浑然一体。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金碧辉煌的金銮殿,转角处保持原貌的苗王宅子,山上劳作的村民,从集上回来的阿婆,它们不借对方的势力,各自从容、安然、自得于自己的天地。到了中年,才觉得这种品质最为可贵,不被迷惑、不去攀附。

    行走间,所见门户大都是敞开的,有庭院的能见到院内摆放着酒坛,半人高,大肚,贴着红纸黑字“米奶酒”。同行五人,转见一家院内,跟苗家妹子买酒喝。妹子心慈面善,见喝酒的还有女人,面露担忧的神色,酒缓缓满上,妹子似乎还想说啥,但五个酒杯就已空了。甜香的米酒,似乎把头一晚还积郁在心中的故事稀释,寒意消减,看见那讲故事的大姐笑容绽放,暗想只能放在回忆里的人事,尘归尘、土归土,还能提起,大概一切已经释然。

    带着浅浅的醉意倘佯在苗王城,发现一路上的吊脚楼如同兄弟,千杯恨少,喝得头重足轻,正互作依靠。整个苗王城,仿佛都是米酒的气味,甘甜,香纯,没有名字所带来的霸气、压抑,反倒显露出豁达、安宁、平和的气质,一个民族历经磨难,最终想要的不过是安然度日、平静相守。

    临走时,在离苗王城不远的大湾苗寨吃了坨坨肉,又喝了米酒。踏上回程的路,一路颠簸,酒意袭来,昏昏欲睡,恍惚间,米酒还在飘香,朋友们还未散去,苗家阿妹从对面走来,环佩声响,一切都是这个深秋里最美的忆象。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