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水晶阁

    (一)
    过瓦窑河,穿北门街,到东关渡,便见一带如梦如诗的绿水,缠缠绵绵地依偎着一座堆烟耸翠的半岛。人说,那就是水晶阁。

    水晶阁静卧于太乙、文笔二峰之下,头枕江心,碧波环绕。仿佛沉睡千年的美人,依然陶醉于不醒的旧梦。微风徐来,不闻环佩交响,不见衣袂飘飞,只有淡淡的清香弥散在澄明的空气里。又确乎更像一位浣纱的村姑,脚踏江波,默然伫立于苍茫的云空之下,凝望孤帆远去的锦江,守候着一个永恒的梦想和期待……一行清泪洒给无语的江波,荡起一痕忧伤而甜蜜的涟漪!

    当我与水晶阁默然对视的时候,我们的心魂已然沉浸在岁月的沧桑里了。沧海桑田,人的生命不过昙花一现。也许我们总在失去,总在面对生死的别离,总在承受痛苦的重压,但是,只要我们内心深处还保留着一份坚守,还能在生命的旅途执著地前行,我们的未来就会在我们的脚下延伸,延伸到芳草萋萋的天涯。

    水晶阁,一个栖居灵魂的家园!

    (二)
    一艘油漆斑驳的铁壳船,悠然斜倚江岸。多情的江水,轻吻船身。夕晖东移,在远处的山峰上洒下一片斑斓的油彩。那船,那水,连同水中的山光霞影,都融合在静谧的时空里了。一缕清淡的菊香,从陶渊明的田园诗里飘然而来,透过水晶阁上茂密的琼枝玉叶,带着锦江河里清幽的浆声涛影,沁入我宁静的心田,留驻我心灵的故乡。

    撑船的小伙子,穿一身迷彩服,独自在船上静静地守候需要过渡的人。跳上船来,只见他黝黑的脸上洋溢着友善的笑意,叫人过目难忘。倘若不是他一身迷彩散发着现代的气息,我几乎把他当作了沈从文《边城》中那位摆渡的老人。尽管只有我一个人过江,小伙子也不再等候,默默地将船缓缓地划向对岸。他躬身摇橹的剪影,在青山绿水的背景之中,定格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凸显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主题。

    船至江心,但见两岸青山,如画屏一般沿江逶迤而去,在碧蓝的天际朦胧成一抹黛色,把世界描成一幅山高水长、意境悠远的水墨画。我感觉有悠扬的洞箫在我的耳际久久萦绕,有美丽的凤凰在我的肩头翩跹起舞,有流浪的诗人在我的视野动情高歌……我已经不再是自己,只是江中一滴默然远去的清水了!

    不知不觉,船已靠岸,水晶阁就在我的身前。跳下船来,付过2元船费,我便在船工的微笑中,登上江边的石阶,扑入水晶阁的怀抱!

    (三)
    曾几何时,天地造化之功,成就了这一方水土,孕育出晶莹如玉的水晶阁,把日益喧嚣的万丈红尘化作一丝似有还无的轻云,消隐在浓浓的翠色之下。

    据考证,明朝嘉靖年间在此建既济祠,以“东阁禅关”被誉为铜仁外八景之一。历经五百年培植与保护,水晶阁成为一颗绿色的珍珠,镶嵌于梵天净土、桃源铜仁。1957年于此修建外宾招待所,留下几栋俄式建筑。1983年铜仁地委党校移驻于此,增建了不少校舍。逝者如斯,物换星移,曾经香火旺盛的既济祠在历史的变迁中已然化作尘土。水晶阁成了铜仁干部教育的主阵地。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是五百年的机缘,才让我今天能走进水晶阁的怀抱,并将与她朝夕相伴40余天。

    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泱泱华夏,但凡风景如画的幽静之地,大都建有书院,成为圣贤传道授业之所。中华文化,薪火相传,血脉相承,五千年绵延不绝,成为世界唯一的文化奇迹。置身水晶阁,斜倚一颗高耸入云的枫香树,我感觉自己的手中正紧握从先辈手中接过的火炬,耀眼的火光擦亮了我的双眼,也照亮了我的心灵。于是,清风拂面,花香扑鼻,鸟语如歌,一身尘埃已然滑落于脚下,心底涌流的只是求学问道的虔诚!

    夜幕悄然而坠。水晶阁的天空,今夜星光灿烂!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