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是凤凰

    平生最喜欢李白的诗歌,那一种飘逸清新,那一种潇洒浪漫,那一种纵情放歌,真可谓旷古奇有的性情中人。想起凤凰古城,却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了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忽然有一种想吟唱的感觉,于是,嘴唇之间不觉得便化作了李白的声音: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轻读这样的诗句,忽然有一种落泪的感觉,不知是为李白,还是为了凤凰古城的沈从文。是啊,即使到了凤凰古城,到了沈从文的故居,也不免有一种“斯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的惆怅。最是痴情是从文,年少时读过沈从文给张兆和的信,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动,最清晰的还记得这样两行句子:当我起身时,有两行眼泪挂在脸上。为别人流还是为自己流呢?我自己还要问他人。但这时除了中天那轮凉月外,没有能做证明的人。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了多少情书,我不清楚,但是坊间却落下了“情书圣手”的美名。

    然而张兆和也不是就是那么轻易受到感动的人,情痴沈从文的一次又一次的心灵碰伤和一次又一次不懈的追求,不由让我想起席慕蓉的感人肺腑的爱情名诗《一颗开花的树》,那是一首读起来让人怎样触动心肠的诗句啊,为此,我不能不顺笔写下: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我踯躅于从文故居,打量着这位湘西才子昔日的书案,看着发黄的昔日伉俪情深的照片,想象着昔日的张兆和是如何的妩媚动人,气质脱俗。脑海里不自觉的又蹦出了这位才子给昔日美丽恋人的书信:“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是啊!即使光阴再老,爱情也是不会老的。在沈从文曾经凋零的心里,在几百封坚韧的书信里,终于,一代文豪还是打动了爱神?斯的心灵,获得了爱神的青睐。

    眺望着美丽迷人的凤凰古城,我在寻找这对恋人昔日的身影。也许,在悠悠的沱江水桨声里,还回荡着他们昔日谈笑风生的朗声细语;也许,在幽幽仄仄的山间古道上,还留下他们昔日修长美丽的背影;也许,在那千古传奇的悠悠吊脚楼上,还有他们徜徉吟诗赋文的情景。凤凰,优美的凤凰,是迷人的清清沱江,还是耸翠叠玉的凤凰山脉,抑或是那传承了千年的悠悠古韵的凤凰吊脚楼……

    也许这些都是,也许这些都不是,因为倘若这里缺少了沈从文,即若这里再怎样的优美繁华,再怎样的清纯典雅,都会缺少至少三分,甚至五分的美。就像大诗人苏轼于《水龙吟》里所悲伤的春色那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是啊!春天是美好的,凤凰是美丽的,《边城》是绝美的,但是于凤凰而言,沈从文就是那无边的春色。

    我忽然又想起了杜甫的一句名言“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自然,凤凰是永恒的,《边城》是永恒的,而沈从文呢?则是这永恒中的永恒了。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