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蒲州行

    蒲州之闻名遐迩,是源于《西厢记》故事的发生之地普救寺而引人瞩目,还是因了唐代大诗人王之涣的名诗《登鹳雀楼》而引人向往。其实翻开蒲州历史,古蒲州向有“中都”之称,是唐都长安的畿辅重镇。因而,不难想象,这里曾经是街市繁华,人烟阜盛,商贾往来,才子佳人,达官贵人的聚汇之地。昔日的辉煌淹没在历史的风沙里,使得人们淡忘了这里曾经的繁华和雄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于是,在人们的印象中,这里似乎仅仅留下了《西厢记》里的普救寺和《登鹳雀楼》里的鹳雀楼。蒲州故都曾经的辉煌与湮没无闻再一次说明了在与文字的较量中败北的不可辩驳的事实。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有人鼓吹“文学无用论”,侃侃而论自己的腰包有多么厚实,殊不知这是多么的肤浅。

    当这些流传在人们书案,活跃在影视舞台,传承在一代又一代学子口头的文学经典诗文佳句植注入人们的心灵,日积月累,就会渐渐形成人们内心深处精神的故乡,普救寺在哪里?鹳雀楼在哪里?带着这个疑问,人们会踏山勘水一路寻来,于是,蒲州这个重量级词语会深深地烙在人们的脑海。来到这里,人们才会发现,这里其实有更多的文化遗址,有更多的文化积淀。站立在黄河大铁牛的面前,你是难以想象这里曾经是一条连接秦晋交通的水上大动脉。昔日宏伟的蒲津铁索桥就是用它们作为栓桩稳定而成。而如今的黄河早已改道,历经兵燹,昔日的蒲津铁索桥早已毁灭,然而沉睡在黄河泥沙里的一千多年前的黄河大铁牛还会向你讲述一千多年前的辉煌历史。想象着当年的人们如何踏上这座固若磐石的铁桥在波涛汹涌的黄河水面之上迎来送往,交流贸易,婚嫁迎娶;也想象着当年庄严的皇室队伍如何威风八面,仪仗严整,旗帜烈烈,到这里来巡幸。是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汹涌澎湃的黄河改道已骤然使曾经的铁索大桥荡然无存,也使这些曾经威风显赫的大铁牛沉入河底,然而,岁月终究掩盖不住这里曾经的辉煌,眼前的黄河大铁牛就是历史的明证。

    是的,在这座渡口城市的不远处,应该还有一座让千年以来人们惦念的名楼——鹳雀楼。想象一下,当年的王之涣就是站在这座宏伟的楼阁上眺望滔滔不息的黄河水,仰望一轮渐渐西去的白日。于是,他骤然慨叹,吟出一首千古绝唱: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从他沛然流淌的诗句里我们可以想象到当年的鹳雀楼是多么的宏伟壮观,高耸云霄。而鹳雀楼也自王之涣一吟咏,于是骤然就与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一样并驰天下。于是,紧随其后,文人墨客纷纷慕名而来,留下了大量的诗文名篇,书法珍宝。于是,栉风沐雨的雄伟蒲州城便愈加厚重,像一本古老的经卷,它散发出浓郁的书香气息。如今,在人们的殷殷期待下,慕名已久的鹳雀楼于是重新矗立在了黄河岸边,矗立在了古老深厚的蒲州大地上。是的,在它的旁边,应该是巍峨壮观的固若金汤的蒲州城池,可惜,它的存在只能保存在可贵的经卷里面。

    当我踏上这块慕名已久的土地,我有十分的欣喜,又有十分的凄然。因为,昔日鹳雀楼旁边的浩荡黄河水已经远去,在今日黄鹤楼的旁边,是一大片又一大片青青的稻田。是的,对于古老的文化情结我们可以矗立这么一座纪念碑式的复制品,却永远也无法还原那里古老的辉煌和繁华。但是,从这里我们依然可以体验到古老蒲州大地的唐风宋雨,元明清古韵,而那些存留的蒲州古迹也依然不甘心地在向我们诉说着这里的悠悠历史,文化传承。

    耳边忽然飘来一阵蒲州梆子的唱腔,那是河东河西两岸人民曾经迷醉的精神乐园。蒲州,你有无穷的美,你有我笔端倾洒不尽的故土情怀……我想象着,在不远的将来,你将会呈现出你自身更多更美的文化价值,姑且再让我写下对你的赞美:大美——蒲州,我的精神故乡!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