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魅力的凤凰古城

    2011年11月初,在庆祝建党90 周年的日子里,我们陕西宝鸡市文艺界一行7人,在瞻仰了湖南韶山冲毛泽东的故居之后,即乘车前往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管辖的凤凰古城。下车时,天已黑,凤凰古城灯火辉煌,不宽的青石板铺地的街道上,只见两边卖木捶姜糖的门店极多,生意人热情大方,邀我们进店,伸手掰下一块块姜糖让品尝,并说你们来凤凰古城玩,就带一点凤凰城的土特产回去,姜糖香、脆、甜、辣,可以暖胃止咳。我瞧古城的小街虽不宽,但较为阔绰,灯火色彩不同,相互掩映,让人目不暇接。在街后边小广场的入口处,有一面砖砌的不大的照壁,正中间是国家前总理朱?基题的“凤凰城”三个大字。笔力苍劲有力。

    这一夜,我们在凤凰古城小街上的一家宾馆下榻,共同感受着这儿湿润的带点儿酥香的空气。凤凰古城,这个让我大半生遐想和思念的地方!唐代刘禹锡有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湖南湘西的凤凰县,为什么这么吸引我呢?就因为这里人杰地灵,贤达辈出。如: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熊希龄、文学大家沈从文、大画家黄永玉、歌唱家宋祖英、企业家李李烛尘、悉尼奥运会53公斤级女子举重冠军杨霞等。我清楚记得,在我国国民经济三年困难时候,我读初中。寄宿在一个农民家里,每天晚上,我饥肠辘轳,但我被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深深地吸引住了。我捧着书细细品读。边城,那个在20世纪三十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在沈从文的笔下,被写得是那么深刻,入情,浪漫,它向人们张扬了湘西人家的乡土文化、民族风情和纯真爱情。书中写的小溪和茶峒河码头的情景,让我联想到我的故里龙过村码头。我的家在陕西兴平县的龙过村,那儿也有一个码头,叫龙过村码头。据说,东汉光武帝刘秀登极前曾从那儿渡过渭河,所以村子就叫龙过村。龙过村码头也格外红火。每日,渭河两岸无数个村子的农人,熙熙攘攘,肩挑背扛,在码头上云集,乘木船从渭河上来来往往,呈现出一片繁忙鼎盛气象。读《边城》,我思想,在这些稠人之中,也一定有如老船家外孙女翠翠那样美丽乖巧的女孩子,有船总顺顺的大儿子天保和二儿子傩送那样的小伙子,他们因为都看上翠翠,为娶翠翠为妻,把决斗输赢变成赛歌的故事。我一边在看书中的人物命运,一边于眼前流过我故里码头的多个人物形象。书中的翠翠,是那么乖巧、美丽、懂事理,孝敬爷爷,行动中深藏着对湘西大地的热爱。我钦敬,大作家沈从文在《边城》中。没有简单地编织一个爱情故事,而是用大量笔墨,向人们展视了神秘的湘西土地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和地域特色,介绍了茶峒人的乡土观念和忠厚品质。我不断用笔在文字下描红,记录那些我喜欢的句子。现在打开书,还能看见当时在书上画出的痕迹。这里,请允许我摘录描写茶峒人品质的几段:

    小溪码头的船总顺顺,“虽然脚上有点小毛病,还能洇水,走路难得其平,为人却那么公正无私,一切都为一个习惯所支配,谁个船磁了头,谁个船妨害了别一人别一只船的利益,照例有习惯方法去解决。运用这种习惯规矩排调一切的,必需一个高年硕德的中心人物。”

    写乘船人付钱和船夫拒收的情节更是动人:“白日里,老船夫正在渡船上同一个卖皮纸的过渡人争持。一个不能接受所给的钱,一个却非把钱送给老人不可。也似乎因为那个过渡要送钱气派,使老船夫爱了点压迫,这撑渡船人就俨然生气似的,迫着那人把钱收回,使这人不得不把钱捏在手里。但那龙舟拢岸时,那人跳上了码头,一手铜钱向船舱一撇,却笑眯眯的匆匆忙忙走了。”

    文中像这样的描写,还有多处,写得都很动人。不是见钱眼开,而是见钱见利拒收,这些在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生活百姓的可贵品质,在当时困难的情况下和现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是多么可贵!

    小说中描写的这一幅幅图景,让当时刚抹去红领巾的我,十分兴奋。我认为,大作家写乡愁中的每一个故事,每一隅讲究,都无不浸透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历史文化。沈从文在写边城人的盛大节日时, 有一段描述:“边城所在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是端午、中秋与过年三个节日。三个节日过去三五十年前,如何兴奋了这地方人,直到现在,还毫无什么变化,仍是那地方居民最有意义的几个日子。”

    正是在看龙舟大赛的热闹场景中,船总顺顺的大儿子天保和二儿子傩送,分别暗暗地看上了翠翠,才演绎出了那么深长悠远的动人故事。对于端午节人们站在河两岸吊脚楼的窗子前,争相观看龙舟大赛的情景,作者都写得细腻动人,茶峒的乡下人一方面为划船的汉子呐喊助威,一方面为自己所站的位置计较,心里又各有所想。作者不惜笔墨,对茶峒人过节日的这些描述,带给人们一种美的享受。

    这一夜,我躺在古城小街的宾馆里,同我的文友热议沈从文的《边城》和其他小说、散文、自传等。大家知道,沈从文是一位多产作家,青中年时代就写了40 多本书,是中国现代著名的文学家、小说家、散文家和考古学家,而《边城》则是他的代表作。这本书,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排名第二,仅次于鲁迅的《呐喊》。《边城》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独特的风土人情,借船夫少女翠翠的纯爱故事,展现出人性的善良美。

    由于《边城》的美学艺术,才使它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才使他在中国人民群众中和世界多个国家影响巨大。啊,在约四十多年后,我终于来到了我梦想中的凤凰古城——这个出生和养育大作家沈从文的地方!凤凰古城,即湖南省湘西自治州的凤凰县。清早,大街上不见乱奔乱停的小车,青石板铺地的大小街道湿漉漉的,地上微微发黑,不见嘈杂,不见喧嚣。饭后,我们即去参观凤凰城里的多个名人故居。

    凤凰县城里,有多座明清时代木质结构的宅院,似乎都较小,未见我想象中的阔绰大院。在中营街,一个有着木质两进格子门的瓦屋前,我看见房下正中上部的黑底牍子上,悬着浅白色的五个大字“沈从文故居”,我们从一个偏门走进,但见这是一座小四合院,靠东面的一间瓦屋,就是沈从文小时读书的地方。瓦屋的外墙壁上,有一面较大的窗子,窗下是一张黑暗的书桌。墙上的玻璃镜框里,陈列着沈从文似在看书的半身照,他目光下垂,额头鼓鼓的,放着亮光。镜框里还有沈从文写作的遗稿,书桌及笔墨纸砚遗照。墙上一个稍大点的镜框里,是沈从文在美国一所大学演讲时的近照。沈从文高高的个儿,穿中山装,显得十分潇洒和精神。我在这张半身照片前凝思。我想沈从文那饱满的天庭里,真是知识的大海呀!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封建中国,他能在外国大学的课堂里讲课,是中国人的荣幸!

    从这间房子走出,同上房、侧房相间的小四合院上空,天是那么洁净,蓝天白云。我思忖,就是在这个小院里,小时的沈从文,比较调皮,他跑进家门喊叫肚子饿了,要吃饭。妈妈还以为他是从学校回家了,不想他逃了学,在街上看了一天木偶戏,书包也给弄丢了。但爸妈待他好,老师待他好,他后来懂得了知识的重要,从此努力学习。在这座院子里,他一定十分快活地玩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吮吸着祖国文化的乳汁,才速速地成长起来。

    在凤凰古城的文星街,我看到了门楣上镶着金色大字的“熊希龄故居”。这位小时候被称为“神童”的人,曾是民国的总理,他倡维新,办报纸,兴学堂,办慈善医院,救死扶伤。毛泽东曾给他以很高评价,周总理称赞他是“袁世凯时代的第一流人才”。这位中华奇才,原来也是从凤凰古城的这座四合院走出的呀。

    我们还参观了近代朝廷走出的几位宰相的宅院。我想,凤凰县城正是因为走出了这么多的贤达,才使其名声大振。凤凰城人相信“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古训,多少代人孜孜不倦地汲取祖国的传统文化精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一氛围,是与其他地方景观大大不同的。

    下午。我们下了县城中间的沱河,搭乘上一条小木船。木船不宽,船身细长,是沈从文书中描写过的方头木船。一条船上,可搭乘30至40人,划船者是一位穿大领对襟短衣和百褶裙的苗族女子,她的头饰美丽耀眼。女子荡了浆,船便在沱江上悠悠前行。沱江在凤城状如弯弓,水很深很平,是沈从文书中描写的“河水变成绿豆色”,两岸的山峦,郁郁葱葱,黑影倒映在江水中。我们四顾,看见沱江的两岸尽是吊脚楼。这里的吊脚楼,不是一层、两层,有的高达四、五层,木质结构,古色古香。头戴璨灿头饰的苗族女浆手问我:“你看过〈边城〉书吗?每年端午节,这儿可热闹,你们来看看多好啊!”

    大家听了不由鼓掌,齐说好。有人还对空中喊:“凤凰城,我们还会再来!”两岸也在回应;“凤凰城,我们还会再来!”凤凰古城下的沱水,是绿豆色。天上的一片片白云,就在那绿豆色里氤氲,氤氲。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