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行者——沈从文

    他从长满了虎尾草的梦境中走来,他把这梦写成了湘西。有人说有了他,才有了湘西;有了他,才有了凤凰。

    世人看见了他的才华,他的柔情,我却明白,他一直是一个孤独的行者。

    他诞生于一个动乱和变迁的年代,诞生于群山环绕边疆僻地的孤城。封建的阴影并没有因为地处偏僻便遗忘了这里,他在艰难中成长。贫穷与落后并未绊住他的脚步,他知道他必须从这里走出去,才能开始他自己的人生。他继承了一个军人后代应有的生存自由精神和生存奋斗精神。他明白生存就得奋斗,唯有这样,人才会进取,才有朝气,才有活力,才有真正的人生。

    于是,他这个“乡下人”带着奋斗与自嘲的情趣,孑然一身走进了都市。小学的学历是掩盖不住他的洋溢之才的,真正的千里马总会被伯乐发现。胡适先生相中了沈从文,他走上了讲台。台下几十双眼睛,前所未有的紧张感,让他乱了方寸。随之而来的是其他老师狂轰滥炸式的批评:“沈从文这样的人是做不了老师的!”学生的质疑、同事的轻视、舆论的狂潮如同洪水猛兽向他扑去。他只能一个人去体味已经足够悲壮。教书不行,是自己经验不足,可以谅解,但与此同时,他在文坛上也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郭沫若、鲁迅、钱钟书等这些几乎是当时中国文坛领军式的人物亦对他进行“轰炸”,说他的新文学根本是反动文学。甚至连他曾经帮助过的作家丁玲也和他反目。

    那时他几乎站到所有人的对立面去。

    事业的挫折,创作的窘境,旧友的背叛,像大山似的压到了他瘦弱的肩膀上,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要说他真的做错了什么,只怕是他太认真,太有才华,太付真心。他以一颗赤子之心待人、待事,却陷入了孤独的境地。但是他明白这些苦难的种种得他一个人去面对,他必须一个人,坚强地走下去。

    于是,他再一次走出了困境!就像当初他离开湘西时那样,决绝又满怀深情。他亲眼看着自己的作品在文革中被焚毁,他却轻松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处之泰然——他在痛苦中开花,他是真正的行者。

    时间最终肯定了他——他的才华,他的为人,他的赤子之心。世人终于重新审视他独自行走的魄力与价值!正如学者金介甫这样告诉世人:“可以设想,非西方国家的评论家包括中国在内,总有一天会对沈从文作出公正的评价:把沈从文、斯特恩、普洛斯特看成成就相等的作家。”

    他是孤独的行者,他独自一个人行走在充满质疑和猜忌、斗争与妥协的路上,这条路通往梦里的湘西……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