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弦拨动心不老-诗人贺敬之黔北旅记

    乙未年小满第二天,雨水来来去去。这天下午,一条船在澄澈的黔北清溪河慢悠悠逆流而上,诗意向前。这里看不到夏日的影子,世界被碧绿包围,春潮荡漾。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坐在船上,面带微笑看着窗外耸立的山峰、苍翠的两岸,时而向身边的人打听关于河的情况,时而默默点头。谁会想到,这位如邻家爷爷的老人就是我国著名诗人贺敬之先生。

    李发模先生把我带到贺老的身边,一番介绍后,贺老让我同他坐在一起,然后紧紧握住我的手。之前,李发模先生向贺老汇报了我是冒着大雨,从几百里外的地方赶来的青年诗人。

    小船仍然向前,贺老问了我的创作情况,我简要作了汇报。贺老谦虚地说,这几天见到了不少贵州诗人,贵州诗歌发展状态喜人,心中很高兴。你们年轻人都是我的老师,你们要好好创作,好好工作,希望在你们身上。

    同船中,许多人都在说着贵州话。贺老说:法语是说给情人听的,西班牙语是说给天使听的,你们的方言是说给朋友听的。说得满船的人都笑了起来。

    不知不觉,我们已在清溪河上泛舟一个多小时。其间,贺老还站在船头,让我们给他和青山绿水合影。

    从清溪河回来,我们在青杠塘一家小餐馆就餐。贺老兴致很高,与我们喝了两杯小酒,他说,你们不要一一来敬我的酒,我也不回敬你们,大家统一喝。

    次日一早,贺老的秘书通知我们,贺老起床了。昨天晚上,我和柳秘书沟通过,希望贺老能给我的书题词,没想到贺老欣然答应了。走进贺老的房间,慈祥宽厚的贺老坐在一把木椅上,他面前的木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稀饭。我对柳秘书说,吃了再题吧。柳秘书连说没事没事,贺老总是先工作后生活。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和纸,贺老问我,题什么好呢?我向他扼要说明了我的想法。贺老先是题写了“马晓鸣诗选”几个字,然后他幽默地问,要不要写上贺敬之三个字啊?我说当然当然。此时他又抬起头来问我,有没有小一点的笔,我马上找出了一支签名笔,他签下了”贺敬之题”。他得知石阡仡佬族民歌《情姐下河洗衣裳》风靡全国,是贵州民歌的代表之一,于是便题了“情姐下河洗衣裳””。第三幅字题的是“寿星遍地 石阡探秘”,这是我将要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题这一幅时,他题了两次,第一次题写好后,他拿着左看看右看看,可能觉得不满意,就再次题写……贺老一笔一划地写着,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用了近十分钟,贺老才题写完三幅字,此时,桌子上早餐食物的热气明显少了。

    耽误了贺老用餐,我感到很内疚。手捧贺老的三幅墨宝,贺老《西去列车的窗口》中的诗句一下涌上心头:“”我不能、不能抑止我眼中的热泪呵,我怎能、怎能平息我激跳的心头……”

    此别,不知何时再相逢?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