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人家

    苍茫的群山,紧依相连。茅坪,这个2230人口的小村,就零星偏处在峰峦耸立、峡谷深幽的林子里。他们白日闻鸟啼,夜间听山泉,在恍若隔世、远离尘嚣中守候着这遍青幽而宁静的净土。

    茅坪,是我现在近,是我童年近而远的故乡。那时候去外婆家这里是必经之路,这里的山,好似母亲背,但我多数是在母亲的背上睡着的。这里的山和人,在我的睡中里一片空白。而今,三十年过去了,重新走进她,这里的原生态和勤劳的人们,让多情的潺潺的溪水,在一路清澈的流淌这个地方纯朴的美,让我带着一颗敬畏的心重新走进她,像走进我多年不曾见到的母亲一样。

    阳光从林子里照下来,那色彩斑斓的光柱,闪耀在青瓦木屋上,像千丝万缕的线,织成大山里让人陶醉的图画,在微微的清风里带着树叶的清香,洒在行人路上,给这个冬天最美的温暖和人们生活的惬意。

    我坐在龙强村长的车上,车在山沟里一路朝着深处蜿蜒,眼往窗外看去,惊呆了:一壁一溪一瀑布,一林一处一人家。一老一少一前后,一歌一笑一朵花。牛在田垄里眯着眼刍嚼,像在唤醒冬眠的土地讲着将要耕耘的心里话;羊在峭壁上,像挂着摇摆的钟。这山里的景,美得无法表达。

    车行驶在山顶,广袤逶迤的群山尽在眼前。侧目眺望,山峦中的寨子,从屋顶上升起的炊烟,在静中缓缓地流动、缓缓的组合像一匹绣织的布,把它平铺在山与山之间。这是哪家乖巧的少女绣织的呢?把山绣织在画上,把村寨绣织在云里,把人绣织在青翠里,我是在苗寨吗?不,我是站在锦绣的画里。

    我迫不及待的跟村长说:“村长,停车、停车!”我站在山顶上,多情的微风从空阔的地方吹来,像吹来整个将要看到的春天。我的相机随着村长的手指,瞄着一处山里人家,咔嚓一声。两边青山,中间一朵云,这是我一直想要的、阳光里盛开的奇葩。我问村长:我相机里的人家,他家是谁?

    “他叫吴书文,是我们村连任三届的会计,为人厚道,财政分明!”

    在我和吴会计面对面的交谈时,他笑容的亲切、言谈的远见、深邃的眼神,不亢不卑的严肃,这和他相依的大山一样,和他的村庄一样,有着人文风情的纯朴,如泉水般的清澈见底,讲出他心中要讲的话:

    “在前些年,偷盗的事,唯数界牌和茅坪,现在没有这样的现象,创业的创业,打工的打工。更重要的是,沙坝河乡本是一家,没有族别观念,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你来我往的好友和亲戚……”最后,吴会计又说:

    “路搞好了,方便又快捷,不像原来那样肩挑背驮,赶一次集,沉默里干瞪着眼一路上两头黑。现在是一路欣喜、一路歌。养殖业也在跟着时代中的信息向前奔。现在我们是站在茅坪看世界,坐在家里看信息!”

    是哦!这新时代的信息,让人感慨:山里阳光/心在清新木叶上飞扬/晶莹剔透的露珠/闪亮溢人心脾的芳香/惹乐了鸟儿歌唱/衔着春夏秋冬阳光/满山飞翔。泉水丁冬/是万物生长的力量/响彻美丽苗乡/一点一滴汇成小溪/涓涓流淌/在村庄间荡漾/向沙坝河乡/赴锦江/再向海洋。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