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尔班通古特:树枝状的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树枝状的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树枝状的沙漠

    每次到乌鲁木齐,我都有继续向北,去看看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强烈愿望,想亲自去感受照片上那些神秘的树枝状沙丘是怎么回事。多年后,我终于有了这样的一次机会,深入到古尔班通古特腹地约40公里的“引额济乌”工地,圆了多年的夙愿。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位于北疆准噶尔盆地腹地,四周高山环抱,地形闭塞。主要由霍景涅里辛、德佐索腾艾里松、索布古尔布格莱、阔北布和阿克库姆等几个沙漠组成,面积4.88万平方公里,仅次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列我国沙漠的第三位。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从外围向盆地中央呈现有规律的地带变化:山地、丘陵、冲积砾质戈壁、下陷盆地沙质荒漠。由四周山地产生的河流向盆地中心汇流,形成向心水系。

    当飞机从乌鲁木齐到阿勒泰,从空中看到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如大地上的一幅巨大的图画,道道黄色斑块组成或宽或窄的条带,镶嵌在褐色的大地上,像自由伸展的树枝,更像是大漠的血脉,有主干也有支脉。

    其实那一条条黄色的条带是长达数十公里的沙垄,垄间的褐色是被结皮、地衣和一些低矮植物固定的沙面。这些沙垄高度一般在10—40米不等,高大宽阔的主沙垄组成了大地上的“树干”或“主动脉”,主沙垄两侧的次级沙垄组成“树枝”或“支脉”。除半固定沙丘的顶部有摆动沙脊的特征外,丘体很少移动。

    沙垄的排列因地区不同而受风向的影响也显著不同。西部受西北风影响,沙垄多作西北—东南走向,垄体较平直,呈线状延伸,并有倒向的新月形沙丘;在中部和北部因受北西北风和北东北风作用,沙垄沿着其合力的方向,大致作南北走向,分布密集;在西南部除受西北风作用外,也受东北风和邻近山前地带性风向的影响。因此除沙垄外,丘间地上还有次一级沙垄的分布,有沙垄蜂窝状沙丘的特征。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属于中亚西风环流影响下的温带沙漠的一部分,也是我国干旱区唯一以固定和半固定沙垄为主的沙漠。相对于其他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生物种群丰富,荒漠植物生长良好,生物结皮广泛,原始沙面较为稳定。除上述突出的树枝状沙垄外,固定的丘间低地和沙丘下部面积在80%以上,它们正是我从空中看到的那幅图画里的褐色部分。

    是什么原因在这样一个近于荒芜的沙漠里造就了这片充满生机的褐色大地呢?

    虽然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年降水量与巴丹吉林沙漠相当,都在l00毫米左右,但多为冬天的降水,降雪会有300毫米厚。在风的吹刮下,在沙丘洼地形成的20毫米以上的积雪可长达3个月之久。同时,冬季西北寒流入侵加之盆地的“冷湖效应”,使沙区的季节性冻土最大深度可达170厘米以上。积雪和冻土能够对地表形成有效的保护。当春季积雪融化时,又正逢雨季(4—6月降水占年降水量的40%左右),因此沙丘有着较多的水分,对植物的生长非常有利,植被覆盖度可达20%以上,这对沙丘的固定起着很大的作用。

    那年我们是5月初进入到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虽还在多风季节,却没有风沙扑面而来的感觉。这缘于积雪与冻土的消融加之较多的春雨,较高的地表土层含水量一方面能有效抑制沙面活动,同时会对沙漠区植物的存活起到重要作用。在古尔班通古特风沙活动的盛行期4月,这时沙面却会有良好的植被覆盖,特别是早春短命植物形成明显的层片,85%左右的沙垄表面在4、5、6月平均覆盖度分别为13.9%、40.2%和14.1%,而乔灌木和长营养期草本植物不足10%,因此短命植物是这里稳定沙面的重要贡献者。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广泛存在的生物结皮,这对稳定大部分沙漠地表起着决定作用。苔藓结皮、地衣结皮、藻类结皮和藻类-地衣结皮依次分布于垄间低地、沙垄中下部、西坡上部和东坡中部。风洞实验结果表明,在风速每秒25—30米的条件下,未经扰动的4类生物结皮均未发现沙粒起动和地表风蚀现象;而对应的裸露沙面在风速每秒8.42米的作用下即可起动。

    古尔班通古特沙丘形态主要为沙垄,占固定、半固定沙丘总面积的80%,且以玛纳斯河东岸和马桥河东岸最为典型。在沙漠东南部奇台以北地区,风向逐渐转为西西北,沙垄也作西西北—东东南走向,那里较宽的丘间地呈现着树枝状特征。

    显然由于气流的影响,古尔班通古特沙垄的排列由北至东南有着明显的弧形转折。而流动的新月形沙丘及沙丘链仅分布在东北部的阿克库姆和东南部霍景涅里辛沙带的最东端,在丘间地也生长有梭梭等植物,在沙垄的上部,由于风速的加大和粗糙度的减小,使得沙垄中上部成为沙子活动较强的区域。所以沙垄的运动表现为垄顶部的沙物质在两侧来风的交替作用下左右摆动并顺脊线方向延伸。于是造就了大片沙漠为灰黑色结皮固定,只有沙脊线为流动和半固定沙漠的总体景观。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