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两千年,只为去看你

穿越两千年,只为去看你

    环顾四周友人,清明节三天假要么认真回乡扫墓,要么索性畅快玩乐,像我这种专门找个王墓跑去瞻仰的,也算奇葩。在盗墓小说一纸风行的当下,一座没被盗掘过的王墓显得多么卓尔不群,所以非常有必要向广大墓葬文化爱好者“安利”:广州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南越国第二代国王赵?之墓。虽然和北京的明十三陵等陵墓“大咖”不可等同而语,但在岭南地区,南越王墓已属独领风骚者,其历史文化价值不可小觑。

    南越国往事及赵?其人

    清明节广州丝毫没有阴冷萧瑟的“应节”氛围,阳光灿烂到让肌肤快燃烧起来。和友人坐车先到了广州的中山纪念堂,然后爬上旁边的越秀公园(羊城八景之一,建于越秀山之上)围观了广州的标志性雕塑“五羊石像”,从山上下来不远处就是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和越秀公园仅有一条马路之隔。

    据说,两千多年前在岭南建立第一个封建王朝的南越王赵佗(即赵?的爷爷),曾在越秀山筑起“朝汉台”,还曾于此盛情款待汉高祖刘邦派来的使者陆贾。不过,赵佗的陵墓今尚不知在何处,倒是孙子赵?的陵墓离他曾游玩设宴的越秀山咫尺之遥。

    虽然以前常和北方朋友开玩笑自嘲“我们南蛮子”,但其实我对于百越之地和南越国的历史浑然不知。参观博物馆正好了解一番南越国的来龙去脉和历史故事。

    作为秦朝著名的宗室将领,赵佗于公元前219年奉秦始皇之命挺进岭南地区的百越之地,直到公元前214年岭南终于划进大秦版图。随即秦王朝在番禺(今广州)设南海郡治,下辖番禺、龙川、博罗、四会4县,委赵佗任龙川县令,后任南海郡尉。秦朝灭亡后,公元前203年赵佗起兵兼并桂林郡和象郡,建立了以番禺为王都、占地千里的南越国,自称“南越武王”。公元前196年,汉高祖刘邦派遣陆贾出使南越,劝赵佗归化汉朝。公元前195年,在陆贾劝说下,赵佗接受了汉高祖赐给的南越王印绶,使南越国成为汉朝的一个藩属国。公元前137年赵佗去世,其后代续任了四代南越王,直到公元前111年南越国被汉朝所灭。至此,南越国历五代,共93年。

    赵?是赵佗的次孙,南越国第二任君主(因赵?的父亲早亡,赵佗去世后由孙子赵?继承王位),公元前137年至公元前122年在位,号称文帝。和赵佗励精图治、“和辑百越”等美名相比,赵?似乎是一个较为平庸的君王。据载,这位在广东土生土长的君王性格软弱、贪图享乐,同时又体弱多病,公元前122年因病去世,年龄43岁左右。司马迁在《史记》中叙述赵?当政时有这么一笔:“瓯骆相攻,南越动摇。汉兵临境,婴齐入朝。”这说的是赵?继承皇位不久,就遇上闽越侵犯南越,于是他上书汉武帝求助,汉武帝派兵讨伐闽越。此举虽让南越国不用大伤元气,但也使南越国直接受制于汉朝中央。后来汉武帝让赵?赴京朝见,赵?恐一去不归,遂称病不去,转而将儿子赵婴齐送到汉武帝身边当侍卫达12年之久。其懦弱无能由此可见一斑。史书中的赵?难免刻板或走样,而陵墓中的出土文物则是更直观、生动的补充。

    南越王墓今安在

    1983年赵?之墓的发现可谓轰动一时,是中国1980年代重大考古发现之一。陵墓发掘时,出土文物中有“文帝行玺金印”一方以及“赵?”玉印,从而证明陵墓主人的身份。这也是迄今岭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随葬物最丰富、唯一饰有彩绘的石室墓。

    据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资料介绍:南越王墓劈山为陵,从象岗顶劈开石山20米,墓室主体按挖竖穴的方法构建,东、西耳室掏洞而成,整体平面呈“士”字形。墓室座北朝南,南北长10.68米,东西最宽12.24米,建筑面积约100平方米,选用粗加工的750多块红砂岩筑成。墓室共有7室,前部有前室、东耳室、西耳室,后部有主棺室、东侧室、西侧室和后藏室。前室石门南端有一4.12米外藏椁,椁南为斜坡形墓道。整个陵墓的设计非常讲究,出土的文物也颇为丰富。前部前室四壁和顶上均绘有朱、墨两色云缎图案;东耳室是饮宴用器,有青铜编钟、石编钟和提筒、钫、锫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盘等;西耳室是兵器、车、马、甲胄、弓箭、五色药石和生活用品、珍宝藏所,尤其珍贵的是来自波斯的银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炉和深蓝色玻璃片。这些文物证明,南越国早期或更前年代广州已与波斯和非洲东岸有海上贸易。

    后部主室居中,为墓主棺库主室。墓主身穿丝缕玉衣,随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为“文帝行玺”龙钮金印,此外还有螭虎钮“帝印”、龟钮“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赵?”玉印等。殉葬者共15人,其中东侧室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1枚;西侧室为厨役之所,殉葬7人,无棺木,室后置猪、牛、羊三牲。后藏室为储藏食物库房,有近百件大型铜、铁、陶制炊具和容器。

    考古专家指出,赵?之墓的发现对研究南越王墓的形制、结构以及南越国的丧葬习俗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并为寻找南越国第一代王赵佗的陵墓提供了线索。此墓未被盗掘,完整地将两千多前的文化信息展示给今人,墓中的15个殉人及出土的1000多件(组)珍贵随葬品,对于研究秦汉时期广州地区以至整个岭南地区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汉、越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具有重大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是岭南地区汉代考古的断代标尺。

    博物馆主要分三大部分:一是赵?之墓原址;二是出土文物展厅;三是陶瓷枕专题展厅。参观完王墓,便是欣赏出土宝贝的时光。之所以喜欢逛博物馆,是因为那种感觉实在太像时空穿梭,能邂逅那些比我年纪大N倍的文物是多么有缘的事!

    赵?之墓中的“文帝行玺”金印被称为“镇墓之宝”,因为它是中国考古发掘出土的第一枚帝印。不过,在玻璃展柜里这枚“镇墓之宝”看着倒没有多么惊艳。所谓外行看热闹,整个博物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赵?的丝缕玉衣。当然,这件珍贵的玉衣出土时是散乱的,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木乃伊状的玉衣是后来根据专家的研究还原的。赵?似乎十分喜欢玉石,在出土的文物中有众多玉石饰品。赵?的四位夫人的饰品也颇精美别致,从饰品的大小、样式和数量等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右夫人的地位最高,古代的等级制度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赵?之墓的出土文物外,博物馆还设有杨永德伉俪捐赠的陶瓷枕专题陈列馆,现藏陶瓷枕多达400余件,制作年代由唐迄民国,以宋、金为主,数量之多、品质之精、窑口之广在国内同类收藏品中均属罕见。这是我头次看到瓷枕,边看边不禁大发感叹:古人真的用这玩意作寝具吗?不会落枕?当杀人凶器倒挺合适的。但必须承认,瓷枕上的装饰相当美丽。查了下资料说陶瓷枕最早是陪葬的冥器,后来真是作为日常枕具用呢。还有朋友告诉我瓷枕应该是有治疗颈椎病的功能,对此我将信将疑,因为这太超乎我的生活经验,古人都是练过功的吧!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上到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对“身后事”都非常重视,讲究“入土为安”。从这个意义上看,赵?是幸运的,其陵墓历经两千多年仍得到较完善的留存,供后人凭吊。也许在历朝历代的君王中他是碌碌无为的一个,然而如今人们透过博物馆的展厅和橱窗,想象着他和他所生活的一切。能被后世所铭记,这不正是帝王将相孜孜追求的吗?

    不过,和“生前求荣华富贵,死后求流芳千古”的人生姿态相比,我更欣赏陶渊明对于死的高贵态度和对于自我的举重若轻。他的《挽歌(其三)》有云:“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四面无人居,高坟正?B?i。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馀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