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沱江的光影里

    凤凰从没有在时间流失中消隐它神秘的气息,尽管日复一日的光阴淘洗将她变得喧哗、浮躁,商业气息开始弥漫于街角巷尾,但古老的青石板上仍有往昔的灵魂和记忆在流淌。

    她是那样温存的一个小镇,很多年后,许多人仍会回来寻梦,吊脚楼、古城墙、姜糖香、栀子花,一抹让人心动的笑脸藏在小城柔情的光影里,藏在吱呀推开的一扇木门后面……

    初夏,一场大雨把凤凰的山洗得青翠碧绿,把石板路洗得明净透亮,也把清新洗进这个光闪闪的下午。古城的青瓦飞檐安守在沱江两岸,倾听着哗哗的流水声。一群群苗女打着花伞,把从山里采摘的野花扎成一只只美丽的花环,兜售给沿途过客。


    凤凰没有丢失她自然的天性,她是一个可以把花环戴在头上行走的浪漫之城。临街店铺张开双臂,像一个个野性少女,所有色彩都装饰在漂亮的裙子、围巾和五颜六色的彩珠上;蜡染铺织就蓝白相间的梦幻国;白银屋打造传统的活色生香;姜糖店漫延甜蜜柔和的爱意。这里充溢着鲜亮的生活质地,新楼旧屋编织着时间亘久的经纬,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

    当我在潮湿的青石板上无声走着,雨嘀哒嘀哒在头顶低语。渐渐地,我的神思恍惚起来,这种朦胧就像山腰升腾起的雨雾,无所不在,无所不入,于朦胧中我看到过去一些纷乱的形象、一些模糊的景物、一些暧昧的光,如同老机器放出来的旧幻影片,充满了温暖、怀旧的情调:

    “登船时已是傍晚,远处山峦失去轮廓变成苍翠,沱江成了一块有细纹的翠玉,宛如对面的青山也融化在水流的深处,是诗情画意的背景,使她的心也变得异常柔软,那时他坐在船舷边,很黑,沉稳着不说话,然而有微微的笑容,像将来未来的晚睛,她见他的第一眼只听见心里流淌了哗哗的水声。在渐行的船上,无言地对视,她看他的眼睛觉得也许他的心也在慢慢熔化,但始终一言不发,仿佛要将一个秘密守到天荒地老。”

    这是很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凤凰的一场际遇,那时古城还是清净的小街,沱江流水丝一般滑过心田,因为城中氤氲的气息,因为年轻,所以一见钟情地爱上一个路过的年轻人,古城演绎着童话故事里的美好相遇。

    等我再度到达沱江时,正是黄昏,雨变成了一股轻烟,从北城头望向沱江,一抹轻雾笼罩江面,江边吊脚楼的红灯笼正一盏盏点燃,光影升起,江水幽暗,一朵朵伞花流动在古城的小街上,想起旧事,感觉心底正慢慢地化开了……

    我来凤凰原本并不是要寻梦,只是经过,但是在某个角落,我却不期然地经过了过去保存在古城光影里的一段旧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少时喜欢李商隐《锦瑟》中诗句,并不知道诗句中隐藏的沧桑和叹息。

    当年沈从文先生在《边城》结尾写道:“到了冬天,那个圯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浮起来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很多时候,我们都活在不断地失去中,每当我们经历一段生活,就遗失了另一段生活。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和时光是两种不同的事物,越来越少的是时间,越来越多的却是时光,是时光堆积在我们心里——越来越多的记忆。

    古老的城墙见证着漫长的历史,见证着人来人往,见证着喧嚣和宁静。古老的沱江把流水一样的情感带到我们心间,又从我们心里取走,想起从前的车马船声,想起今天的繁华成为我们心里的硬伤,想起岁月的长河,静静地在凤凰城一条条石板街上流淌。

    弥漫在古镇空气中看不见的忧伤气息,那是时间行走时留下的一道看不见的裂痕。是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清碧的沱江水也为我的灵魂染上苍凉的颜色。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