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落屯一瞥

    这座山峰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云落屯。对于云落屯,我认为它总有一层神秘的面纱笼罩着。因为小时候,我曾听爷爷说,古时云落屯下,若逢天旱水涝,五谷欠收,贫苦人家只要将借条贴于屯壁,然后焚香祈祷,放置在屯脚的箩筐里就会凭空装满米谷。穷人向云落屯借米,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村民便以为云落屯住有神仙。因有仙人施谷,渐渐便演化成《仙人借》这个动听的故事。我听了这个故事,曾经激起过许多奇幻的遐想。我似乎总在想,云落屯上,那些施谷的仙人,到底长着个什么模样?这些年来,我总试图解开这故事之谜,可无从下手,且找不着头绪。其实今天看来,自云落悬棺被考古学家发掘之后,葬于西晋的这些早经风雨剥蚀的棺木里,住着的应是我们的祖先。而祖先的后代,为了守护好祖先最后的归宿不被世人惊扰,于是导演了一出《仙人借》,真可谓用心良苦。

    小时候,也曾听爷爷说,古时的一个夜晚,神仙天灵相公骑神马一匹,自梵净山宴饮归来,神马奔驰力乏,行至松江河畔,即伏地喘息。天灵相公小憩片刻,正欲挥鞭起程,不料雄鸡报晓,东方发白,神马受旭日金光照射,紧闭双目,收拢四蹄,竟     化作一方巨石,平地突起,后来竟谓之云落屯。“天灵相公”在松桃大地上,也被称作“天雷尚公”,其实应准确地称作“天龙相公”。松桃并没有神仙,只有幼通道术,死后被奉为神的“天龙相公”。也就是载于方志的宋朝开宝年间当过平头土司官的杨再从。其墓在正大营将军山,即今天的松桃大兴中学后面。将云落屯附与神仙结合成动人传说,流传至今,亦很有趣。

    而云落屯的历史身份,真正有据可考的,源自《松桃厅志》:云罗屯,城西南二里,形如天马,头尾高而中凹,四面石壁高百余丈,顶宽平,可容万马,仅有两小路可上。”这该是云落屯见诸史籍的开端。后有诗云:仙岩高矗绝攀跻,中有幽人遂隐栖;古柏四围联碧汉,青溪一径上丹梯。浣花濯锦川江近,暮雨朝烟楚岫低;点缀蛮方成胜地,风光无限入诗题(见清宋酤祜《云罗耸翠》)。”果勇侯杨芳也有诗描述云落屯:屏蔽西南半壁天,登临身近夕阳边。晚霞淡抹山光活,新月平铺黛色妍。试问妖氛何日静,非兹保障几人全。二桥锁断双江水,动我禅机作隐贤。(见《秀山县志》)。”双保的《云罗耸翠》我曾见过两种版本:蓼皋南望耸云罗,黛色苍茫野趣多。翠叠群峰环洞口,青迥一水抱山阿。百年争战余衰草,一棹渔舟漾绿波。可是封     侯兴王地,四围形势郁嵯峨。(见《秀山县志·地志第一》)。”另一版本见《松桃厅志·卷之三十一》:蓼皋南望耸云罗,翠色苍茫野趣多。远叠群峰迷古磴,回流一水抱山阿。昔年战垒余青草,此日渔舟漾绿波。

    可是封侯兴胜地,四围形势郁嵯峨。”这些记载详实地记录了云落屯,为云落屯的存在提供了充足的历史证明,从而让云落屯成为一方名胜。但我们从《松桃厅志》、宋祜、双保的诗里可发现一个细节,古时称作“云罗屯”,而今天何时称作“云落屯”?已无从可考。或许有人觉得,云落”比“云罗”更有诗意,取“云落”之名,有何不可。

    云罗屯也好,云落屯亦罢,反正今天已是世人到松桃休闲或旅游的一大去处。

    因为它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以及独特的自然景观,为我们提供了心动的选择。

    也许有人会追问,云落屯或云罗屯这个称呼究竟源于何时?这个追问仿佛是一个谜,我曾行走于松桃的山山水水,试图寻找出它的答案。

    我探寻过神形逼真的猫猫屯,流连过风景迷人的侯溪屯,走过新屯,去过矮屯,都曾寻觅出一条惊人相似的历史信息。我想,云落屯的由来应是与这些历史相关联,这或许是历史总为我们于某个地方开了个窗口吧!    时间指向1795年正月,即乾隆六十年正月。正当湘黔边境苗民准备“逐客民,复故地”时,在距松桃县城四十里一个叫大寨寅的地方,一个名叫石柳邓的英雄率先举起了义旗。据史料记载,当时还是松桃厅的一个遴选书办(相当于今天的文秘之类的一个小小职员)的果勇侯杨芳,他新年之初到小寨营的一个苗百户即石老三家拜年,石老三酒后将石柳邓准备起义之事告诉了杨芳。杨芳作为当时清廷的基层公职人员,听到这一消息,无疑会料想到“造反”、叛乱”这些影响到社会安定的情况发生。他闻讯后大吃一惊,又怕消息不够准确,于是正月十四这天只身潜往大寨寅探听虚实。不料在大寨寅被放哨人发现,当即逮住。杨芳只好假说自己是赶场过路,而自己又是石老三的亲戚,放哨之人看在石老三的情面上只好将其释放。这一放,进而加速了轰轰烈烈的乾嘉苗民大起义。

    杨芳连夜赶回松桃,向守城都司孙清元密告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孙清元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以为苗民作乱,这还了得。

    于是在正月十五这天,挑选精兵三百,于当天晚上偷袭大寨寅。许多无辜村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丢了性命。后来一个叫罗允荣的人曾经这样记下了这段史实:十六日,至其地即分兵四布,以火弹毁其巢,杀毙受伪命者苗男女各数十人。”一个小小的村子—— —大寨寅顷刻间受到如此惨烈的摧毁,村民就这样白白地失去了生命,村子就这样土崩瓦解。寨子里的勇士,后来被敬为英雄的人—— —石柳邓不得不带领苗民起来反抗。

    自石柳邓于十六日因大寨寅被袭而逃出大寨寅之后,火速联合了凤凰的义军头领石三保,不过十日,便以“以牙还牙”的方式,将战火烧至松桃厅城。《松桃厅志》记载:二十七日,烧城东麻阳街;二十八日,烧云罗,寨柄、土屯、平城;二十九日,围被难者于云罗屯,”秀山县志》也有这样的记载:乾隆时苗乱,土目杨秀柏连引居民数千家,结屯于此。及松逃城陷,流血满郊,独此为安壤矣。”据说当时石柳邓围攻松桃厅城,城内居民便爬上云罗屯,据屯扎守。后来《松桃厅志》这样记载:苗众围屯三昼夜,为云雾遮蔽,不见人影,各散去,全活生命二千余口。”是云落屯这座形如马鞍的山峰,救了两千多条生命。

    如今每每路过松桃县城,我总会抬头仰望云落屯这座山峰,心头同时为之肃然起敬。因为它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它像一位勇士一样屹立于松桃这片土地。然而,它又是一座普通的山峰,默默无闻地挺立着,与周围群山构成了松桃这方独特的自然风貌。而云落屯这个名字或许也和猫猫屯、侯溪屯等屯一样,也是乾隆六十年因避战乱,时人乃在山顶修筑一屯,因而得名吧。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