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游不厌梵净山

百游不厌梵净山

    名著因其博大深精,令人百读不倦;梵净山因其高大巍峨,风景无边,令人百游不厌。

    梵净山昂首武陵山脉,雄镇云贵高云,横亘大西南,俯瞰云梦荆楚;绝乌江,挽长江,壮三峡,势出峨眉,气指天门,遥呼泰山,神合黄山,堪称五岳之宗。

    名著不可一日读完,名山不能一日游尽。

    我第一次登梵净山,那时的梵净山还是藏在深闺的处子,早上8时到护国寺,看到这里的高度已与前面的山山岭岭平齐了;仰望梵净山上的棉絮岭,巍巍峨峨高入云天,第一次惊讶于大山之高大了!那时护国禅寺大雄宝殿还未修建,沿着千百年来人们朝山拜佛走过的羊肠小道,从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登上棉絮岭,犹如登上天门,仙景洞开,如临洞天福地。对面更加高大青翠的莽莽凤凰岭,睡佛一样悠悠然地坦着大肚,神情怡然地含笑面对着新金顶入迷似睡。山上之山的老山又高出众山一层,如中天翠屏,遮风挡雪,一壁不知何年何月被月牙挂断,豁然中裂,鬼斧神工,造化峰奇石怪,绝景迭出。老金顶摇而气定,蘑菇石危而神固,新金顶耸而中分,翻天印仰而有度,万卷书叠而别致。如此美景,令人耳目新奇,叹为观止。

    走在绵延曲折的棉絮岭上,阳光明媚,山深谷空,白云缭绕,如同天马行空,身轻如燕。新金顶高耸九天,双手抓牢铁链,一步一步从悬崖小道上小心攀登上去,到达峰腰,上部突然中开,仅容一人通过,顶上有石拱天桥飞跨,险中出奇,奇中生境;两指峰巅更有释迦佛殿和弥勒佛殿,如巍巍天宇,俯瞰天下。令人景仰、崇拜。头重脚轻的蘑菇石,看去风都能吹倒的样子,却稳稳当当地屹立山口,风大雪猛的当前,千万年不倒,真令人惊叹不已!我第一次上梵净山,真不敢相信,我土生土长的地方竟有如此神奇伟大的名山!不久之后,我选择了从黑湾河登梵净山。黑湾河是名副其实的黑幽幽的河谷,两面大山高莽入云,原始森林严严实实地密密覆盖着大山坡,直抵河谷,茂密的森林,令阳光无法直达河谷。由于当时索道未修建,游人较少,走在湿漉漉的公路上,都显得森戚戚的,走了无数弯弯,都好像没个底。

    终于到达鱼梁后,开始登万步云梯。石梯沿着山梁子,高低起伏,曲折通幽,抵达镇国寺。因山上的森林实在太过于茂密了,在登云梯的过程中,无法看得更远,只能从枝叶间隙看到对面山坡的一片绿或一朵云彩;余了,就只能用心去听山谷泉流的回响,远远近近鸟儿的啼鸣,和各种天籁之音。到达新金顶脚下,方看到金顶高耸蓝天,斜阳靠近金顶了,化出万道光芒。

    这次我们是在山上唯一一家客栈住宿,观赏天黑前的落日和天亮时的日出。远方的云海将群山掩藏了,铺展开来,如厚厚的海棉一般承接着团团圆圆如满月的浅红淡紫的落日,余辉柔和地透出云边,彩霞满天,似道别了光辉灿烂的历程。翌日清晨,穿上棉衣,直到蘑菇石前,寒风劲吹,刮在头重脚轻的蘑菇石上呼呼直响。我们依着蘑菇石观赏日出,黑莽莽的山岭如巨大的苍龙,在白云中隐隐约约的显现和盘曲,突然从龙身上闪出一道光芒,顿时霞光万道,一轮红润润的朝阳,如美丽绝伦的仙子撩开轻薄的面纱露出红扑扑的脸蛋一样,光彩照人。

    这灵异的光彩,与我第三次登上梵净山老金顶时,从云彩中看到的佛光,有异曲同工之妙。梵净山的佛光,真是可遇不可求,行无定踪,影无恒状。在老金顶,新金顶,在古树旁,在高崖上,有缘者皆可遇见。色呈五彩,光照四方,我心有佛,自在中央。如莲花,似朝阳;妙哉奇哉,心净方能到堂。

    回程,走到棉絮岭,眼前全是杜鹃花的海洋。这绵延十里的莽莽棉絮岭,原来高高低低的多是杜鹃,石板路的两旁,花团锦簇的杜鹃花,热热闹闹的在五月惠风里盛开了。她们似乎比梵净山西麓的石板寨和团龙一带三四月杜鹃花要开得迟一点,当山下的杜鹃红红火火,这山那山地竟相开放的时候,这里的高山杜鹃正自等待时机,蓄势待发。我们来得正是时候,他们正迎着惠风心花怒放。红的如火,白的似娟,紫的如霞,美丽极了。她们迎风而舞着,会心而开着,开心地唱着,那轻飘飘地飞出喉咙的充满着青春激情的歌声,仿佛随着结队的爬坡云,洁白的鸽子云,在梵净山间悠悠的飞翔起来了,盘旋起来了,回荡起来了。

    梵净山,一个极致的美丽的世界,让人百游不厌!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