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水浸泡的周庄

    第一次知道周庄是和一个号称“江南首富”的人联系在一起的,对于富人我向来没有太大的兴趣,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老是记不住。后来周庄的名气越来越大,被称为“梦里水乡”,在影视剧里也约略看过一些场景,古桥古宅还有门前桥下的流水,感觉真是很美,于是一直心向往之。

    今年三月终于得以成行。启程前一天晚上上网搜索了一下,看到网友有的盛赞周庄的美丽,有的则说周庄商铺林立,就像一个大卖场,这让我对周庄更多了一分好奇。

    到达周庄的时候已经很晚,景区的大门早已关闭,无缘见到夜晚周庄的我们只好在外面找了个地方住下。第二天一早洗漱完毕用过早餐便直奔景区。买了门票后因为不认识路,一直走在周庄的外围:宽阔的道路,绿色的花果树木和菜蔬,好一派田园风光,空气也特别清新,只是难得见到个人,安静是安静,可也不免让我们狐疑:刚才在售票处明明见到一辆大巴旅游车装了满满一车的游客,他们上哪去了呢?路边几幢别墅式的民居后面有一大片湖水,水倒是水,可那也不是我们印象中周庄的水呀。

    于是请了个导游,她很快将我们带到景区。人声鼎沸起来,我们也终于置身于真正的周庄,窄窄的街道,一边是水,一边是老房子,我正痴痴地望着这水发呆,导游把我们带进了一幢老房子。我漫不经心地跟随着,忽然听到一句“轿从门前进,船自家中过”顿时来了精神,也开始感觉这老房子与我以前见到过的老房子很不相同:在我的印象中,老房子大都高大幽深,奢华却给了一种沉重压抑感,而这老房子虽也是个大户人家,房子也挺大,房间也多,但不论是前厅后厅,还是书房和琴棋室,置身其中都给人一种简洁明亮的感觉。来到后院,果然见到了一条河道,其实看起来比水沟宽不了多少,水中有红鱼,像个鱼池,但旁边却停着一只小船,这水与外面的水是相通的,导游说主要用于运送物品及防备火灾战乱之时逃生,很实用,可这“船自家中过”又是怎样一种情境?也许只有周庄的人才想得出,也只有在周庄才有可能。水边是个后花园,面积不大,有假山石林,均小巧别致,恬然幽静。我还发现这老房子的前厅后厅的正中贴的都是一幅山水中国画,这和我在别的老房子中堂见惯的升官发财或者长寿图是多么地不同,它还有书房和琴棋室,诗书味很浓,也许因为这张厅的主人是个官宦人家重视读书吧,我想。接着走进沈厅,这个沈就是周庄大名鼎鼎,号称“江南首富”的沈万三的“沈”,不过这房子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后人所建。厅的正中依然挂着一幅淡雅的山水画,那大大小的大理石屏风则给我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不仅在前厅后厅显眼位置摆放了据说是挡住财气外泄的大屏风,还在墙面上制成了条幅画样式,甚至连每张椅子的后面都镶嵌了这样的屏风,这些屏风远远看去我开始以为都是山水画,走近细看才知那些我眼中的“山水“竟然都是大理石上的天然纹理,这该是多么珍贵的石头?主人的富裕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但是却没有一点在别处富人家的珠光宝器中感觉到的刺眼和沉重。每间房给人的感觉依然是简洁、明亮、安静,没有专门的书房却有间私塾房,想起开始在外围参观的沈万三故居,那更简洁,几乎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只记住了“沈万三”这个多年前就听说过的名字,还有那仿真人雕刻的私塾先生和念书的孩童——他也有间私塾房,这些都和我想象中的”江南首富“相距甚远。关于他的发迹有很多的传说,最有名和有趣的可能要算“聚宝盆”之说了,还和朱元璋及修建明长城连在了一起,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利用周庄水利之便大力发展海外贸易,甚至在被发配到云南后仍然致力于发展商贸的经历。周庄的老房子和它的富商都给我一种与记忆和印象中迥然不同的感觉,还有周庄的人并不姓周,最出名的富商也是姓沈,据导游说周庄原名贞丰里,因为曾经有个体恤百姓的相当于现在镇长的旧时官吏,免除了他们的赋税,人们为感激和纪念他而把改称周庄的(回来后上网查找才知是周迪功郎将庄田13公顷捐给全福寺作为庙产,百姓感其恩德之故),这周庄名称的来历也与想象中如此不同,这也许都是因为这门前的水?周庄是一个被水浸泡的古镇,走到哪里都有水,都有桥,我们在岸边看周庄是这样的风景,到水上看,这周庄又会是怎样一种模样呢?

    于是我们登上了小船。上船后我才仔细看这周庄的水,不算宽的河道船行得却很顺畅,水也不是清澈见底的那种,甚至感觉有些浑浊,很绿,但却不是一潭死水的那种让人恶心的绿,而是一种很自然的绿,它的浑浊好像来自它的肥沃和深度。我故乡的小河河面比这宽阔,水也比这清澈,但却没有船,至少我从没在故乡的小河里见过船,故乡的小河是在村外环绕而行,周庄的河道却是在村子中间穿过,甚至紧靠房屋,这河道也不是一条道走到底,它像岸边的街巷一样,纵横交错,所以你可以在水上到达周庄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可能比在岸上走还要快,这不就是水巷、水的街道吗?我们乘着小船,行在水上,岸边的老房子和游客还有那在白天不怎么显眼的红灯笼都变得生动,成了眼中的风景,我想我们开始在岸边看水看桥时,坐在船上的人可能也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眼中的风景吧。不只是如此,穿行在这纵横交错的“水巷”中,我感觉岸边的一切仿佛都被我们这身边的水所怀抱着,像我们在水上的飘浮、行进一样,它们也在水上飘荡着,它们都是从这水里游上岸的精灵,就像这水里的鱼,我们也多想像鱼一样在水里自由地游走呀,最早的生命不就是来自水里的吗?那一座座小巧别致的石拱桥此时变得更加娇美,这一座座单个看起来并不显得突出的小桥和这些纵横的河道连在一起立刻呈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如果没有这些桥,行在这水上该有多单调,周庄的美也会大打折扣,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陈逸飞(著名的旅美画家,双桥因他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而出名)“我爱双桥,我爱故乡(周庄)”的含意了。

    下了船走在周庄的古街上,两旁果然是商铺林立,但它也给我一些新鲜的感觉。这里的画室特别多,卖的都是山水画,都是周庄的风景,油画、国画都有,我更喜欢国画,尤其是那种黑白的水墨画,买了一幅小的摆放在橱里。珍珠是很多景点和商铺以及定点购物场所都能见到的,但周庄店铺里的珍珠却和那些活生生的蛙壳摆放在一起的,让人眼前发亮。

    回停车场的路上,我们见到了沈万三“水冢”,但除了字牌外空无一物,旁边有一池水,问导游,她说周庄的人都说沈万三的墓葬在那水底,但至今都没有找到。竟然把墓葬在水底,看来,沈万三和周庄的人都想做一尾水里的鱼。

    阳光明晃晃地照过来,被水浸泡的周庄在我的眼前闪着鱼一样的光芒。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