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开又将若何-曹植墓前的遐思

    岁月黯淡了你的青春,浮沉掩不住你的风采。逾千年的邂逅,谁能想,我的第一次鲁西之行竟来到了鱼山–一个海拔不足百米勉强可以称之为“山”的地方,与你来一场不期而遇的相逢?莫非这是你感应到我的仰慕而暗中引导所致,抑或是冥冥之中缘分的力量使然?

    鱼山有幸与你结缘,从此鱼山与你名扬千古。站在你的墓前,我的思绪并不寂寞,穿过云淡风轻的过往,追随你穿越到了1700多年前战火频仍、英雄与才人辈出的汉魏之间。一代枭雄你父曹孟德,骁勇善战,足智多谋,却一生爱才如命,你曹子建才高八斗,风流倜傥,随父东西南北征讨无数,惯看了刀光剑影,寻常了冰霜冷月,此时的你意气风发,本欲依此盛开,到时子承父业,武功文治,开创曹魏新基业,奈何你才子气太浓,任性而为,放浪不羁,“关键时刻掉链子”,实难托重任,渐渐失宠于你父,从此你花开的轨迹无可奈何地发生了偏移,你的“而立之年”终于没能立起来,偏废在29岁的年轮上。

    曹植,你若依你父为你铺设的理想盛开,你就不是曹子建,也就不是为人津津乐道的陈思王,那样也许中国历史上会多一个名叫曹植的不作为的皇帝,在中国文学史上却肯定不会有名留千古的《洛神赋》的缠绵与情寄,世人难觅美丽多情的洛川女神的仙姿美态,更不会有《七哀诗》的才敏与悲悯,上演那场情同手足却兄弟相煎的无可奈何。

    此刻,站在你的墓前,在为你的政治生命略抱不平的同时,我竟暗暗庆幸历史成就了一个与你父兄齐名的曹子建。应该感谢你兄长把你徙封到黄河岸边、泰山西麓、鱼山脚下的东阿为王,从此中国历史上多了一个千古留名的东阿王曹植曹子建。

    想当年,尚未“不惑”的你在此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完成了你人生走向“不惑”的转变,在此创作的梵呗音乐至今为佛界所津津乐道,古今中外影响深远。你41岁时移封陈王,不到一年时间忧郁病逝,遗嘱葬于东阿鱼山,从此与东阿结下了千古奇缘,从此你在东阿大地上与你的“八斗”之才,千古传奇,永留千古!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