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德里满是白色的房子?

为什么马德里满是白色的房子?

为什么马德里满是白色的房子?

    在马德里的市中心,有一个区叫奥地利王朝之马德里。这是这座城市里我从小最爱的一个区。我喜欢到处走走,迷失在安静的小路中,或者坐在路旁看小孩儿踢足球。我喜欢回忆小时候。

    旅行帮我们保持年轻的心,不过当我这个流浪者回到故乡时,我能感到她在衰老,我希望看到这个城市有跟我小时候一样的魔力。在马德里市中心,我常常对着白白的老房子发呆。马德里有很多通体白色的楼。发呆的时候,我喜欢回忆我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二十多年前的时候。

    回望也是一种旅行。

    我喜欢在晚上看这些白色的老房子,因为它们会被月光染成银色,就像巨大的珍宝。晚上的白色老房子是我对马德里最好的回忆。

    曾经有人跟我说,马德里之所以满是白色的老房子,是因为16世纪的时候西班牙有一个国王来自奥地利,他建了这些楼。16世纪的时候旅行到奥地利还不太容易,这是国王把奥地利带到马德里来的方式。他觉得白天的白楼像奥地利的雪山反射着阳光,晚上它们就变成像星星一样的镜子,让马德里有更多的星星,就像奥地利山上的夜空。

    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不仅出生在马德里,一个景色迷人的城市,而且我爸爸还教会我怎么看最美的马德里。

    我爸爸也是一个旅行者,但是他所属的那个年代跟我们现在不一样,他们年轻的时候没有机会旅行,出国很难。那时我爸爸想到一种旅行的方式,就是在他的房间里看书。他第一次出国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

    他通过别人写的故事旅行,后来他有机会出去旅行,但他还是相信听故事才是真正的旅行。一个小孩儿在他成长的过程中,需要通过旅行或者听故事才能形成这个世界的概念,所以那个时候我很幸运,身边有一个人明白讲故事的重要性。

    周末爸爸会带五六岁的我在马德里到处走走。早上,游客还没完全出门的时候,我们去市中心,按我们奥地利王朝之马德里的传统吃马德里的“油条”。我非常喜欢这个传统,它让我们的城市很特别。

    我记得特别清楚,不过那个时候我把它当作是开玩笑,爸爸说中国也有油条,这让我很诧异。那个时候我对马德里很自豪,我真觉得我们的城市是最漂亮的,最好的,有很多其他地方没有的东西。爸爸说我们可以爱我们的城市,但是我们要有一颗灵活的心,理解外面也有和我们一样的东西,甚至还有更好看的,更好吃的,这样我们就会有旅行的渴望。

    那个时候,“中国”听起来是世界上最远的地方,对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来说,比月亮还远。爸爸会趁机讲故事:龙,皇帝,漫长的丝绸之路……之后我们再吃油条,会有一种神秘的感觉,一种旅行的感觉,可能同时间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也有人在吃这样一个东西。我开始想,可能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大。

    后来我把这个故事忘掉了,等第一次来中国旅行,这段回忆涌上了心头。

    周末吃完油条后我们继续走,爸爸会讲一个王曾经把奥地利带到马德里来的故事。我天真地问:“一个人能把一座城市带到另外一座城市?”他说:“当一个人思念他的故乡,就能做出了不起的事。”从那个时候起,我看着那些白白的老楼,就会想起马德里的那些故事,如果没有这些故事,白楼就是普通的白楼。

    小孩儿都有旅行者的心,渴望着智慧。“爸爸,这个王怎么会觉得白楼会反射星星的光像镜子,难道他不知道马德里没有星星?”爸爸笑了,“大卫,马德里不是没有星星,是大城市的星星比较腼腆,只会在你不看的时候出现。”

    从那一天起,我的城市的夜空满是星星。我会经常仰观,试着看到它们。虽然看不到,但是我知道它们一直在。

    马德里有一个地方,从那里能看到马德里最美的日落。也是爸爸和我最喜欢的地方——德波埃及寺庙。本来这座寺庙在金字塔附近,现在在马德里,西班牙广场和马德里王宫中间。埃及人民把这座寺庙送给了马德里人民。

    “爸爸,这个怎么可能,怎么能把一座寺庙从埃及移动到这里?”我想,如果是真的, 马德里的夜空绝对满是星星。

    这个寺庙是2200年前修建的,1968年几个西班牙科学家去埃及帮助修建了一些寺庙,最后埃及人把这座寺庙送给我们表示感谢。我以为大家感谢的时候会给棒棒糖,没有想到一座寺庙也可以当礼物。我爸爸故事中的马德里是最有意思的。

    偶尔进寺庙,爸爸会讲木乃伊的故事吓我。

    “旅行者要勇敢。”

    “爸爸,但是我害怕。

    “害怕没有关系啊,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害怕的时候还继续走下去。”

    从德波埃及寺庙我们看王宫。“这个是谁送给我们的?”我问爸爸。“这是我们买的。”他会笑,顺便讲国王、王妃和贵族的故事,像一部迪斯尼电影一样。我没发觉那是我第一次上历史课。旅行是一种学习。

    我爸爸的马德里是一个又有魅力又有魔力的梦。

    走了一整天,回家。西班牙人睡得很晚,晚上路上也有很多车。我说:“很可惜,大城市这么吵。”爸爸让我坐在他的肩膀上,从那里我能看到路,他说:“大卫,眯着眼看所有的东西会很模糊,但如果你用你的想象力,车的灯光会马上变成一群萤火虫。”

    爸爸讲的其实都是真的,他是用另外一个角度给我看我的城市。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这个就是我的第一堂文学课。

    文学就是从一个特别的角度看事物。

    长大后,回马德里还是非常喜欢去这个区走走。我喜欢想象每一栋楼的故事,这些故事才让一个地方美,才让一个地方活着。

    任何能用小孩儿眼睛看世界,能够诧异,能够想象,照着想象看世界的人,其实就是一个真正的旅行者。

    谢谢爸爸。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