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劳假日:去探访一颗美丽明珠的心

帕劳假日:去探访一颗美丽明珠的心

帕劳假日:去探访一颗美丽明珠的心

帕劳假日:去探访一颗美丽明珠的心

    还在帕劳的时候,我就在想,所有和之前的我一样说不喜欢海岛的人,一定都是还没有来过帕劳。这颗西太平洋上的明珠,是这样的清澈迷人,我们仅仅以浮潜的方式去探望它,就已经让我们深度中毒。

    和三个闺密一起去帕劳,完全又是因为特价机票。在两个小时内,我就吆喝到了亲爱的慧子、加加和乐乐,并迅速组了一个“帕劳要去”的微信群。我们自己预订机票、酒店以及浮潜套餐,4月24日一早,拎着塞满夏天漂亮衣裙和Bikini的行李箱,揣着护照机票,就这么直接在澳门登上了飞往帕劳的飞机。是的,帕劳面向全球免签,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带好各自的往返机票,证明我们是一定会回来的。

    从澳门飞行三个半小时,就到了帕劳。预订的浮潜套餐包括了接送机和几乎所有的玩乐游览,我们这几个号称走了几大洲的向来都是自行搞定一切的女人,也乐得享受几天完全听从安排的假期。据说帕劳的旅游公司基本都是台湾人做的,我们的是“海人”,一出海关就看到不同旅游公司接机的人,问一声“海人呢”,立刻就有皮肤黑亮的帅哥应声。阿Ben送我们去酒店,一路上各种讲:我们台湾人叫这里为“帛琉”,20年前就有很多台湾人来做旅游做贸易,来这边玩的话就不要想网络了,中国手机是没有信号的,你们的酒店应该是没有wifi的,如果想要用电话或是网络,可以去买wifi卡,都比较贵,阿Ben来这里最好的事情就是戒掉了游戏;然后整个帕劳只有两万多人哦,其中90%生活在本岛,就是你们酒店所在的科罗尔……

    几个在中国广州生活了好多年的女人对帕劳的人口数字格外敏感,我们对视几下,叫起来:唉呀还没有我们小区的人多啊。当下,平时几乎嫁给了手机电脑的我们,对未来这几天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可堪与世隔绝的帕劳假日,充满了热切的期待。

    我们来帕劳,真是什么准备都没有,除了带着彼此带着钱。第二天导游Leo接上我们以及散住在其他几个酒店的客人,将我们拉到了“海人”的私家码头,然后就是各种讲解和培训,像我们这样的浮潜,最基本的装备就是救生衣和浮潜面罩,在Leo的建议下,像我这种只能横渡游泳池的半旱鸭子,还租借了水母服和脚蹼。

    第一个浮潜点是日本沉船。二战时帕劳是战备运输通道,这艘当年为日本海军给油舰的“石廊”号、如今绿锈斑斑的沉船自1944年3月30日太平洋战争中遭美军击沉后,就一直留在这片离科罗尔岛西南8海里的碧绿的水域了。据说沉船在水深40米处,而当我跃入水中,第一次透过面罩趴在海面上看帕劳的海底的时候,眼前却是一派奇异的景象:庞大的沉船似乎就在伸手可触之处,那些锈迹之上的附着物,亦是清晰得丝毫毕现,而更多的彩色的游鱼就在船体间自在地摇尾游弋……我追着它们,此后很多次的浮潜,也是这样地一路追随着它们,完全不记得自己从来不敢在大海里如此放肆地游荡。这才是第一次浮潜呢,我就已经在水里深深叹息:为什么不早点来?

    是的,以前我总觉得,去海岛嘛,不就是海滩边踩踩水捡点贝壳,看个日出日落游个泳,拍点bikini的艳照再吃点海鲜,如果这些事情是和爱人手拉手完成,好像就已经是享受人生以及浪漫得不得了的事情了。此前的我固执地对此十分不屑,想想啊,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文化遗产那么多的陌生新奇的人和事,为什么一定要飞到一个海岛对牢一汪确实非常美丽的海水看书发呆呢?–在帕劳才刚刚浮潜了一次,我就对此开始深深羞愧,为自己因为无知而拒绝体验的偏见与固执。

    后来,我们一次次跳进海水,一次次地确认着:之前所有和我一样号称不喜欢海岛的人,原来都是因为没有来过帕劳!

    在没有网络的帕劳,让我们彻底断了一切想要炫耀的心,但是每天回到酒店仍然是需要在手机上记录的。比如这一天:“下午的七彩珊瑚比早上的玫瑰珊瑚还要迷人。紫、灰、红、绿、黄、白……在阳光映射下的水底变幻着炫丽,那些柔软的珊瑚虫的肢体啊,一直在蓝色的纯澈里自顾自地铺展着最极致的美;而同样彩丽缤纷的鱼们,在珊瑚间四处游走,又因为有阳光透过海水,在它们的缤纷之上,增添了透亮迷离犹如梦幻般的光。喜欢一个人稍稍远离人群,故意让呼吸沉重,感觉就像电影里的画面和音效,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眼前的美和自己的呼吸。”

    还有其他一些时刻的记录:

    “下午去了鲨鱼海。其实不光是鲨鱼(它们好小),还有身上有三道纹印的印鱼,还有一种专门在鲨鱼嘴前导航的鱼,据说因此为自己求保护,而鲨鱼需要它们则是因为鲨鱼的视力太差。这是自然界的生物自动形成的链条,多么神奇。这种名叫黑鳍礁鲨的鲨鱼很小,一般是1.5-3.5米,而我们浮在水面上看,就觉得它们更小了。所有的鱼们都和谐自然,看不到谁要吃谁,或是谁在逃命。然后去看巨型砗磲贝,据说是帕劳国宝,也是千万年就是这般的模样。我们只是浮在水面,却好像就要和它们做邻居。只认得神仙鱼,另外有一种五彩斑斓的鱼引着我一路跟随,不由得想起了美人鱼,在这么美的海底,也还是寂寞的啊,为了去看海上的人类的世界,她遭遇了爱情,最后丧失了生命。300年的寂寞的生命,最后化成了蔷薇泡沫,那也是值得的……吗?我们在这里玩了很久,Leo还抓着我和慧子沉到了下面,乐乐后来问好玩不,我说不好玩儿,因为蛙镜进水了,还被呛了海水。”

    “中午在一个叫长滩岛的无人岛午餐,昨天午餐的小岛叫曼妙岛,长滩岛因为沙滩连接着想邻的小岛,有着漫长的洁白沙滩而得名。仍然是一个美丽的小岛,被层次丰富的碧蓝海水环绕着,沙子纯白,捡了一小块珊瑚和一粒小纽扣一样的贝壳,表面有一朵细致的小花。我们在树下坐很久,艳阳海水沙滩野花茂密的树林啊……都是想象中的伊甸园。”

    “亲爱的,帕劳很美,才两万多居民,一切都是从容的缓慢的简单的,我觉得这里真的就是曾经想象过的伊甸园,有最安静纯净的空气和美景,生活尽可能地简单,欲望尽可能的少,不闻世事不理天下,只管心平气和地男欢女爱。”

    是的,这个太平洋上的小小岛国,就这样深深地打动着我们,还没有离开,我们就已经在打算着以后还要再来,我们还要去深潜,还想去看更深入更美妙的海底世界。而在浮潜的最后一天,我当晚的记录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回来得很早,早上去了三个地方,午餐在一个叫玛吉的小岛上,又玩了两个小时。看了好美丽的脑纹珊瑚、玫瑰珊瑚,还有小丑鱼,砗磲贝藏在珊瑚石里,游近了,就慢慢将艳丽深紫的贝唇收起来……后来还去了导游的私家无人海岛,抓到好大的海参海星,那深蓝的海星可真好看。这一天,我们在海里跳水,或是只管将身体交给大海,慢慢在蓝玉一样的海水里游走,这片碧绿幽蓝的大海啊,正午时分,只有我一个人……”是的,那个艳阳的正午,不会游泳的我一个人在海水里来回走了很久很久,加加在岸边发现了灯笼果,她摘了一堆给我们,那艳红饱满的果子,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去咬一口。

    帕劳的每一处都令人惊艳赞叹,相比更有猎奇意味的牛奶湖(海底有纯白矿物泥,涂抹在全身据说可以养颜)和蝙蝠汤,我们更爱的是那些纯粹清澈的海底世界。当成群的黄尾乌东鱼因为一点面包屑而将你紧紧包围,它们身体上的那些迷乱迷醉的艳丽近在咫尺,甚至伸出手就可以触碰,一再地让我们坚信,海洋真的与我们此前去过的很多很多陆地上的世界文化遗产和陌生新奇的人与事都完全不同,它同样值得我们一再地探索。而帕劳最著名的黄金水母湖,因为生长着全球唯一无毒的水母而令所有人都痴醉:从湖岸边慢慢游至深绿的湖心,眼前的粉橘色的水母渐渐从远而近,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看着它们半透明的伞状的身体在水里跳跃着飘摇着,是另外一种奇异。我将一枚水母握在手里,细细地研究它的身体构造,9只触角经由接近透明的小小带状的物体与伞状的身体相连,看起来是那样的脆弱,却又是美得格外诡异动人。

    帕劳就是这样一个奇异的地方,几乎从未经历过自然灾害,又是这样的丰茂自然,一平方公里平均只生活着45个人,这样的数据于我们是不可思议的。我们结束了所有浮潜项目后,Leo又带我们去了北岛的大瀑布,北岛只有全国10%的人口,却占了大部分土地,一路几乎不见人与车。因为帕劳被美国殖民过50年,所以很多法规包括政府机构都和美国一样,比如曾经的16个部落成为了现在的16个州,北岛就有10个。我们开车经过的环岛公路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州的路标。Leo说他曾经去过最小的一个州只有24个人,爷爷州长爸爸议员……一半的人都是政府的人,拿工资,一周会有一次船去本岛采购生活用品。而我们在路上能看到的农作物,也就只有芋头。据说当年殖民时期种过大量椰子树,后来独立了,人们都不愿意种,因为觉得是奴隶才做的工作。

    只是经历了6天5夜,明珠般的美丽帕劳就已经唤起了我们对海岛的热爱和反复的向往。当我们在一个清晨坐上四人座小飞机,在帕劳的上空经历了雨雾晴岚,经历了两道彩虹,俯瞰了曾经只在图片上看过的珊瑚环礁,俯瞰了前几天浮潜过的所有的小岛与7种颜色的海水,俯瞰了一艘快艇在德国水道上划出美丽的白浪……我们叹息着,又一次为之前的狭隘固执而羞愧,同时又感觉到了深深的庆幸,毕竟,我们到底还是来到了帕劳,这个被称作“上帝的水族箱”、“彩虹终结的地方”的美丽海岛。

    除了潜水,帕劳还有什么吗?我们对这个没有军队、没有红绿灯、汽车限速40公里、随时可以在海边仰望美丽星空、所有物品需要进口、只有两所中学一所社区大学、有着1500多种鱼类、700多种珊瑚与海葵……的帕劳共和国,充满了单纯热烈的爱,直至站在帕劳自然博物馆边的男人会馆门前,我们又对这个仍然维系着母系氏族传统的小国充满了更多好奇。想起之前看到“男人会馆”这几个字时的歧义想象,我们笑起来,觉得,这个尖顶的绘着帕劳图腾和各种象征含义的木头建筑,作为男人们受了委屈来此倾诉哭诉的地方,实在是帕劳最温情的所在。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