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印象

    第一次来南京,是03年的冬天,那一次,去了中山陵、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和秦淮河。

    那是一个有阳光的冬日。

    因为承受不了大屠杀纪念馆的压抑,我一个人走到了室外,看那块铭记着被屠杀同胞名字的大理石碑。碑上刻意留了缝隙,有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来,洒在那些名字上。很多的名字,其实只是一个称谓,比如陈小二、张老四。他们是何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逝去的生命,聚成了一段悲壮的记忆。

    所以,那一次,南京给我的印象,不是中山陵的恢宏大气,不是秦淮河的金粉风月,是一段关于过往岁月的凝重。

    这一次来,南京迎接我的,还是温煦的阳光天。因为驻地就在夫子庙的状元楼酒店,所以有很多的时间去感受老南京的气息。

    临街的商铺、卖家的吆喝、来往的人流,犹如我生长的那座熟悉的城市,有更多的亲切。

    而更亲切的,是这里的人。

    小豌豆,是刚在文字上来往的博友,她问:来南京出差了么?我在。还有老陆,我很欣赏的博友,他的摄影作品表现的不仅仅是西藏的美,还有西藏的沧桑和魂魄,常常抓了我的心去,他也问:虫虫在南京啊?老陆请你去夫子庙品尝经典美食。

    这样的亲切,当然是让人欢喜的,但行程的仓促,只能让我们等待下一次的约定。

    但因此,南京在上一次的印象之外,又多了一份亲切。

    南京于我,还有一种印象,是源于两年前的一次网络访谈。访谈的是三位获鲁迅文学奖的南京作家,他们谈的,是对多彩贵州的印象,他们的评价如诗一般:贵州是山水间的盆景;贵州是生产快乐的地方;贵州让人想深深地爱一次。那一次访谈,从他们诗化的语言中,读出了他们诗意的心。

    记得易中天在他的《读城记》里这样说南京:“南京并无多少女人气,却多文人气。自古江南出才子,而才子又多半喜欢南京,即便这些才子不是南京人。这大约与所谓“六朝人物”和“魏晋风度”有关。对于文人来说,自由散漫,吊儿郎当,不愁吃喝也不必负责,又能讲些高深玄远的道理,发些嫉世愤俗的牢骚,比什么都过瘾。南京便最能满足他们这种心理需求,所以文人都喜欢南京。南京,其实是最有希望成为一座儒雅的城市的。”

    凝重、亲切、儒雅,该是我对南京的印象;如果有下一次,南京又会留给我什么样的印象呢?我期待着。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