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尔公国印象

    大巴在西班牙的山路中穿行,一幅幅图画映入眼帘。那奇妙的锯齿山,山石裸露着,像人们伸出的一排排手指头。我虽阅山无数,也觉眼亮,这是从未见过的山中奇葩。到达峡谷中的安道尔已是满天星斗。司机不认识前往酒店的路,下车探问。街旁的店铺中透出明亮灯光,但玻璃门都上了锁。路上空空荡荡没有行人。司机拨电话后几分钟,来了一辆警车,气宇轩昂地为我们开道前往,大家一阵心暖。够朋友啊,安道尔!

    安道尔是夹在西班牙和法国当中的一个小公国,只有8万多人口。安道尔在1992年宣布独立后,1993年就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算得一个新朋友。

    安道尔城建在狭长的山谷里,你在屋里站着、坐着、躺着,都能一眼见山。山上碧草青青,五彩斑斓的花朵点缀其间。冬日里,白雪皑皑的天然滑雪场吸引着欧洲和世界的滑雪者。

    古城保留了中世纪的风貌,石块筑墙的房屋连片依存。小街清扫得一尘不染,用古树的原木掏空了填入泥土种花,石块夹铁丝网来做装饰。古老的石质公众饮水设施,把清冽沁凉的雪山泉水引来,在小街上随处能够饮用—尊重传统,最古老的东西变成了最现代的设施,它比纯金属的饮水机实用而坚固。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三层楼房。其总面积,估计有四五百平方米。在几百年前的安道尔,它是一幢“大楼”了。它的一层是监狱,窗上的铁栅做成小树枝状,美而坚固;二、三层是法院和市政厅。这就是当年安道尔的最高权力机构。诸多西方古代皇室建筑中,监狱都是与王权如影随形,离开了专政,王将不王也。现在,这里已是博物馆,但房屋实在古旧,所以预约售票参观,用经济杠杆来限制游客,让人心服。

    来安道尔的游人,大多瞄准了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免税商场。安道尔如今是靠贸易、金融、旅游立国。它没有工厂,也不出农产品,它的各种物品全靠进口,这里就是一个世界商品博览会。因为它全境免税,所以各种世界顶级品牌的用品和奢侈品都源源在此落户,售价低于巴黎、马德里和伦敦。

    我信步进了一家商场,售货小姐是一位台湾同胞,大约是因为这里大陆游客很少吧,她一眼瞄准了我,热情地向我推荐夏奈尔品牌女装。我对她说,我只是观光,看看,不一定买。但她看似随意地说,不买不要紧的,了解一下吧。她说,夏奈尔是八十多年前的老品牌,高雅、简洁、精美。早在1940年代就创造了简单、舒适的休闲服,让女装不再“五花大绑”一般的繁缛。还说,夏奈尔最了解女人,每个女人在夏奈尔的世界里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东西,在欧美上流女性社会中流传着一句话“当你找不到合适的服装时,就穿夏奈尔套装”……我为她的游说而动心。我后来想,作为一名推销员,她的话并非随口说说,而是用语言一步步走向顾客内心。顾客哪怕只有一半意向,买卖想来也能够成交。这可以算是安道尔商业中的人文精神吧。

    安道尔人口虽少,却有两所大学,33所中小学校。而且,从小学到高中全免费,这可是比享誉世界的北欧福利还胜一筹。安道尔的国籍含金量特别高,所以,必须父母双方都为安道尔人,孩子才能够拥有安道尔国籍。安道尔人均拥有汽车两辆。弹丸之地,用得着这么多车吗?其实,它的国土面积虽然只有468平方公里,但人们可以随时开车出境,到紧邻的西班牙、法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就像我们到郊区旅行一样方便快捷。人的眼界不一定与国之大小成正比啊。

    我最感兴趣的,是安道尔的街头果皮箱,四个一排,它的底下直通“地下室”,果皮垃圾就从地下运走而不污染路面。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先进的街头垃圾处理系统,在其他世界大都市,都不曾见到。

    如今的安道尔市政厅是一幢现代建筑,但外墙还依然用粗粝的石块装饰,凸显山国本色。它的前方有高高坐着的7尊白色塑像,没有具体的人名,而统称“思想者”。据说,它代表着市政厅的执政者在思考。一个思考的政府,是有创意的。

    安道尔就在这大山、大国的夹缝中怡然自得、特立独行,挺有意思的。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9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