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义专栏–残破的马六甲古炮台

胡祖义专栏--残破的马六甲古炮台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和出版中长篇小说和散文等10部,获省部级文学奖6次,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生动地再现了新疆、甘肃、上海、杭州、三亚、和珠海等地的绮丽风景,天山天池、青海湖、敦煌石窟和上海滩摩天大楼无不跃然纸上。本书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胡祖义专栏--残破的马六甲古炮台

 

  残破的马六甲古炮台

  夕阳下,离荷兰红屋不远的马六甲河边,矗立着一座古炮台。这座残存的炮台,见证了马来西亚遭受的残酷殖民统治。炮台距今已经200多年,是荷兰殖民者统治后期的产物。如今,炮台虽然残破,荷兰帝国的威风还多少能见到一些影子,炮台下的草地上散乱着许多巨长条石,深红色,砖体表面鼓起许多小疙瘩,看上去沧桑感十足。

  炮台筑在一个小方城之上,四周的城墙足有五六米高,城墙上是驰道,驰道外侧砌着城垛口,城墙四角架设着大炮,而今,炮身锈迹斑斑,跟我国古代堡垒上的大炮差不多,如果你不注意周围的环境,不注意附近那座红屋,你完全可以把这座炮台想象成我国古代某一座防御工事。

  可惜的是,马六甲古炮台保卫的并不是马六甲居民,这座炮台筑在荷兰总督府前面,你该知道它显示着谁的威风!

  而今,炮台城墙早就破败不堪,圮毁的墙砖散落一地,它们无序地排列着,从散乱的墙砖可以想象出当年荷兰殖民者溃败时的狼狈。当年,他们在台湾被郑成功打败,只得落水而逃,在马六甲,他们逃跑,也只能走水路。

  炮台城墙修得很坚固,一米多厚的城墙被轰得支离破碎,也不知道进攻者用的什么武器?如果用大炮轰,三五炮决不能解决问题,不可一世的侵略者也有落荒而逃的那一天,想想也解气。

  马六甲古炮台一角,挺立着一棵榕树,是古炮台风景的最好点缀。由这棵古树,引出一个动人的传说。原来,马六甲曾经是一个王国,它的建立者叫拜里迷苏拉,是一位三佛齐王子。1396年,为了对付敌人麻偌巴歇帝国,他离开苏门答腊。那一天,王子打猎累了,倚在一棵树下休息,树下有一只鼠鹿,拜里迷苏拉的猎狗跟鼠鹿打架,鼠鹿被逼到绝境。为了自卫,鼠鹿返身一击,将猎狗踢到河里。拜里迷苏拉对鼠鹿的勇气大加赞赏,决定在他休憩过的地方建立一个帝国。他问随从:“我刚才倚靠的树叫什么名字?”随从回答:“马六甲树。”拜里米苏拉决定,以这棵树为名,把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命名为“马六甲”。

  而今,马六甲城里的居民主要是马来人和华人,马来人占五成,华人占四成,其他人为印度人和葡萄牙人,而中国人大多来自福建,是不是当年随同郑和下西洋时滞留在此的遗民?

  既然在马六甲有这么多中国人,那么我现在就是站在自己的同胞中。记得当年国内抗战,正是这些同胞捐款捐物,捐飞机捐大炮,大力支援国人抗击日本侵略者。今天我站在马六甲残破的古炮台上,也借此表达自己对马来华人的感激之情。屹立在马六甲河口的古炮台,难道不是一种反侵略的最好象征!

  2020.02.24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