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现代人被自己创造的文明异化已久。人们整天囿于喧杂紧张计较的生活之中,在钢筋水泥的建筑里生命渐渐地枯萎。林语堂说:大自然始终是一间疗养院。于是,现代味很深的急功近利的旅游业便应运而生。于是,地球变小了。

  这在古代是不可思议的。李白弄扁舟,陆游骑毛驴,谢灵运着木屐,徐霞客拄手杖……可想而知,他们漫长的旅程充满了何等的艰辛!他们不像也不可能像我们现代人只重“结果”——一下就飞到目的地,他们更看重的是“过程”。所以,他们的苦旅才有巨大的收获,才有所贡献于人类。

  艰辛与快乐是成正比的。在艰辛孤独的“过程”之后,当你终于达到你的目的地,见到自然之美的“结果”时,你的快乐便是成倍的。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旅行不应只是游山玩水,不应蜻蜓点水般匆匆照几张像就算已到此一游。

  现在许多人以为坐在电视电脑前就可以坐游天下了。这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两种身心历程。其实,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生命的内在要求。公元三世纪的中国诗人阮籍说:“至人无宅,天地为客。”“与造化为友,朝餐阳谷,夕饮西海。”人是自然之子,本来就是天地间的匆匆过客。生活在别处,是人的一种精神需要。连主张“父母在,不远游”的孔子先生也经不起远方的召唤,到列国去周游。

  俗话说,读万里书行万里路。实际上,旅行不仅使我们发觉纵横空间之遥遥,更让我们感觉到古今时间之悠悠。通过旅行,我们可以知道世界是怎样的,可以了解同在一片蓝天下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可以认识自然的伟大。可以调整我们对世事的偏狭看法,可以使我们学会容纳和欣赏。更重要的是,通过旅行,我们可以发掘自我的潜力,发现生命的真谛。当你步履艰辛地征服了险远,你便超越了自然,同时也超越了自我,这才是旅行的真正意义所在。

  在自然中,我们与山水对话,与天地交融,知道天之高地之厚,知道生命的短暂和渺小。我们的心胸为之一阔。宠辱皆抛,物我两忘。我们天真纯朴的天性便会回复,甚至老夫也会“聊发少年狂”。旅行使我们重拾自我,回复至真至美的追求,使我们在回归自然的同时,也回归心灵。自然是伟大的,它可以涤除我们心中的积郁俗尘,令我们荡心励志。旅行使“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美丽总是愁人的。”着名作家沈从文如是说。自然之美也是愁人的。一朵鲜花,一抹晚霞,一曲牧歌,一行白鹭,都会令我们感动无言。世间的许多美丽,都是偶然进入我们的耳目,摇撼我们的心灵。而这些美丽,似乎总是可遇不可求,可求而不可常的。面对或广漠或秀丽的自然之美,你却可能万千感慨,欲叹无词,联想生命的短暂渺小和凡俗,发出“高山仰止”、“逝者如斯夫”的感叹。这种美丽你碰上了,却又无法带走,画笔相机也不能完整的将其带走,你又不能常来常往,“你问青山何日老,青山问你几时闲。”你向往的自然之美,知音无多,却有太多的打着小旗的旅游者,喧闹而来,说一声:“没什么看头”就匆匆离去,留下遍地垃圾,自然之美渐渐被污染,被商业旅游业所开发,弄的面目全非,神性灵性俱失。我们面对大自然之许多愁,是因为我们游山川如会知己;因为我们知道戴望舒先生的“鹿守我的梦,鸟祝我的醒”的仙道之境界,渐渐离我们远了……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