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颔首,寂寞村庄

作者:庞霄云

■寂寞村庄

寂寞村庄,就这样走进那幅古老和现代的版画页码中叙说着春秋故事。
瞧,村边那棵老榆树很孤独,很寂寞,在那饥寒的肚子里构思,
最终长出了银白胡须的故事,絮絮叨叨,只能讲给飘来飘去的风与尘。
绿色的景象里,常常让人思绪万千,让村庄的故事在每一天的阳光和风雨里独语。
倾听鸟语和蝉鸣的叙言。真善美丑恶,和它们一起都伴随着缕缕色彩飘然。
赤裸裸着最终的心愿,和着荡来荡去的雨,安慰那对小恋人。
你们要到哪里去呢?倚偎在他苍老但温暖的怀里,呓语着那一句句心的慎语。
是啊,那男孩多次地惊喜地吻着那个女孩,他们沧桑的心地涟漪泛起。
老榆树啊,你怎会知道:童话都已经被电子游戏挤在了墙角。
真挚的爱情,还有多少次能够享受到宁静的美丽呢?
最终的选择与感叹,变成了那一阵阵走出村头那一条曲折道路的背影。
寂寞,你只有整天聆听日渐稀疏的鸡鸣,还有逐渐荒芜的土地。
偶尔中还能瞥见梦境,在你身旁悄悄谈情说爱的他和她。
真的,有多少的人心,匆匆而归,又匆匆离去,守望着变幻的四季……

■儿童留守

有多少思念,被搁浅留存在家里,童年就是断了章节的故事。
有多少天真的笑语,就这样被沉重的家务事所替代。
有几多希望,依偎在那洞开的窗门旁,眺望。飘落的梦境,
仿佛中,听到了爸爸和妈妈在远方的呼唤,望着那支烛光流泪。
真实里,触摸到了爷爷和奶奶的那一份亲切的话语,在他们的怀里梦想。
睡梦间,任泪水打湿了两边的话筒,只有那蟋蟀的一声声清唱。
那一大片空白,怎么都续写不完整,就在那空荡荡的荒野相互追逐美好往事。
躺在打着瞌睡的老爷爷怀里,梦境里奔跑在通往学校的乡间小路。
幸福与蹒跚,总也驱不散望眼欲穿的点滴思念,变成了那只断线的风筝。
于是,就极力地在那一片草地上寻找父母亲的呼唤与慎语。
于是,坚忍地数着头顶上的星星,用力地踢着路上孤寂的小石子。
时光,就这样被那些花草珍藏起来,捱过这留守的童年。
心思,就在那一页日记里反复地抒写着那一句朴素的话语……

■老人孤独

啊,一个个的为什么,悬挂成了那一棵槐树枝头上黄叶,沉淀飘落。
就在那一块古老石磨上,仿佛在聆听到了激荡心地上的絮语。
凝视那片荒野,用一杆磨钝了的老锄犁耙,默默兑现着与责任田的诺言和契约。
点燃灶火,用一副几乎散了架的老花镜,栩栩温暖着留守身边的子孙。
撑开那一把老得掉色的纸伞,遮挡与守护保护好孙子的托付。
望着挂在墙上的那一张日历,希望倾听到那踏入门槛时的亲切叫声。
多少次的无语和心跳,就在子孙的那些嬉戏声中,得到了心灵爱意的抚慰。
阳光里,有时是两尊活的雕塑,牵挂、祝愿和期盼刻满双眼。
风雨间,有时是两架转动的风车,苍老的吱吱呀呀彰显着爱的心律。
只有那村庄永远是一个可归宿的家,记忆着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的情怀。
孤独的形态,沧桑不堪的老镜子,映着羽翼未丰的童年。
版画里的那些原始形态,被多少摄影所命题,展览着朴素的内容。
我想,这人间中独有的风景里,都是我和你还有那位留守的孤独老人……

■山道曲折

我想,心灵和思想的经纬线,就这样在眼前交织和延伸。
多少故事,就是从这里传送出去的,没有山道的曲折哪里有宽阔的大路。
山道曲折,连接着我和你的神经,连接着他和她的血脉网络。
坦荡,寒风似剪刀般将树叶吹落,剪去一季的落叶,剪去一季的春秋。
铺满风尘与足印的道路,在牵牛花花丛中轻轻地闭上双眼,感受着每朵花的气息。
当我睁开眼的一刹那,映入眼帘的是牵牛花的百态千姿,还有美的形态。
多少赤子的脚声,就在上面叙说着每一段的坎途经历,无悔无怨。
山道的这一头,连着朴素的情怀,那一头维系着发展的信息。
这一边共同着最终的期待,漫长着心愿所给予的命题。
曲折山道,就在我的心地上拉紧了那一跟思念的琴弦。
我停留在道路中间很久很久,木讷地被这些花深深地迷醉了。
因为,我聆听到那首熟悉的歌谣,听到了父母亲那真切的笑语欢声。
人生如梦,人生如途,在许多意念的光痕里走来一次次辛劳的邂逅……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