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河边吊脚楼

作者:胡祖义

白水河边,“多彩西江”木楼客栈,夜深了,河水还在不知疲倦地哗哗流淌,客栈建在第七座风雨桥那头。从一楼到四楼,楼梯比较平缓,从四楼到五楼,还得爬上十几级笔陡的木楼梯,我和妻执意选住五楼。嘿,不上高楼,哪能欣赏到独特的风景?

推开楼窗,河那边,街道被夜色笼罩着,绚丽的景观灯装饰着楼下的风雨桥,还有河对岸古老的街道。窗外挂着一盏旧式马灯,只是一种装饰,这家客栈便有了些古朴的味道。我们在房间里走动,楼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两根柱头把我们居住的房间分成两部分,柱头粗约20厘米,看到这样粗的柱头,我们那颗悬着的心才变得平和起来。

原以为住在五楼会安静些呢,谁知午夜过后,客栈外山坡上的苗家吊脚楼里,还有一群年轻人可着嗓门嗨歌,不只是几条沙哑嗓子在吼喊,还有音箱的混响,加上苗鼓的蓬蓬声。哦,我不该大惊小怪的,苗家本来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于是,我脑海里立刻冒出那几句打油诗:“隐隐闻号角,忽听喊杀声,苗刀拔出鞘,利箭已上弓。前哨忽来报,遥指歌舞厅,阿哥歌正酣,战友刚送行;阿妹披挂毕,扮成穆桂英。探哨大乌龙,原来是虚惊……”我期待他们偃旗息鼓,可是,阿哥阿妹们一直唱到午夜一点。

次日早晨,窗缝里悄悄漏进些晨曦时,美妙的音乐又响起来,是寨子里的广播音乐吧,播送的广东音乐《苗岭的早晨》,大冷的冬天,千户苗寨不可能有如此喧腾的鸟叫,各种乐器协调配合,广播里传出的优美鸟语,胜过山上树林里百鸟的啼鸣。

白天的苗寨景象大有别于夜晚,夜晚的景色迷离惝怳,到白天,云隙里漏下的阳光,把西江千户苗寨照耀得分外明丽;夜晚,苗寨被景观灯装饰着,一派金碧辉煌,而白天,苗寨主要街道上的楼房虽然不太古旧,跟城里的水泥洋房比起来,再怎么看都不像新世纪的建筑。12月中旬是旅游淡季,你瞧,大白天的,连“苗大哥饭店”都关门闭户,门前的青石板街道在天光映照下,像抹了明油一般,显得很明亮。我上网查过,旅游旺季的千户苗寨简直人山人海,哪能像现在空荡荡的,更不可能让我拍到清晰整洁的石板街。

街边停着的小轿车暴露了小镇的秘密,街道上,行人虽然稀少,穿着却很时髦,苗家打扮的见不着几个,当然,你应该知道,这些行走在街道上的人来自全国各地,你得进到路边店里,才能看见地地道道的苗家人。

导游说,十年前,西江千户苗寨还没有被发现,或者说,虽然被发现,还没有现在火爆,2006年,美国地理杂志摄影师率团造访贵阳、凯里、雷山西江千户苗寨,据说当时的白水河边还是一片沙滩,摄影师回美国后,把他拍到的千户苗寨发表在《地理》杂志上,一时轰动世界,千户苗寨千呼万唤始出来,尔后才有了河边这条仿古街,而山坡上的苗家吊脚楼,大多是几百年前的建筑……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