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涌入茅台镇:新一轮扩张会否带来产能过剩?

据证券日报报道,茅台镇正成为资本关注的主要对象。上半年以来,大量业外资本竞相涌入茅台镇。随着资本不断加持,“酱香热”引发的新一轮产能扩张以及产能释放后是否会引发阶段性产能过剩,亦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在“茅台热”的带动下,酱酒行业成功实现跨越式发展。

《2020-2021中国酱酒产业发展报告》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中国酱香酒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约9%,占中国白酒行业总产能的8%;实现行业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同比增长约14%,占中国白酒行业销售的26%;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占中国白酒行业利润的39.7%。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酱酒仅凭8%的产能贡献了白酒行业26%的销售收入和近40%的利润。

随着酱酒产业的快速发展,我国白酒结构也随之变化。据了解,当前浓香型白酒仍然是主力香型,2020年收入占比约为51%,酱香型白酒超越清香型成为我国第二大白酒香型,收入占比已从2010年的14.6%升至2020年的26.6%。

“酱酒热”下,外部资本竞相涌入茅台镇,同时业内其他香型企业开始进军酱酒市场。

短短半年时间,就有数家业内、业外企业宣布进军酱酒产业“掘金”。“资本的进入对于整个酱酒产业特别是茅台镇的酱酒产业,具有扩大规模、提升产品品质、优化产业链结构等直接作用,但我们也应看到资本的过度介入存在一些风险,如快速推高产品价格,从而使得整个酱酒品类发展产生泡沫。”知趣咨询经理、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表示。

千里传媒创始人、酒水行业研究人士欧阳千里表示:“资本的加持可以让茅台镇的酒企敢于花钱做品牌、宣传、品鉴,利于酱酒产业链上下游进一步繁荣,但同时也应该理性看待资本的‘蘸酱’行为。”

伴随着各路资本纷纷入局,国内酱酒产业也进入新一轮的产能扩张期。除斥资打造酱酒生产基地外,通过扩建或技改项目放大产能也被众多酒企提上日程。在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公布了包括茅台201厂、习酒等多个酱香型白酒技改项目,技改扩产的规模大多在万吨以上。

在酱酒新一轮产能即将密集放量的背景下,未来是否会存在阶段性过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酱酒的产能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目前来看市场上酱酒的产能是比较紧缺的,这种紧缺其实正是资本看好酱酒未来发展前景的一大因素。”蔡学飞表示,“短期来看,全国酱酒产业的产能扩张对酱酒的供需关系影响不大;但长期来看,这种扩展也会导致产能的集中释放,供给的增加会带来需求的相对减弱,这样可能会对一些盲目扩张的非名酒带来一定的生存隐患,即产能过剩带来价格的崩盘。当然,对于一些名酒,尤其像茅台镇核心产区的名酒,其优质产能依旧会转化为优质产品,助力其持续做强做大。”

“新一轮产能扩张,注定与多数中小酒企无缘。”欧阳千里表示,“酱酒产能扩张,首先是土地稀缺,政府需要把土地给予未来潜力更大的酒企;其次是糯红高粱稀缺,即使拥有了土地,没有足额的糯红高粱也无法足额投产。由此来看,因为糯红高粱的产能不会陡然增加,所以未来也很难出现供给过剩的现象。”

来源:证券日报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