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户苗寨石板巷

作者:胡祖义

我怎能滞留在这条仿古街上呢?赶紧约了妻,向山上攀登。

仿古街边,很难找到上山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街口,导游说:“从这里上去,能到达山顶,你们可以看到最原始的苗寨,不过,在见到原始苗寨的同时,你们也可能遇到苗蛊,你要是碰上苗蛊,麻烦可就大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上到山顶。”

一听说苗蛊,游客们谈虎色变,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却呵呵地笑。昨天,在来千户苗寨的路上,导游就跟我们介绍过“苗蛊”,他说,在苗族地区,苗蛊俗称“草鬼”,相传它依附在女子身上,你要是得罪了这个女子,这女子就会放蛊来危害你。这些所谓有蛊的妇女,被称为“草鬼婆”。苗族几乎全民族笃信蛊,只是各地轻重不同。凡是苗民得了突发症,或者一些较难医治的疾病,比如说长期咳嗽、咯血、面色青黑而变得形体消瘦的,还有如内脏不适、肠鸣腹胀、食欲不振等疾病,苗族人就认为是着了蛊。如果疾病是突发性的,他们会用喊寨的方式,让放蛊的人将蛊收回去,得病的人便痊愈了;如果得的是慢性病,就得请巫师作法“驱毒”。导游的话,把我们的心说得七上八下。但是,我不管,一来我不大信邪,二来,我来到千户苗寨,只看看仿古街,有什么意思?我一定要上古老苗寨去看个究竟。

导游指给我们看的山寨叫“也东寨”,路口有寨门,古老的门楼和楼檐上黑灰的瓦片让我相信,它可能是真正的古苗寨。我却跟一般人的思维不同,既然也东寨是最大的古苗寨,上去参观的人必然多,我和妻选了第一座风雨桥附近一条僻静巷子,沿着青石板巷道上山去。

这条巷子离文化苑不远,巷子两边的吊脚楼,木板退化成深赭色,上山的巷子很窄,用条石和鹅卵石铺成,每一层台阶四周砌条石,被条石框起来的踏步全都镶嵌鹅卵石。我很惊讶,苗族同胞从哪里找来这些形状大小相近的鹅卵石,他们把这些鹅卵石呈人字形排列,鹅卵石之间应该填着石灰糯米浆。显而易见,用鹅卵石铺成的台阶,踏上去不打滑,把鹅卵石铺成人字形,除了防滑、美观,应该还蕴涵着丰富的思想,那些“人”字是不是象征大写的苗人,以及苗人的苦难?

石阶蜿蜒曲折向前延伸,古朴的苗家民居也沿着巷道两边曲曲折折地向前延伸,它们依山而建,石阶右边的民居只能看见两层,另一层悬在高坎下,按照苗家的习惯,苗家民居底层是圈养牲口和放杂物的,顶层放粮食或贵重物品,中间层才是他们的起居室。我看到的这栋吊脚楼二层装了玻璃窗户,当初建房子时应该是木窗板,拿根竹棍一撑,窗板撑成45度角,黑黝黝的窗洞就会露出一角。玻璃窗户上方镶嵌着疏朗的木条,木条被做成长方形窗扇,过去也许是糊纸的。我眼前的这户苗家房子挺大,既开旅店,又开饭店,主人把过去的木窗板换成玻璃,也算是与时俱进。

让我感兴趣的不只是苗家人的与时俱进,更有他们走向世界的眼光。可不是,你没想到吧,这家主人居然给他家客栈冠以“村上村树”的大名,看来,这户人家很可能出过读书人,这位读书人可能读过村上村树的作品《且听风吟》和《挪威的森林》;或者这家客栈曾经住过一位日本客人,日本客人跟主人聊过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村树……总之,在苗家深山里,当我顺着青石板石阶爬到千户苗寨半山腰,看到这家客栈,我还是很有些惊讶的。

石阶左侧的苗家民居,我们只能看见底层,大约底层原来镶嵌着木板,后来换成毛石,毛石用水泥勾缝,可是毛石左侧,能清晰地看到镶嵌进石墙的木板,没镶嵌木板的水泥墙上,粘贴着一些松木薄片,松木薄片都是横截面,从贴在外墙上的横截面能看清树木的年轮。

我端着照相机,站在一个稍微宽敞些的地方向对面山坳看去,忽然发现对面山坡上的风景很迷人。跟这面山坡一样,对面山坡上的苗家民居从山脚下开始,层层建上去,房屋都是古老的栏杆式,黑瓦,木板墙,镶嵌的木板呈深紫色,只有新近改建的楼房,木板颜色才是亮黄。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