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只记得武侯祠

而今只记得武侯祠

鄙人不揣冒昧,以为天下之人记得诸葛亮的多,记得刘备的少;到了成都,想去拜谒诸葛亮的人多,欲拜谒刘备的人少,不知道这话可靠不可靠。我清楚地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到了成都,最想去看看的就是诸葛武侯祠。
我之所以最想去看武侯祠,其根源当然来自《三国演义》。曾记得,在那个大破四旧的年代,我看的一本《三国演义》,前面部分已缺失二十多页,后面也缺了十几页,幸好故事的主体还在,我得以囫囵吞枣狼吞虎咽而下,因而记住了诸葛亮。
我不相信你没记住诸葛亮,也不相信,你记刘备,印象会比记诸葛亮更深,除非你是刘备后裔,如我,也许跟刘备有些拉挂亲——我母亲姓刘,但是,我记住的依然是诸葛亮。在到成都之前,我去过襄阳,到古隆中去拜访过诸葛亮的草庐,在荆州古城读书时,我虽然知道刘备借荆州的故事,但是,记得最清楚的还是,这借荆州的主意是诸葛亮想出的,没有诸葛亮献计,刘备会无所依托。
你若还不心悦诚服,那么我再举一系列成语,你看是不是与诸葛亮有关——
“妄自菲薄”、“三顾茅庐”、“开诚布公”、“集思广益”、“临危受命”,是不是与诸葛亮有关?“舌战群儒”、“俭以养德”、“识时务者为俊杰”、“以柔克刚”、“力排众议”,你不会说出自刘备吧,而“三个臭皮匠(裨将),赛过诸葛亮”和“事后诸葛亮”的谚语,直接点名道姓,叫你张冠李戴而不得!
我说上这么大一串,其目的,只是想说明,我到成都,最想去看看武侯祠是正确的,你以为呢?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现在,我就站在武侯祠大门口。进到大门,祠堂内的文物古迹验证了我的观点。这不,与明朝石碑相对应的那块唐朝石碑,就归属在“蜀丞相诸葛武侯”大名之下。这块碑立在武侯祠大门至二门之间的东侧碑亭中,碑高367厘米,宽95厘米,厚25厘米,被誉为“三绝碑”。之所以称为“三绝”,除了碑文由唐朝宰相裴度所撰写,书写碑文的柳公绰,也是唐代著名的书法家,乃中国古代最著名书法家柳中权的哥哥,把字往石头上刻的工匠鲁建,也是唐朝最优秀的石匠,三位优秀的唐代人共同完成了“诸葛武侯祠堂碑”,岂不是一件绝活?
进到二门,门内是文臣武将塑像廊,在这里,我不敢妄言,文臣武将,肯定是对刘备而言,文臣武将塑像廊后的“昭烈庙”,更是为祭祀蜀汉皇帝刘备而建,可是,我记得的却又是,这座庙是诸葛亮亲自选址建造的,这位善观天象、通晓天文地理的丞相,给刘备选的,一定是一块风水宝地。
由于过去了三十多年,现在,我实在记不清昭烈庙里都有什么供奉了,但是,刘备塑像左侧,有他的孙子刘谌陪祀,倒是记忆犹新。为什么刘备像侧没有后主刘禅塑像,倒有刘备孙子刘谌的塑像,这里面大有深意吧?唉,可惜的是,刘禅因父亲之荫庇做了皇帝,却昏庸无能,守不住基业,以至于丧权辱国,被司马昭掳去后,封为安乐公,赐住宅、僮婢,居然对司马昭说“此地乐,不思蜀矣”,落下个千古笑柄。刘谌是刘禅的儿子,刘禅降魏之时,刘谌到刘备墓前哭拜之后,先杀掉家人,再自杀身亡,何等忠烈,真是可歌可泣!从后人对刘备子孙的褒贬态度上,我们是不是也能悟出些道理来?

再往前,就是这个园区的主角——诸葛武侯祠。武侯祠比昭烈庙低几个台阶,以区分出君臣之礼。
武侯祠大门的匾额,由当代大文豪郭沫若题写,金色的大字镌刻在深红色的木板上,显得遒劲而有力,两边的廊柱上题刻着“三顾频烦天下计,一番晤对古今情”,化用了杜甫的《蜀相》诗。想当年,杜甫空有满腹经纶而报国无门,来到武侯祠,不禁潸然泣下,吟出“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千古绝句,是对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扼腕慨叹,更是对诸葛亮的无限惋惜。
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呀!杜甫游武侯祠,感叹自己报国无门,清朝人赵藩在诸葛亮大殿书写的“攻心”联,借对诸葛亮、蜀汉政权及刘璋政权的成败得失,分析总结一番之后,提醒后人在治蜀、治国时一定要借鉴前人的经验教训,特别提出“攻心”和“审势”, 这真是一副颇有见地的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看,说得多到位!我猜摸,赵藩的“攻心”,大概说的是诸葛亮出色的谋略,在两国之间的较量和两军对垒之时,诸葛亮常常用计谋战胜对方,而不是诉诸武力,跟孙武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如出一辙,当然是对诸葛亮的褒扬;而“审势”,我觉得应该是对诸葛亮不露声色地批评。有道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汉室衰微、曹魏崛起之时,诸葛亮却偏要辅佐一个没有多大本领的刘备,想恢复什么汉室,这难道不是不会审时度势吗?
当然,诸葛亮也是没办法,他陷于进退维谷的窘境,作为精通天文地理,谙熟天下情事之人,诸葛亮不可能不知道,汉室实在是兴不起来了,可是,刘备三顾茅庐,态度那样诚恳,礼贤下士者,无出其右,诸葛亮即便是铁石心肠,也被刘备在大雪天里的多次虔诚拜访感动了,他一定是不得已而为之。审时度势也罢,不自量力也罢,诸葛孔明,只得使出浑身解数,尽心尽力而为之!
自古以来,人们评价一个人,并不一定全以成败论英雄,诸葛亮辅佐刘备,鞠躬尽瘁,气尽五丈原,真像杜甫所感叹的那样,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我们虽然至今不知道他究竟葬在何处,但是至少,后人在成都为他修建了祠堂,就连一代蜀汉皇帝的墓地,而今也得依附于武侯祠,武侯祠园区里本来就有汉昭烈庙,这个园区怎么不叫“汉昭烈庙”?可见后人对诸葛亮多么敬重!
诸葛亮的死对头司马懿收拾三国残局,不但协助曹魏灭蜀灭吴,最后连曹魏也一起灭了,三国尽归于晋。从统一大业的角度看,司马懿无疑是一位大英雄,大功臣,可是,无论是历史书还是野史逸闻,一说起司马懿,只能作为诸葛亮的陪衬,成功者黯然失色,失败者反而名垂千古,这不能不说是人们一种良心上的取舍。
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去世前就对自己的后事做了安排,在定军山大张旗鼓地进行丧葬活动,灵柩却令人悄悄地埋到一个无人知晓的荒野。但是无论他的灵柩归葬何处,成都的武侯祠是真实的,如果从刘备崩驾葬于惠陵算起,武侯祠的历史至今已近一千八百年。
现在,这座祠堂坐落在成都市南门武侯祠大街,是中国唯一的君臣合祀祠庙,1961年就被确定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吸引的游客上百万,不能不说与诸葛亮的英名有很大关系。
现在,我们走进武侯祠大殿,但见殿内正中的诸葛亮坐像头戴纶巾、手执羽扇,我立刻想起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赤壁怀古》里的诗句:“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东坡的词,赞美了多少英雄豪杰,《赤壁怀古》词表面上写的是周瑜,又何尝不是写的诸葛亮。须知,赤壁之战也有诸葛亮的功劳呀,吴蜀两国如果不联合,谁敢与曹魏决战?而如果不是诸葛亮舌战群儒,击败吴蜀两国的主和派,赤壁之战还能打得起来吗?
诸葛亮是一员儒将,却能决胜于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中。在家庭和个人素养方面亦可为后世典范,他的《诫子书》中的“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历来为人们修身养德的至理名言。站在这样一位圣哲的祠堂里,我不相信你不虔诚地跪拜下去。

尽管武侯祠院内还有三义庙和惠陵,惠陵的神道上有石头雕刻的神兽,但是时隔三十多年,我能清晰记得的只有武侯祠。武侯祠内,诸葛亮的塑像显得比较饱满,老先生典型的儒者打扮,左手抚膝,右手执羽扇,羽扇遮住了左下巴,他头戴纶巾,目视前方,正襟危坐,一副慈祥和蔼的亲切模样,你看了这样的塑像,只会敬称他为慈祥的长者,哪里像驰骋在千军万马中的统帅!
武侯祠附近,应该还有当代四川军阀刘湘墓,还有锦里古集市,我也许是没时间去,即使去了,现在也记不起来,能记得的只有诸葛武侯祠,也可能跟我小时候读《三国演义》有关,诸葛亮的那些故事,诸如借东风、空城计、斩马谡、六出祁山、七擒孟获等等等等,在我的脑海里根深蒂固而又呼之欲出,你让我还能记得谁?

2018.01.31.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