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懒腰 泡咖啡 吃土司 滑手机…空巢青年独居Vlog掀起圈粉热潮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黄小芳

如何定义“家”?一个人、一个家,注定孤独吗?

2021年,中国独居成年人口将达到9200万人的新高;随着中国快速城市化与独居青年人数迅速扩大,年轻人正想方设法在独居状态中安身,从一家人同住、互相牵绊依赖的中国传统家庭观念中,走出“独居—独立”的道路。单身女性通过买房摆脱对男性的依赖,买不起房的租房族则通过独居Vlog,在并不富裕的生活中自娱自乐。

起床后伸个懒腰,泡杯咖啡,吃片牛油果土司,刷个碗,再躺在沙发上滑手机;这些看似枯燥乏味的日常琐事,成为中国视频网站上热门的拍摄题材,带动起“独居Vlog”热潮。

这波热潮在去年疫情后涌现,在哔哩哔哩(B站)上,单在过去一个月内,独居Vlog的数量就达到上千个。独居Vlog有两大鲜明的风格,一类反映年轻单身上班族写实的日常生活,下班后开门进入漆黑的小租房,开启一盏灯,切菜做饭、看电视、准备睡觉;另一类则是唯美梦幻风格,高颜值的博主穿着精致的睡衣,在精心布置的家中“慢活”,插个花、看本书、陪宠物玩乐。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都折射出大城市里空巢青年的精神面貌,刻苦打拼的日常外,努力过好生活,与观众隔着屏幕相互取暖。

空巢青年是2015年左右出现的网络流行语,指远离家乡和父母,到大城市工作,单身、独居,大多数是租房族。据中国媒体报道,空巢青年人数持续攀升,2021年人数预计达到9200万人,比2018年多出近两成。在中国生育率不足的背景下,空巢青年持续增加的现象也越加受到官方的关注。今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胡卫便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推动“空巢青年”群体向“筑巢青年”群体转变的提案》。

空巢青年普遍被贴上孤独、缺乏感情寄托、居住条件差等负面标签,但不论是写实或梦幻风格的独居Vlog,都发出明确的信号——空巢青年也能独立自强,不论生活条件如何,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2018年开始经营B站账号的全职视频博主卓玛(26岁),视频题材原本围绕旅游、时尚穿搭和彩妆。但疫情初期的旅游和外出限制,意外让独居Vlog题材在网上走红,卓玛也搭上这班流量快车,自去年8月开始,持续制作写实风格的独居Vlog。

卸下光鲜亮丽的妆容、穿起休闲睡衣、披着凌乱长发、躺在沙发上慵懒话家常的居家视频,让卓玛的粉丝人数迅速暴增。她在B站上的独居Vlog一般比其他题材的视频更受欢迎,点击率可高出十倍左右,其中最高的视频点击率超过20万。在开始独居Vlog系列后,其粉丝关注人数也明显上涨,初期曾在一周内增加两三万人。

卓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不少人在疫情后花更多时间留在家里,对居家视频的关注度有所提高。被迫宅家的客观因素,使博主的拍摄题材受到限制;相较下,独居Vlog较容易拍摄,成本也较低。在供需双方面的推动下,独居Vlog在网上蹭出了热度。

让年轻观众找到认同感

据了解,中国的独居Vlog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一些走梦幻风格的博主背后有专业团队经营,由经纪公司聘请高颜值的博主,有团队专门打造华丽的居家布景,由经纪人帮忙与厂商接洽,用日常的生活场景进行植入行销。

卓玛认为,独居Vlog的魅力在于让年轻观众找到认同感,并且感觉有人陪伴。她说:“观众会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我一个人宅着,有人和我一样,而且他可以过得很好很开心,观众也从而认同自己的生活方式。”

来自四川的卓玛,本身也是离乡背井的空巢青年,因此能深切体会观众的孤独。但在她认为,空巢并非坏事;尽管偶尔孤独,她更多的时候感受到的是生活的自由、大城市的精彩,以及对未知的期待。

她在2018年辞去成都稳定的行销工作,先到上海当博主和模特儿,去年起搬到拉萨;父母原本希望她留在四川找份安稳的工作,但生活的安稳,恰恰成为了她“出走”的理由。

她说:“现在的年轻人更知道自己要什么,不再愿意接受上一辈人的安排,可能在我父母那个年代,他们想要的是一种安稳的生活,就是我明天起床有饭吃、工作还在,但对年轻人来说,这些东西已经不能满足我们了,我们想要的更多的是自由、探索未知和寻找成就感。”

“独居”和“孤独”画上等号

不过,并不是所有空巢青年都如此积极地面对异地里充满未知的生活。在网络世界的另一端,23岁的李冠南在赶路出差的夜里,在火车上看着独居Vlog,“假装自己也和博主一样过上了生活”。

李冠南2016年从新疆到北京上大学,过后便留在北京,从事影视工作。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影视行业里生存,他每天平均得工作12到13小时,并且时常出差;在工作的高峰期,他甚至可能三天只吃上三顿饭,睡上10个小时。

对李冠南而言,“独居”几乎和“孤独”画上了等号;他在独居生活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回忆,是一条吃不完的烤鱼。

李冠南家附近去年开了一家烤鱼店,他原本想等到休息日,约朋友一起去吃烤鱼。结果他随后连续工作十几天,盼到休息日时,不仅约不到朋友,当天还下起了大雨。“结果我一个人去吃烤鱼,那里的鱼最小也要四斤(两公斤),一个人根本吃不完,那种一个人吃饭的心情,肯定是最孤独的”。

他去年10月搬离了和陌生人合租的房子,和朋友一起租了一间顶楼一厅两卧的小套房,但逐步改善的生活环境,并没有消解他心中的孤寂。生活越是忙碌,他就越常拿出手机看独居Vlog。

李冠南一方面希望从博主身上得到“从朋友身上无法得到的”日常生活资讯,了解如何改善自己的生活素质;另一方面也在脑中“复制别人的人生”。

他说,忙碌的都市生活意味着,即便改善了自己的居住环境,他也没有时间体验好好“过生活”的感觉,而“影像可以延长生命的宽度,让我获得多一点人生,并且感觉视频里头的生活体验也属于我”。

不过,即便承受巨大的孤独感,李冠南从未考虑回乡,而是继续选择在高压的环境下过独立的生活;对他来说,自由的吸引力还是大于独居带来的孤独感。

他说:“你要住在老家,就得遵守父母的规则,你的习惯要是跟他们发生冲突,就一定会有一些碰撞。”

未来不打算回老家,那留在大城市里的目标是什么?说到这里,李冠南顿了一会儿后坦言,“我没有什么目标,也不确定会不会一直住在北京,我只确定我会独居很长时间”。

到了2050年 每五个家庭便有“一人户”

随着中国独居人口持续增多,到了2050年,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是“一人户”。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教务长讲席教授杨李唯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享她与团队最新的中国一人户变动趋势报告结果。团队预计,到了2050年,中国城镇的一般结婚率将从2010年的0.801降至0.0551,离婚率则会从0.0086增至0.0137。由此估算,由独居人士组成的一人户将迅速增长。

中国总家庭户数料将从2010年的约4亿,增长至2050年的约5.4亿;其中,一人户将从约6000万增长至约1.2亿,一人户在所有家庭类别中的比重也将从14.5%上升至22.6%。相较下,目前最为普遍、由一对夫妻组成的二代户,比重将从四成降低到约三成,而三代户的比重则将从约17%降至6%。

杨李唯君指出,在中国男女人口不平衡的背景下,预计到了2050年,25至35岁男性组成的“一人户”,将出现最显著的增幅。

年轻独居人口上升趋势不太可能扭转

她分析,教育时间的延伸、毕业后推迟结婚,加上年轻人宁可投资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组织家庭;这些观念的改变,都导致年轻独居人口上升,此趋势目前看来不太可能扭转。

除了生育率和结婚率不足的问题,空巢青年也面对着缺乏社会和朋友支持、被社会孤立的风险,可能带来长远、隐性的社会问题。因此杨李唯君认为,独居Vlog的出现是件好事。她说:“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大家的心情可能比较低落,和朋友相聚的时间减少,加上大家对新科技的掌握;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就有更多人想拍独居视频通过网络和别人分享生活,观众也能从中得到交流。”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3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