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漂在心灵的旅途上

    第一眼见到高文,就觉得他很像某个明星,再看又觉得像某个演员,看久了亦更觉得帅气,尤其在大昭寺的钟声缠绵在耳畔,藏香清淡缭绕在鼻尖的背景下。

    高文,被媒体称为“藏漂”族群中的一员,也是新一代“藏漂”的代表人物之一。

    去过西藏旅游的人都去过布达拉宫,很多人也都去过布达拉宫广场西侧的“前站牦牛酸奶坊”,高文就是这个充满个性和旅途文化店的创始人。

    从青藏铁路开通伊始

    每个“流浪”在西藏的人都是有故事的,此刻当我在布达拉宫脚下,享受着依旧还未消失的晕乎乎的高原反应,落座于被诸多情愫和故事包围的酸奶坊里,一边吃着西藏地道的酸奶,一边浏览着过往人们留下的只言片语、标徽、衣物、旗帜等等等等所组成的“旅途心情”,这个地方,凝聚了主人多少心血多少爱呢,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主人高文有了更多的好奇心。

    “我并不具备什么了不起的特质,谁都不会轻易放弃本身所拥有的东西,如果我的故事发生在你身上,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对于“藏漂”的说法,他沉思了一下微笑道:“准确的说,我是漂在心灵的旅途上!”。

    2006年秋天,青藏铁路开通伊始,一个突然的想法、一种莫名的冲动让高文决定进藏旅游。和大多数初上高原人一样,他也经历了苦不堪言的高原反应以及孤单和焦虑。就在他打算参观佛教的中心大昭寺后就马上返程的时候,大昭寺内祥和与氛围让他的内心一下就安宁了下来,仿佛高原反应的症状也消失了一般。而在这之前,高文曾经是万科的一员大将,也曾是名噪一时的媒体界著名记者,有着丰厚的收入和万人瞩目的光环。

    “火车开通后一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来西藏,也都会遇到和我一样的煎熬与不适。如果我能留下来做些能帮助别人的事,岂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这同时也是商机嘛!”高文这样描述当时的心境。

    就是这次“冲动”的旅程改变了高文的人生方向,他辞去了著名地产企业的高薪职务,决定把人生的后半段掌握在自己手里,2007年他再次来到拉萨。但事情往往是这样,当你打算把想法变为现实的时候,总会遇到许多无法想象的阻力和困难,放弃就会随之变得容易起来。高文也是一样,单单是高昂的铺租与转让费以及陌生和孤单就足以让期望的气泡迅速破灭。在历数了种种“不可能”之后,准备离开的他为了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安慰,来到布达拉宫广场面对神圣的殿堂内心默念:如果想我留下,那么请在这广场边上给我一间店铺吧。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

    正要离开的他竟然被人热情的拦住!原来是广场边上的一家工艺品超市的工作人员,把旅行打扮的高文当成了一位北京的朋友,经过解释对方才知道认错人了,听说高文有意留在拉萨的意思,也就随口说:“我们这有间店铺……”

    高文说,这刚许过愿还不到十分钟呐!当时觉得头发根都麻了,仿佛一个神秘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快乐的源泉是让别人更快乐

    正是这样的一个“机缘”,高文留下了,才有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拉萨十大必去之地的“酸奶坊”。5年多来,这里凝结了太多太多人们在旅途中关于友情、关于亲情、关于爱的故事,就像有人在酸奶坊著名的《心情作业》上的留言:快乐的源泉就是能让别人快乐。

    2009年8月的最后一天下午,酸奶坊客人不多,一位中等身材的年轻人带着行囊来到酸奶坊,要了一份酸奶坐在窗前,边吃边不时地眺望窗外。借抽烟的机会他主动和高文攀谈起来。他说自己刚刚下飞机就直奔酸奶坊来了,此次的行程只为一个疯狂的浪漫举动:给恋人一个意外的惊喜!他的恋人要到西藏旅游邀请他一起去,他“婉言推脱”但决定直飞拉萨给恋人一个浪漫的惊喜,于是和好友“串通”把惊喜地点选在网上有名的酸奶坊。原本小伙子打算藏匿在一个角落,等待恋人出现。但高文觉得这样的惊喜“爆”得不够浪漫,所以建议他扮作服务生,等姑娘点好单,由他送出……

    两分钟后,两位姑娘进入酸奶坊,“托儿”朋友偷眼观瞧,发现了在柜台内低头假忙碌的“他”,忍住偷笑选择了一个让“恋人”背对柜台的位置。转眼,小伙子一身扮相地端着酸奶上来,由于姑娘的注意力被酸奶吸引,丝毫没注意上酸奶的“服务生”是谁……“托儿朋友”看到他这副扮相早已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在朋友的爆笑中,姑娘抬头才发现:原来是那个他……惊喜!激动!所有的言语都是多余的……只有幸福地拥抱,紧紧的!

    这里的故事多得举不胜数,在这里高文用自己的创意和爱心为来来往往的游人们营造着梦一般的“童话故事”,酸奶坊不是一个小小的饮品店,而是制造浪漫与快乐的“梦作坊”。

    宅着旅行

    说起旅游,高文说自己是一个比较宅的人,但高文的宅在旅行里的含义即走到哪就安心地住下来,深入地了解当地人文风情,甚至去学习他们的语言、烹饪并去发现他认为美好并欣赏它的人……

    “我第一次去泰国的时候刚好赶上了泰国新年也是泼水节,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旅游景点,都散发着浓郁的欢乐氛围,出了酒店走在曼谷的街道上,几个年轻人手里拿着水桶喷枪直扑过来。当他们冲到跟前发现是“外国人”时,立刻微笑起来,用树枝沾些清水轻轻洒向对方,并十分友善地说些祝福的话。如果身边路过的是当地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话,他们就没那么“客气”了,水桶、喷水枪、白色的祝福粉一起上!顷刻间对方马上变成了“粉浆混合体”。佛教国家的友善给高文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所以连续几年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和亲友一起游历这个热带风情小国,今天的高文可以说泰语做泰餐,据说还在泰国买房置地。

    目前在西藏的他,已经把藏区的角角落落跑了好几个来回了。

    采访结束的第二天,高文就又约了三五好友自驾进入藏北的一个美丽而偏远的小村庄,计划扎营20天,高文说这又将是一个身体下地狱,心灵上天堂的旅行。

    高文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去这个村庄了,它就坐落在藏北仙境一般美丽的当穹措湖边,隶属于著名的世界高海拔面积最大的尼玛县。整个县城面积15万平方公里,人口不到4万,人均3.75平方公里。所以在藏北的旅途中百公里见不到对面来车一点也不稀奇,陪伴你的只有广阔的草原和时而湛蓝时而碧绿的湖水以及那一朵朵伸手可及雪亮的云朵。途中藏羚羊的敏捷、机警和攻略上说的一样,不同的是你会亲眼所见,随景感受。

    “转过一个冷风刺骨的垭口,美丽的景色犹如“天堂”乍现震撼了我,这真是我们地球吗?这是真的吗?”干裂的嘴唇和沁心的寒气告诉他,这是真实的!虽然在西藏6年之久,但大多时间他都“宅”在拉萨玩自己的文化小店,他如此深入的体验藏北还是第一次。

    这个小村庄一共有96户人家,有一个叫当琼寺的寺庙,简陋的招待所和茶馆是寺庙创办的,也是当地最高档最豪华的去处。高文他们就住在这里,房间有4张床,节能灯没有开关,天黑了喊一声就给开,亮灯时间大概也就能满足脱掉衣服和鞋子。因为这里所有的电都来自于“尼玛”太阳能和蓄电池,所有的水都是弱小的藏族姑娘走1000米的山路上山背回来的。

    在好客热情的孩子们引导下,高文他们走进村里多户牧民家里,简陋的居住条件和满满的真挚情谊让来者心存感激无以回报,拿出在拉萨大昭寺敬请的释迦牟尼金身衣角送给主人,他们接过来后立刻卑躬屈膝顶礼膜拜,面露崇敬的欣喜。这是他们心灵信仰的净土,虔诚的修持。

    西藏深度的体验,过程是“漫长”的,但回忆总是短暂的、刻骨铭心的。“西藏,身体的地狱,眼睛的天堂,心灵的故乡。”高文说。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297.html